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參一雜憶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之前不知說過、寫過多少次,當兵最大的遺憾是沒能留下照片,僅有的一張又因搬家而不知去向。

 

      萬萬沒想到,就在昨天昨天英明的老婆整理櫥櫃時,找到一批老照片,其中竟然有我十幾張當兵照片老婆英明英明!! 英英明!!!

 

               老鳥記憶真是靠不住! 真是報應,也就在前天,與軍友們在湖口一家軍品店搜尋老東西,閒聊中發現陸軍619梯次的老闆,竟是與我同一師(第10師/210師),但早我十年,更難得的我們都在馬祖莒光服役,他在西莒我在東莒。老闆一口咬定當年在西莒辛苦構工的是「10吋砲」陣地,我說是8吋砲,兩人雞同鴨講沒有共識。離開時我還偷偷向軍友抱怨說:老鳥記憶靠不住!

 

               報應!報應! 不尊重老鳥24小時內馬上現世報! 自己也記錯了,錯得更離譜!當兵不只一張照片,是十幾張,成功嶺兩張、埔頂新訓中心一張,東莒竟然有十二張!

 

                 老鳥記憶真是靠不住!東莒那十二張還是分三次照的,我只對最後一次有模糊印象,前面兩次竟然毫無記憶,還好當年自己在相片背面註記時間,不然如今想破頭也想不出何時留下這些照片。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兩個互換防區的部隊各就定位,但事情還沒結束,有許多交接爛帳仍然扯不清。我的210師兩年前(69年1月)也是從花蓮到馬祖莒光與249師交接,那次的帳還沒算清,雙方又再碰面,新仇加舊恨可不止一點點。更沒想到一年半後(72年8月)的「陸鵬三號」,雙方第三次交接防區,這次部隊動、番號不動,210師到莒光成了249師,249師回花蓮變成210師;還沒完,74年10月「陸鵬十號」,兩個師第四次交接,又換回原來的番號,這筆帳越算越糊塗,誰是誰都搞不清楚了。接下來部隊不再移防,改成兩個師的志願役軍官、士官兩年對調,於是也不知道這些爛帳該罵誰,怕一不小心就罵到自己。

一次本外島大移防,兩個師從師部到各連,各式各樣的移交清冊怕不只上千種,每種要油印或複寫6份以上,造冊時如何掩蓋問題,點交時怎樣讓對方蓋下會銜章,當中不知多少眉角。想到這個,慶幸當時自己已經退伍,不需要與249師的先遣人員鬥智;也不必當留交人員,大部隊都走了,剩下自己被威脅留在馬祖當不完的兵。

 

雙方爾虞我詐,衝突必不可免。第三梯次上船前,應該由馬防部的督導組實施內運檢查,但卻交由249師派員代勞,249師球員兼裁判,「造成雙方誤會與衝突,嚴重影響部隊和諧」。

249師手持防衛部尚方寶劍,不採抽查方式,而是大批人馬毫不客氣徹底翻找,查出一堆有料無帳或是超額攜帶軍品。被查出的違規軍品有63項、大大小小近700件。第三梯次中有支援營,光看項目名稱也猜得出是支援營所屬汽車、衛生、兵工這幾個連的私房家俬。彈匣、彈藥,或是藥品、針劑這種敏感軍品也就罷了,連超額的小鐵槌1枝、水壺2個、口罩3個、拋棄式塑膠針筒3支,都能清點出來。同一梯次的步五營兵器連則因連上水管是自費接通,不願無償移交249師接防單位,在上船前將水管割破3處,差點要送軍法處理。

其實當年大移防,每個部隊都是能帶走的儘量帶走,養的豬種的菜要吃光賣光。編制內或是規定攜行裝備固然不能少,沒有帳的、自己花錢的,更是不能便宜接防部隊。所以曾有接防部隊進駐後,晚上要點蠟燭,因為燈泡與燈座都是原部隊出錢裝的,當然要拆了帶走。

 步五營參一回憶:

一天閑來無事,到二級廠串門子,軍械士對著滿桌的M16步槍零件若有所思的問我,要把多餘沒有M16零件給249師嗎?

