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歇業的佳珍菜館,在這裡吃了一盤130元的糖醋排骨。


 


 


 


       以前有一句話,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軍人四大福利:戰備、訓練、伙食、休假」。


 


       伙食費大家都一樣,但是各單位做出來的菜卻差很多,當中的眉眉角角一言難盡。而我兩年兵役,卻一天的幫廚、採買、伙委都沒當過。


 


       吃過最好的軍中伙食,當然是在成功嶺的大專集訓期間。成功嶺的大專寶寶萬方矚目,又有許多名目的加菜金,各營的菜還要送到班本部評比,自然不會差。


 


       新兵入伍時在新竹埔頂617旅六兵連,營開伙,菜很差,不過新兵沒有什麼好挑剔的。印象最深的是「飯」。部隊煮飯的米都是「推陳米」,就是新米入庫房,快過保存期的米拿來煮飯,各部隊都是相同做法。但不知為何?同樣是陳米,步六營廚房煮出的飯,毫無彈性與粘性,又乾又硬、粒粒分明。如果不小心掉到地上,有如天女散花,每顆飯粒各奔東西。


 


       在韋昌嶺前送營等船去馬祖時,全省各新兵中心來的新兵吃過韋昌嶺的伙食後,一致認為:中心的菜是豬吃的。


 


       下了部隊,各連各自開伙。地處外島,採買條件不如台灣,菜很難做是當然的,但是五個連仍有高下。本營排名第一的是步一連,而營部連雖然有全營唯一正式編制的「食勤組」,營長、營輔、副營長等營部軍官也吃連上的伙食,但始終辦不好。換過連長、行政、採買也沒有起色。曾有一段時間,原來該吃營部連伙食的營長與營部軍官,改搭步一連伙食,讓營部連連長很沒面子。


 


        新兵到部,逐漸融入班排生活後,自然也會開始安排日子。外島沒有什麼娛樂,大多數人又沒有返台假的機會,所以「吃」就變成很重要的事。連上菜不好,那就少吃點,總是會有人「破冬」、「破月」、退伍等等,大家湊錢到村中餐館吃頓好的;而晚點名後,各顯神通,自己弄點宵夜也是很普遍的事。


 


         記得當時二兵至上兵的月薪大約12002000元左右的「馬幣」(印有「限馬祖地區流通」的新台幣),強迫儲蓄500元,每兩天到民間浴室洗一次澡30元,加上出港過海洽公開銷與必需的生活日用品,每個月的餘錢實在有限,大部分都是吃掉了。


 


         我原來不是個好吃的人,連上的菜好不好也不是太在意。但是有段時間突然很想吃肉,尤其是糖醋排骨。除非過年過節部隊加菜,不然要在連上的餐桌上吃到大塊的肉,是不可能的事。村中民間餐館一盤糖醋排骨要價130元,幾乎是十分之一的薪餉。那時正好月中,該花的錢都花了,所剩無幾,只有等下個月初關餉。


 


        越吃不到就越想吃,腦中就只想糖醋排骨,饞得不得了。對連上的菜也越來越不耐煩,每天吃飯都是食不知味。


 


        終於熬到發餉的日子,連上的晚餐草草應付,提早下餐廳,鬼鬼祟祟溜出來,興匆匆的到大坪村的佳珍菜館,點了一盤糖醋排骨,一個人吃將起來。


 


        老闆(記得應是老闆的女兒)看我只點一盤菜,不要飯也不要湯,跟我再三確認後,滿臉疑惑的走開。


 


        那盤糖醋排骨滋味如何?只記得骨頭比肉多,沒有配飯,所以太鹹也太酸。我又坐在最靠門口的位置,發餉日街上人特別多,認識的人經過時,看到我一個人吃一盤菜,都會進來關心兩句。也不知該怎麼對人解釋,只好趕快吃完付帳走人。


 


       


        花了130元,可以洗四次澡加一罐花生湯,卻未解饞,如今回想起來,還真心痛。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