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搞了兩年多,竟然已經唬爛了99篇,這第100篇就留給我心愛的M16吧。**

 

 

 

       網路上前後期的軍友,對服役時個人武器的回憶,大多是57式或是65K2,用過M16的算少數。而我在下部隊的第一天,知道210師的制式步槍是M16時,第一個想到的是,「能玩到這支槍,到外島也值得了」。

 

 

 

 

 

          

 

 

 

       小學、國中階段正是越戰打的如火如荼的時候,電視新聞中常常有美軍在越南作戰的畫面,當時對M16的特殊外型就留下深刻印象。那時台視有一個介紹科技的節目(不是黑幼龍那個大外行主持的「新武器大觀」,時間要更早好幾年),有一集介紹步槍,主持人稱之為「在越戰中打出風頭的M16」;也在某一本盜版的日本漫畫中,看到M16「可以浮在水面上」(這個說法我一直沒機會去求證)。

 

 

 

       1968年尼克森競選美國總統,主要政見就是要美軍從越南撤軍,因此當選後,就推動「越戰越南化」,陸續將美軍從越南撤出。老美打仗財大氣粗,打完仗回家時,除了阿兵哥一身軍便服與私人物品外,武器裝備大多留在當地處理或廢棄,二戰如此,越戰也如此。據本名查顯琳的將軍作家公孫嬿」(曾擔任中華民國援越顧問團要職),在其所著「一場不求勝利的戰爭」(皇冠出版社)中所述,當時美軍撤出留下的武器裝備,當然以移交越南為優先,但是數量實在太多,越南吃不下的,一部份給了當時也在打仗的高棉(柬埔寨),其他的給了泰國、韓國與台灣。

 

     

 

       國軍的M 16A 1步槍,原來以為是在1970年後,陸續接收自越南美軍,但據軍友阿丸兄考證,國軍一共向美軍購買了47000支M16A1(科特廠型號:M613),所以國軍的M16A1應該是買新槍,而非從越南接收,因為M613是M603(M16A1)的外銷型號。

 

 

 

       那時接收的還有大批的AN/PRC77(拐拐),以及1/4吉普車、3/4軍械車、兩噸半及五噸載重車等等,老美象徵性的收點錢,謠指部指出,不分大小每輛車都是1美元。

 

 

 

       當然這些經過戰火的武器裝備拉回台灣後,我們也花了不少錢整修。還記得小時候,好幾次看到整列火車載著大大小小的各式軍車,車上還噴有美軍的五角大白星標誌,經過台北國父紀念館圍牆外的鐵路支線,運到如今信義計畫區的聯勤四四兵工廠旁的車輛五級廠,應該就是接收後運來翻修的。

 

 

 

       配合M14步槍的國產化(國造57式步槍),以及M 16A 1步槍的引入,陸軍在民國60年(1971)開始陸續換裝制式步槍,替換當時作戰部隊的M1步槍與二線單位的M1903步槍(30步槍)。

 

 

 

       換裝的計畫是陸軍重裝師換57式;輕裝師、空降旅、裝甲旅及特戰總隊換M16。據當年連上的老士官長所述,210師是在民國63年間駐防澎湖時,由M1換裝M16。不過除了步槍兵外,營部連的通訊排、衛生排,以及各級軍官的配槍,仍然為卡賓槍。

 

 

 

 

 

                            

 

 

 

       初到馬祖那天,分配到東莒步一營,於是又從西莒青帆港登船,幾十個新兵與洽公、休假官兵擠在小交通船上。新兵旁邊是一個友軍二級廠軍械士,帶著幾支送修回來的M16,這是我第一次見到M16本尊,口水都要留下來了。軍械士很得意的向新兵們臭屁M16有多輕、多準,還讓我們試了試槍的重量,果然比起新兵中心那支57式輕的多。

 

 

 

        我們這批新兵分發到各連後,又集中到兵器連受新兵銜接訓。我的編制在營部連衛生排,編制武器應該是卡賓槍,但是新兵銜接統一用M16,所以帶著營部連槍托編號A021M16到兵器連。結訓後接了營部參一文書,編制武器是一支並不存在的「40榴彈槍」,這支編號A021M16就一直陪我到退伍。

 

 

 

        第一次大部分解M16,讓已經習慣57式的我大為驚艷,不同的設計理念與簡單構造,越看越喜歡;打完靶也不用洗槍,槍管通乾淨就好了。但是持槍基本教練時,要比57式辛苦,槍托不能放在地上,而是右手握槍把,準星座還要與右肩同高,一次營週會或一班衛兵下來,右手都廢了。大家都偷雞,將握把放到褲子口袋,或是拿根粗鐵絲彎成S型,勾住槍把掛在腰帶上。拿M16刺槍更是愉快,槍身短又輕。M16的刺槍術與5795%相同,差別在拔刀時,槍面要左轉90度,同時胯骨轉正,右手下壓挑槍。

 

 

 

        新兵隊的班長姓賴,剛從士官隊結訓不久,還掛著一兵,個頭不高,十分精悍。有一次上刺槍術的托擊法,賴班長要我們 兩兩 相對,「衝擊」口令一下,兩人對準對方槍托互撞。新兵怕破壞裝備,意思意思碰一下,班長說:別怕!營部二級廠軍械士是你們前兩梯的新兵,也是我帶出來的學生。用力撞,壞了我負責找他修! 

 

 

 

        M16的塑膠槍托不是實心,只有外面一層厚約2mm 左右的黑色玻璃纖維,撞沒幾次,好幾支槍的槍托就裂了。我的A021槍托不但裂,還破了一塊,露出裡面黃色的填充物。結訓回到連上幾天後,我與同梯的槍被發現槍托破裂,連長在晚點名時叫我們兩人出列,當著全連的面臭罵,然後每天中午全副武裝罰站一週,報賠與行政處分另議。不過這件事,在兵器連連長出面與我的連長打招呼,二級廠也快速更換兩支全新槍托後,罰站改為站衛兵,其他都不了了之。

 

 

 

        我們用的M16雖然塑膠槍托與護木刮痕累累,機匣金屬部份的烤漆也脫落泛白,但打靶仍十分神準,也不需經常歸零。東莒可用場地有限,打靶沒那麼多花樣,都是臥射,新兵隊時打250公尺,之後都是175公尺。M16後座力極小,又有手槍型握把,像我這樣眼鏡度數不足的肉腳,都能打出不錯的成績。尤其熟練以後,知道後座力小,更是大膽的將眼鏡貼在覘孔上,如此覘孔在眼中變的超大,只要將準星與目標重疊,幾乎彈無虛發。所以我也曾經很臭屁的說:當兵的最後半年,沒有浪費國家一顆子彈,全部打在靶上。

 

 

 

       這個打靶的心得,後來告訴我一個在斗煥坪新訓中心當預官排長的同學,沒想到他拿57式來試,第一發的後座力就撞破眼鏡。

 

 

 

 

 

          

 

       當年沒能與我的愛槍合影,如今借用同一師且同時在莒光當兵的步五營參一http://tw.myblog.yahoo.com/jw!PRH810CRGB6Rf3G.f1C1ypLLu6xZ/archive?l=f&id=7照片。這張照片是210師移防回花蓮後照的。

 

 

 

   

 

        退伍後,一直念念不忘我的M16,民國79年在基隆某家模型店買了一組日本LS公司出的11M16模型槍,雖然是全塑膠,但是零件幾乎百分百像真,組裝時心中激動不已。那時一支才賣1500元,如果知道不久後會絕版,應該多買幾支。可惜用膠水黏合的槍身與零件,幾年後陸續分解脫落,如今只留下幾塊零件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