570190 (1)

 西莒田沃步五營二級廠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3月1日陸軍總部的「新疆演習」實施計畫上呈參謀本部下頒各部隊,兩個移防師也依上級計畫,各自訂頒實施計畫。

第一梯次(先遣)3月12日啟運,210師步指部、步一營、步四營第一連(接蘭嶼連)、步五營第一連(接花蓮機場連)及各單位先遣人員由副師長楊上校領隊,共1040人(1艘LST,東莒猛沃裝載)。

 第二梯次(本隊)3月27日啟運,210師師部暨直屬單位、步三營、步四營、砲兵營,由師長徐少將領隊,共1678員(2艘LST,東莒猛沃、西莒田沃裝載)。

第三梯次(後衛)4月12日啟運,210師步二營、步五營、支援營,由副師長康上校領隊,共1255員(2艘LST,南竿馬港、西莒田沃裝載)。

步五營參一回憶:

 雖然我們是後衛梯次,但營部與各連要先派出先遣人員與249師留交人員交接,營部組有兩個名額先遣,我還算是菜鳥,所以輪不到本營回台後,有一步兵連負責花蓮機場守衛,第一連在西莒是第二線預備集中連沒有地區防衛武器裝備需要交接,所以被派為先遣部隊先回花蓮接機場連全營都回到台灣,再由第二連接花蓮機場。 

210師返台接防花東地區,師部駐美崙、步指部駐利家、步一營駐榕樹、步二營駐南華、步三營駐利家、步四營駐玉里、步五營駐民意、砲兵營駐國富里、支援營駐南美崙。

 

兩個部隊交接,最麻煩的就是裝備與營產的清點,有帳無料、故障待修、零配件不全,筆墨官司可以一打好幾年。3月10日馬防部派員來西莒師部訪視,師部提出9項有問題的裝備,希望馬防部能同意「以現況交接」。我們步一營就佔了2項,一是第二連的AN/TVS 4 星光夜視鏡,這在當年可是國寶級的裝備,全師也只有兩具,可是兩具都壞了(影像無法持久會自動消失)。之前聽第二連文書說,這具夜視鏡配發兩顆電池,一顆損壞,另一顆是戰備品非戰時不得啟用,擺在海邊據點毫無作用,早就是個廢物。

IS3004B0033im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今天是民國104年1月25日,退伍33年整;距離上次寫退伍回憶--參一雜憶之五--退伍25週年,也有8年了。

光陰似箭流年偷換,竟然已經過了這麼久!

71年1月25日退伍令生效,那天是農曆除夕,因為1天之差,所以不能搭上過年前的航次,在東莒過了第二個年,多當了6天兵。回到台灣才一個多月,3月中旬忽然接到電話,是東莒接我業務的瑞吾,電話那頭興奮得大聲說:「師父,我們移防回花蓮了!」

部隊移防回來了!!!

 

210師69年1月從花蓮移防到馬祖莒光,71年1月滿兩年,是到了該回台灣的時候,但1月底我退伍返台時,都還沒有聽到消息,沒想到才過不到6星期,全師移防的第一梯隊就回到花蓮。

那時義務役除了入伍前已婚者每6個月有一次探親假,以及當兵滿兩年的一特兵、到馬祖滿一年的預官有一次慰勞假之外,絕大多數阿兵哥除了公假與喪假,是沒有返台假的,想回台灣只有等部隊移防或是退伍。我從新訓中心下部隊到馬祖,盼了整整20個月,等不到移防。

5f829f32602531c3d5b82d5f95e22b8c

部隊本外島移防是極機密等級的大事,所以很難找到圖片。這張是借用民國61年的金門部隊移防,地點應是金門料羅灣,不是10年後「新疆演習」的馬祖各島沃口。(圖片來源:中國陸軍畫刊,61年9月) 

等了20個月,卻未曾經歷當年大部分外島兵都曾有過的大移防,其實心中頗為遺憾。尤其我們幾個一起分發到步一營的1256梯次新兵,退伍日是71年3月11日,如果不是成功嶺大專集訓扣抵45天役期提早退伍,3月12日我將會與同梯在東莒猛沃港攤頭登上LST,隨著全營3月13日花蓮登岸,從港口到榕樹營區,走完最後一趟行軍,領退伍令後換上便服,圓滿地結束兩年兵役。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猛沃營新兵隊特別答數:新兵隊,有活力!有朝氣!要努力!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阿三說過,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巧合啦!)


