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戰局急轉,韶關陷落,歸路阻斷。旋輾轉湘、桂、粵、港等地,歷時三月,跋山涉水,飽嚐艱辛,不顧凶險終於衝出竹幕,回到自由中國的台灣來。」(先父自傳)

 

從民國3810月初到391月,爸爸在湖南、廣西、貴州、廣東之間輾轉往復,想要在共軍圍攻中找出生路,100多天顛沛流離倉皇於途,幾度險遭不測,也幾次遇到舊識友人慷慨相助,才得以衝破困境。

104日,爸爸從衡陽搭火車南下廣州,但是列車時開時停,6日早晨才到湘南的岐門,聽說前方韶關已失守,樂昌狀況不明,火車停在岐門站不敢繼續南下,直到當天下午,旅客推派代表向站長交涉,要求將列車開回衡陽。

於是回頭向北,6日深夜車行至棲風()渡,前方槍砲聲大作,只好再調頭往南,7日清晨到郴州,始知郴州守軍已撤。至此北上南下路線都被共軍所占,全車旅客只得下車自尋去路。

過去爸爸曾在湖南廣東交界一帶駐守,對於附近地理環境頗為熟悉,所以計劃從郴州往西南方向走,經桂陽到廣西桂林,再經梧州到廣州。

 

 

                             




地圖上湖南郴州經桂陽到廣西桂林,直線距離約300公里,但都是山區,而且敵情不明,7日從郴州出發,穿過湘南山區,「沿途流亡載道,結伴而行,跋山涉水,備嚐艱辛」,走了12天,1019日終於到了桂林。

到桂林後,投奔抗戰時在第九戰區司令部的好友趙伯岫先生,才知道廣州已在5天前(1014)失陷,原定往東到廣州的計畫只好作罷。

趙伯伯於民國36年離開軍職,在桂林開西藥房,此時桂林仍在國軍掌握之中,桂林機場也還有往返台灣的民航班機。趙伯伯願意資助爸爸買張赴台灣機票,但是買機票要有台灣的入境證,爸爸與原部隊失聯,無處申請入台許可,有錢也買不到機票。

往東走不通,只好往西,想去重慶再轉台灣(國民政府10月初從廣州遷往重慶)。爸爸打聽到九十九軍政工部主任老長官華孟根少將也在桂林,華將軍當時已調職第一兵團政治部,但因路斷無法到湖南祈陽上任,也打算先去重慶,於是相約同行。

華將軍黃埔四期畢業,爸爸在其麾下3年頗受賞識,從中尉升到中校,也曾多次記功表揚。

在桂林停留10多天,爸爸與華將軍好不容易租到一輛勉強能動的汽車,11月初啟程往南,沿路拋錨走走停停,兩天半才到柳州。在柳州修了8天車再出發往西走,車行至距離貴州獨山17公里處,傳來貴陽失守(1115日),獨山狀況不明(1120日陷共)的消息,只好退回廣西六寨,六寨也是一片混亂,又隨著大批逃難軍民調頭往東走,1120日回到柳州。

原想再回桂林,桂林也在1122日淪陷。爸爸與華將軍商量,決定雇車往南,經南寧、欽州,搭船去海南島再轉台灣。車還沒找到,1123日下午,柳州城外已傳來砲聲,城內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於是當天晚上渡過柳河,在南岸露宿,準備天亮就徒步去南寧。24日清晨時北岸忽然有機槍向南岸掃射,眾人不顧一切,奪路南行。

又走了10天,123日晚上終於抵達南寧,原想稍作休息,共軍卻已尾隨而至。南寧城中撤退的政府機關、學校、部隊及無數難民混亂不堪,華將軍所屬的第一兵團也撤到南寧,所以華將軍與爸爸分手,歸建部隊而去,從此未再見面,之後聽說華將軍遭共軍殺害。

4日晚上離開南寧渡過鬱江,隨著數萬軍民沿欽公路南下,5日下午走到距離欽州45華里(15公里)的大,附近山頂忽然有共軍機槍向公路掃射,一時之間情況大亂,軍人百姓「滿山遍野盲目奔逃」。晚上8時左右,爸爸回頭跑到小董墟鎮,鎮上軍人、軍眷、難民滿坑滿谷,驚魂未定,不知何去何從。

 

 

                                          

 

據共軍戰史所載,此時共軍以9個軍及粵桂邊縱隊等共40萬餘人的兵力,從三面進軍廣西,爸爸在內的20多萬國軍軍民都身陷包圍圈中。

6日凌晨1時,爸爸跟著困在小董墟鎮的華中長官公署及內政部警察總隊殘部,開始向防城方向突圍,夜暗中數以萬計的軍民翻山越嶺,「棄妻拋兒,哀鴻遍野,慘不忍睹」

連夜在山區奔逃至6日早上9時,詢問附近居民,才知接近中越邊界的十萬大山,但四週山頂滿佈共軍,已無路可去。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