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島常有許多傳聞,一梯傳一梯,人人講得繪聲繪影。類似的情節,在金、馬不同島服役的阿兵,都言之鑿鑿那件事就發生在自己的島上。不過下面這件事,是我親身經歷,也參與一小部份的處理過程。


 


某一個星期三休假日(同一島的部隊會錯開休假日,當時我們休星期三),晚飯前收假,部隊集合點名,準備吃晚餐。第二連(又是前篇二兵之死的第二連,不過時隔一年)回報營部,有一名一兵沒回來。當然立刻就是雞飛狗跳。


 


第二連守海防,防區很大、據點很多,失蹤一兵所在的據點位於約50公尺 高的臨海峭壁,左右隣哨都隔得頗遠,但是OO村(謠傳中「水鬼村」)就在約百公尺外。



一兵身影最後出現的哨所。


第二連立刻動員找人,營輔、連輔也逐一分別詢問同據點的阿兵,還仔細檢查一兵的私人物品,結果都正常無異狀。


 


一兵平日表現平平,不是特殊人物。當天休假,據點分上下午輪休,一兵因為排到10-12的衛兵,所以下午休。中午下哨後,接班的衛兵還看到他坐在據點旁的大石頭逗狗玩,不久就沒看到了。因為原本就是該他下午休假,所以也沒人在意,以為他到島上最熱鬧的大坪村去了。


 


人不見,逃兵或是發生意外都有可能,最聳動的,當然是被旁邊的「水鬼村」作了。其實「水鬼村」的謠傳怎麼來的,也沒人說的清楚。村中10幾棟老房子,只有兩、三戶有人住。


 


各連防區都找過,指揮部也下令友軍單位協尋,仍然一無所獲。第二天,全島各單位再就自己責任區再找,晚間也加強口令與夜間識別規定,同時派出埋伏哨。第三天,發布碧海演習,兩個營數百人,主官配手槍、班長帶步槍,阿兵各自找順手的木棍竹竿。指揮官親自指揮佈陣,從最北端的東莒燈塔排成一線出發,地毯式蒐到最南端的懷古亭。一開始還能維持隊形,越走越散亂,阿兵三五成群滿山亂跑。


 


島上大小廢棄營舍、碉堡、庫房、交通壕,與各村中民宅也派人搜過,一樣沒有結果。


 


接下來幾天,長官逐級向防衛部申請海龍蛙兵支援,並在營中懸賞新台幣1000元(當時上兵月薪約1800元),徵求志願者下海搜尋,但無人響應。營部連文書私下告訴我,他原是中原大學游泳校隊,但是外島凡游泳能力超過50公尺者,都要列管,所以不想惹麻煩。更何況在礁石密佈、風浪又大的岩岸,連面鏡、蛙鞋都沒有,徒手下海無異玩命。


 


海龍來了,在失蹤據點下方的海中搜索,也一無所獲。


 


一天,師部來電,南竿撈到一具浮屍。第二連輔導長緊急出港,到南竿認屍。不是一兵。


 


就在各種招式用盡,案情膠著時,下一航次的船到了。營輔導長親自檢查第二連郵件,發現一封一兵家裡寄來的信,內容是要一兵多忍耐,不要跟班長起衝突。指揮部立刻下令,將據點班長叫來問話。原來一兵失蹤前幾天,曾與據點班長有過口角,並寫信告訴家人。


 


只是吵架小事,卻因為一兵失蹤,讓班長成了嫌疑犯,當場住進指揮部禁閉室。但是問了幾天,也問不出所以然。班長莫名奇妙被關兩個星期,又放了出來。


 


參一要發出離營通報,我還真沒見過離營通報長得什麼樣,翻出作業手冊依樣畫葫蘆。


 


最後塵埃落定,一兵被定為「落海失蹤」。依規定海上失蹤1年,即可申報死亡,陸上好像要7年。臨退伍時,特別交代徒弟,滿一年時,不要忘了申報。至少家人還可領一點撫恤金。


 


至於「水鬼村」的傳言,當然就越傳越盛。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