 


 


       最近歲末年初,台灣媒體一窩蜂的要選出最能代表去年或今年的字,還要總統、院長親自揮毫。我也來湊湊熱鬧,選出最能代表當年服役時的一個字: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一年半的參一生涯,到猛沃港接領新兵後,帶回營部分發各連,每個月都有兩三次。7-10月大專兵下部隊的時間,更是熱鬧,每一航次都有新兵到部,一般兵加上大專兵,一梯最多有近20人。


      新兵經過一天一夜的折騰,大船換中船、中船換小船、小船換舢舨,從基隆經南竿、西莒,顛沛流離到東莒時,多半已近黃昏。人人疲憊不堪,一身全新的混紡草綠服又髒又臭,背著黃埔袋,手腳並用的爬下交通船時,真是狼狽。遇到風浪,全身溼透,暈船抓兔子也是常見。


      



這張東西莒交通船的相片,來自馬祖資訊網,右下角的時間是19953月,船與當年同型,不過是深藍色。以前沒有救生衣穿,幾十個人或蹲或坐的擠在甲板上,風浪稍大,就會一身濕。風浪再大,不但原來15分鐘的航程加倍,船首衝浪時,前半船身還會騰空而起,再重重落回,比雲霄飛車還刺激。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外島燈火管制,沒有光害,是夜觀星象的最佳地點。只是服役時沒有那種閑情雅致,除了北斗七星,對星象毫無概念。印象最深的,是某次滿月,與人事官與訓練士半夜查哨,走在稜線上,月亮又圓又大,真是亮得照出三個人的影子。往海面看去,亮晃晃的一片銀,可以清楚看到34000公尺外的匪漁船。三人邊走邊聊,說有一天一定要帶女朋友來看東島的月色。當然,這個願望三個人都沒有達成。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各位同志!請稍息。今天軍歌教唱,穿草綠服的叔叔伯伯也請入列複習,穿迷彩服的弟兄專心學!哪個誰,上網路抓MP3下來,讓大家跟著唱。


部隊通通有,聽口令!原地踏步  走! 1 2 1 2  腳步抬高  1 2 1 2
值星官,起個音。預備 唱!


甜蜜蜜/作詞:莊奴 作曲:印尼民歌 原唱人:鄧麗君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幾年前的初夏,一個悶熱的午後,營長與作戰官被電話緊急召去,過海到師部開會。此時部隊已連續構工將近一年,兵疲官困,雖然是步兵營,天天像是工兵,又沒有工兵的裝備,只有圓鍬、十字鎬、獨輪車,加上萬能的雙手。營部組的眾業務兵雖然不用下工地,但是包下工程所有的鋼筋、水泥搬運工作。常常一個電話通知,大家到工材庫集合,搬完兩車水泥或鋼筋,再灰頭土臉的回來趕業務。



水泥庫房,在此搬了不知多少車的水泥。


    傍晚時分,營長與作戰官回來,匆匆吃完晚飯,立即召集各連連長開會,轉達師部的情報與指示:防區當面的共軍一個甲種步兵師,限期完成渡海作戰準備。各營立即提升戰備。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連、營政戰輔導長主要工作,是負責官兵思想教育,教育大家支持政府政策、堅定反共復國意識。但是我卻碰到一個被以「為匪宣傳」定罪判刑的輔導長。


 



        新兵報到填寫資料後的第一件事,當然是由文書領著晉見連上長官。營部連少校連長姓何,是一位資深軍官,年近50個子黑瘦、滿面滄桑。後來才知道連長是來自滇緬邊區的「異域孤軍」,隨軍撤退來台後,已經在部隊20多年,一年後即將屆齡退伍。但不知為何,連長從一開始就看我不順眼,之後被他整得很慘。不過這是另一段故事。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退伍多年,與人談起當兵的回憶,總是口沫橫飛,欲罷不能,但是卻幾乎沒有提過我的師父。不只是因為接觸不多,更重要的是,只要一想起師父,心中就充滿了愧疚。


    


