參一管人事,大家都曉得。其實參一也管很多別的事,例如公文收發、關防及檔案管理,軍紀糾察,內務管理等。這件事因為與軍法有關,所以就落在我頭上。


 


退伍前約兩個月,已經找到了徒弟開始銜接。徒弟各方面都很出色,反應佳又學得快,比我強多了,甚至待人處世都比我沉穩,師徒相處十分愉快。


 


一天下午,營長把我找去,說要從第三連調一個新兵來跟我學業務,我奇怪營長明明知道我已有徒弟,為何還要如此?原來是這個兵入伍前犯案,現在法院判決定讞,判決書寄到西莒師部軍法組,軍法組通知營長,派人將這個兵送過海交軍法組,再轉押回台灣服刑。為避免消息走漏,營長立刻以銜接參一業務為名,先將人叫來營部,要我看住,還交代一定要保密,次日一早出港過海送師部。


 


這裡面有兩個問題。首先,軍人在入伍前所犯的案,要到退伍恢復一般人民身分後,才會被追訴。但是這個兵是一審已被判有罪之後,上訴期間入伍,如今判決定讞,所以還是要被關。其次,東莒有一個憲兵分遣班配屬在東指部,也有禁閉室,軍法組大可打電話要東莒憲兵直接押人,先關在禁閉室。為何要冒著當事人可能逃亡、暴行的風險,要營部處理,真是欠考慮。


 


其實原來事情也不複雜,編個理由把人叫來,在營部睡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我就送過海交給軍法組。


 


人來了,就是個痞子樣,帶到營部組辦公室,大家都很訝異,我徒弟更是忐忑,我也不好說甚麼,只說是營長命令。問了他幾句話,試試看他知不知道什麼事,還真巧,這痞子以為是他親戚關說有效,所以調他來營部涼缺,又知道次日還要去師部,更以為可能被調去師部過爽快日子。


 


第二天早上,天氣轉壞風浪很大,東西莒交通船停航。這下糗了,只好拿幾本參一業務的作業手冊與法規給他看,勉強混過去。第三天,還是停航,教他刻鋼板、寫公文,裝模作樣一番。我徒弟終於忍不住,私下問我是不是營長對他不滿意,要換人接參一。我告訴徒弟實情,並且交代幫忙看住。當天晚上,這痞子竟然真的以為他是營部組的人,吃完飯,也沒跟我說,就跑出去到村中浴室洗澡、打撞球。營長看不到人,把我臭罵一頓,要我立刻去找他回來。


 


第四天早上,天氣稍好,但是上午的船延至11點才開。風浪還是不小,我、徒弟及痞子三人,總算到了西莒青蕃港。沿著山海一家旁邊的步道往師部去,一路上,我在前帶路,痞子走中間,交代徒弟走最後看好,免得出狀況。


 


接近中午12點,終於到了軍法組,只有一個軍官在,當著痞子面,說明來意,至此真相大白,痞子臉色大變。沒想到那個軍官根本不想管,說大家都去吃飯,下午2點再來。這太扯了,要兩個手無寸鐵的阿兵,帶著有逃亡之虞的人犯,在外面晃兩個小時,你不會叫師部憲兵先把人押著嗎?但是他是官,我是兵,摸摸鼻子退出來。


 


找個麵店吃飯,我還假裝不知詳情,先拿話穩住痞子的情緒,終於混到兩點,再次到軍法組,把人交出去。走出軍法組,我與徒弟相視苦笑。


 


又過了約一個月,再次過海到西莒洽公,在青蕃港碼頭,碰到痞子帶著手銬被憲兵押著,正在等往南竿的交通船。他看到我時,那一臉怨恨的表情,讓我至今記憶猶新。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