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治軍嚴格著稱的郝柏村,從民國67年起,擔任兩任4年的陸軍總司令,接下來又當了破紀錄的8年參謀總長。不論是非功過,他對陸軍的改變與影響,絕對占有重要地位。

    會想到寫郝柏村將軍,不是因為認識他,也不是上將總司令與小兵之間,有過什麼樣的奇妙機緣,甚至我在服役期間見都沒見過郝總司令。只是單純的想記下這位在我當兵的絕大部分期間,擔任陸軍總司令的將軍,如何讓我這個不知隔了多少級的基層士兵,也感受到郝大將的威力。

 

 

            

    退伍前兩個月,郝升任參謀總長,蔣仲苓接任陸軍總司令,所以退伍令上的署名也換成蔣仲苓。這讓我有點不爽,我可是在郝伯伯麾下當兵,吃過苦頭的人,蔣仲苓?您哪位啊?

 

    郝伯伯手訂的「教戰總則」,曾經要求全陸軍背誦默寫,升任參謀總長後,更要求三軍官兵一起背,還要寫心得。18條條文又多又拗口,大家背得唉唉叫,背不過的不准放假,所以大家恨死郝伯村。但是,我不用背,沒有那麼恨。

 

                     

 國軍教戰總則的眾多版本之一,因為三軍都要背,所以各單位有各式各樣的版本。  資料來源  :  David兄的  雲頂天堂  部落格

    為什麼不用背?因為民國69年上半年,陸軍上上下下都在背書時,我剛進新訓中心,新兵很忙,所以不用背;但是幹部要背,常常看到班長們愁眉苦臉,拿著教戰總則與小板凳,分批、分次到營部去默寫個幾條。抽籤下部隊後,部隊已經背過,也通過驗收,所以不用背。

    閃過教戰總則,但是閃不過其他。當年郝伯伯看部隊,有幾個重點:部隊立正不動姿勢1小時、正步分列式、5000公尺跑步、排戰鬥射擊。平心而論,郝伯伯不愧是內行人,部隊平日訓練是否扎實,從這幾項可以看出大半。只可惜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家聽到總司令要來,就只練這幾項。有一陣子,每週一早上都要開營週會,就是先一小時全副武裝立正,再來踢正步,從8點操到12點吃中飯。至於5000公尺,由於是五項戰技必測項目,所以一直在跑,每週5天(莒光日及例假日除外),折返點還有專人等著各連值星官簽到。

 

          

       某陸軍單位踢正步。來源 : 國家文化資料庫,拍攝時間為民國67年12月,正是郝總司令在任期間。

    郝伯伯當了一輩子軍人,不是這麼好唬弄的。別的長官看部隊,虛晃而過,郝伯伯看部隊,是拿著年籍冊逐一點名,看到臉孔白白的,還會追問擔任何種職務?是否正常操課?為何沒有曬黑?本營的營行政,因為天生皮膚色素淡,人長得斯文白淨,被營長要求每天中午不能午休,站到屋頂曬太陽(還要抬頭,免得脖子曬不到)。結果曬了兩個星期,只有曬紅、曬傷,沒有曬黑。

 

 

          

      這幾個阿兵曬得黑黑的,所以郝伯伯看的很高興。來源 : 國家文化資料庫

 

    5000公尺也不是隨便抽個連隊來跑,規定要將營部與各連文書、業務士、伙房、傳令等「訓練死角」造冊,就測這些人跑5000。其他人還可以跟著部隊晨跑練身體,伙房就慘了,清晨4點起床,磨豆漿、蒸饅頭,準備部隊早餐,接下來又要準備中餐,只能利用中餐後的午休時間,頂著大太陽跑。

 

    教戰總則第八條「幹部典型」說:「各級幹部為軍隊指揮之樞紐,士氣團結之核心。凡事必須主動積極,率先躬行,為部屬之表率。」這一點,郝柏村自己有做到,民國40年代初,郝任步兵團長,親自下水,領導全團官兵進行武裝泅渡示範;當了總司令,視察新訓中心時,趴在地上向新兵示範臥倒要領;陸軍總部的5000公尺跑步也由總司令帶隊跑,上百顆星星與上千朵梅花一起跑步的盛況,傳頌一時。不管是真的做事,還是假的作秀,郝柏村的確讓屬下各級幹部繃緊皮。

 

               

這張相片當年看過的人很多,上將總司令親自示範臥倒之動作要領。來源 : 國家文化資料庫

 

 

    那時還沒有每年329的國軍體能戰技競賽(民國73年郝伯伯當參謀總長時,才開始每年在鳳山舉行。之前似乎只有陸軍運動會?請指正),有的是「主官武藝競賽」(聽說後來還增加「副主官武藝競賽」)與「震撼訓練」。

中國陸軍畫刊187期69年6月主官武藝競賽-9.JPG

中國陸軍畫刊187期69年6月主官武藝競賽-8.JPG

主官武藝競賽,全陸軍連長至旅長各級主官分批到鳳山步校受測。(圖片來源: 中國陸軍畫刊,民69年6月。)

   

「主官武藝競賽」集合全陸軍連長至旅長各級主官,在鳳山步校測驗五項戰技與戰術準則。5000公尺跑步,由郝伯伯自己帶隊,後來有個上校旅長,在跑步時昏倒,才將營級以上主官改跑3000公尺,且不計時間。「震撼訓練」不是我們在成功嶺那種,在機槍射擊下爬高絆網,而是集合各級軍官,戴著鋼盔進入碉堡關上門,然後大砲小砲一起轟,讓沒上過戰場的中、青年軍官嚐嚐滋味。

 

    郝總司令御下極嚴,對中高級幹部不假辭色,但是對基層官兵卻不會亂耍官威。我有一位同事,擔任預官連輔導長時,遇到郝伯伯檢閱部隊,部隊全副武裝受檢,右手持槍,左手行持槍禮,天冷風大,吹得鼻水直流也不敢伸手擦掉。上將總司令走到面前,微笑著掏出手帕,替少尉輔導長擦鼻涕。

 

    郝柏村的行事為人,不同人有不同評價,各有各的理由與說法,我沒有意見與評論,他的歷史功過,也非我能臧否。只是一個上將與一個上兵,曾同時在陸軍服役,都有一個「上」而已。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