    先從營部組說起。部隊移防馬祖前,駐地在台東利嘉,營長姓葉。葉營長在師部當參謀時,就是有名的業務高手,到了本營後,特別注意營部各參業務,要求極嚴,對於各參業務兵(輕裝師編制小,營部組除作戰士兼組長是士官編制外,其餘都是兵)也是精挑細選。當時佔地利之便,撥到本師(花東師)的新兵,大多從高雄經南迴公路而來,第一站先停本營休息過夜,第二天再到花蓮師部,因此本營可以先將該梯次分配的新兵留下,自然就先挑好的,新兵素質當然比較整齊。而如果要進營部組接業務,不但體能戰技要是當期新兵銜接訓練的前三名,還由營長親自挑選,儀表相貌、應對進退、字體端正等,都要營長考核通過。獲選後,由師父領著銜接3個月,正式接任時已能獨當一面,而且直接掛三ㄍㄧㄠ升上兵。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古今中外都有人因為不同原因免服兵役,也有不少人想盡各種方法逃避兵役。台灣自民國40幾年開始普遍徵兵以來,政府為維持兵役的平性,下了很大力氣去矯正以往逃避兵役、冒名頂替、攤派壯丁等種種惡習。當年「妨害兵役治罪條例」所訂的刑責可是相當重。以前常聽到一句話:「台灣只有兩件事是公平的,一是聯考,一是當兵。」


 


       然而,矯枉過正的結果,也讓很多原本不應當兵的人入伍,運氣不好的造成終生遺憾,甚至冤枉丟了性命。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6989,當年的大專兵陸續下部隊,也是撥兵的高潮,每一航次一般兵加上大專兵,分到營裡都有十幾人。但是東莒位於撥兵的末端,分到本師的新兵,在南竿下船時,被支援南竿的步二營先挑走。換船到了西莒碼頭,西莒步兵、炮兵營的文書,再跟師部參一科哈啦一番,又挑走一批。等到我們在東莒猛沃港灘頭接兵時,看到下船的新兵,還真是讓人嘆氣。也無怪本營每次送士官隊受訓人員的素質,總讓幹訓班抱怨,而步二營送訓的總是當期士官隊的前三名。


 


        言歸正傳,那天接了一批大專兵,帶回營部分發各連。其中一名北部某五專畢業的二兵,身高約170公分,但是極瘦,應該只有40幾公斤,臉色蒼白、深度近視,更特別的是站不直,從側面看永遠是個S型,應該是在驗退免役的邊緣。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96125,我退伍25年整。如果重當兵,可以再退12次還有找。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外島常有許多傳聞,一梯傳一梯,人人講得繪聲繪影。類似的情節,在金、馬不同島服役的阿兵,都言之鑿鑿那件事就發生在自己的島上。不過下面這件事,是我親身經歷,也參與一小部份的處理過程。


 


某一個星期三休假日(同一島的部隊會錯開休假日,當時我們休星期三),晚飯前收假,部隊集合點名,準備吃晚餐。第二連(又是前篇二兵之死的第二連,不過時隔一年)回報營部,有一名一兵沒回來。當然立刻就是雞飛狗跳。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以下為某阿伯夢中囈語,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參一管人事,大家都曉得。其實參一也管很多別的事,例如公文收發、關防及檔案管理,軍紀糾察,內務管理等。這件事因為與軍法有關,所以就落在我頭上。


 


退伍前約兩個月,已經找到了徒弟開始銜接。徒弟各方面都很出色,反應佳又學得快,比我強多了,甚至待人處世都比我沉穩,師徒相處十分愉快。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7078月間,本營負責構工的炮陣地終於完工。前後歷時一年多,全營投入施工,吃完早餐就整隊上工,各據點只留1名衛兵包哨,莒光日下午照常開工,所有戰備訓練都暫停(但是課表照排、督課紀錄照寫,其實只有早晨的5000公尺有在跑),遇到五項戰技測驗前,停工幾天臨時抱佛腳。天天弄得灰頭土臉,疲憊不堪,晚上的衛哨仍要輪值,據點人原來就少,沒有人能睡通宵,不分老菜至少1班衛哨,士氣低落渙散,不只是阿兵哥,營長及各連連長都可以看得出來十分消沉。感覺上只要一聲「解散」,部隊就會垮掉。其實只要一台怪手,配合人工,三個月之內就可以完工的工程,用了一個加強步兵營的兵力、一年多的時間,一鍬一鏟的挖開,一鍬一鏟的灌漿,再一鍬一鏟的回填,步兵果然雙手萬能。

終於完工了,還沒喘口氣,行政院孫院長宣布在十大建設完成後,緊接著進行「十二項建設」,其中一項為「地方基層建設」。東莒要進行基層建設,當然要靠阿兵,於是我們又開工了。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