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04日離開衡陽,到126日被困於廣西南部山區,兩個月之間爸爸左衝右突,來來回回走了約1500公里,想要找出一條去台灣,歸建原部隊的路,終究徒勞無功。




 




126日上午,爸爸與不計其數的散兵游勇及難民,困於廣西南部十萬大山,四週去路都被共軍占領,已無逃出希望。爸爸當機立斷,將隨身的證件燬棄,化裝為跑單幫的退伍軍人,混入難民群中,伺機尋找出路。




 




在廣西南部流浪將近一個月,又回到南寧近郊,身上的錢也所剩無幾。此時共軍雖然已打敗國軍,但尚無能力有效控制地方局面,所以南寧城內秩序非常混亂,到處都是解除武裝的國軍與難民四處遊走。共軍的南寧軍管會也尚未清查戶籍,仍然沿用國民政府的舊身分證為人身證件。




 




民國391月初,拿著三個銀元買來的假身分證,買了南寧到貴縣的汽車票,再從貴縣搭船經梧州到廣州,一路用假證件通過共軍的盤查,前後10幾天,116日晚上8時終於到了廣州長堤。




 




廣州是爸爸兩年多前的駐地,117日晨上岸後,發現共軍雖然已攻下廣州兩個多月,仍然無法恢復社會秩序,滿街都是賭攤與錢幣匯兌及車船票的黑市交易。




 





還好廣九鐵路仍然照常運行,雖然只通到深,但深香港間的海關管制不嚴,往來並不困難。於是決定去香港,當天午夜到廣州車站排隊,排到18日天亮,才買到往深的車票,下午四點搭火車到深,過羅浮橋進入新界,再搭火車到九龍,總算脫離了匪區。




 




119日上午,聽說荷李活道的「東華三院」(香港著名慈善機構)在收容國軍官兵,於是從九龍搭渡輪到香港本島。果然有華中長官公署的一位唐處長,負責收容所屬部隊離散官兵,準備集中搭船去海南島,每人還發給港幣150元,吸引許多其他部隊官兵也去登記。




 




同時還有第四兵團、第十二兵團也在辦理收容,並且聽說過幾天就要搭船去台灣。爸爸決定投奔已到台灣的九十二師原部隊。




 




只是經過100多天流亡,已是囊空如洗,沒有錢可以買去台灣的船票。幸而巧遇安徽同鄉,也是原來九十九軍老同事(二六八師某團團附)張炎先生,得到張伯伯資助。




 




10天後,128日上午,登上挪威籍「夏利蘭」號輪航向台灣,船上有軍民約3000人。(抗戰勝利後有6艘挪威籍商輪航行海南島至暹羅航線,其中一艘音譯為「夏利士」輪,排水量2000,可能就是爸爸搭乘的「夏利蘭」號。)


 


                          




基隆西岸四號碼頭,爸爸上岸的碼頭。30年後的民國695月,我也穿上軍服,在距離不到100公尺的西岸六號碼頭搭船到馬祖服兵役。




 




民國39130日,終於到了台灣。「夏利蘭」號上午抵達基隆,下午4時才准登岸,全船乘客被集中安置在西岸四號碼頭倉庫。(感謝軍友政戰士http://tw.myblog.yahoo.com/jw!RogR3TiZFRJU3yk42hxH/profile協助確認碼頭位置)




 




此時政府為防範匪諜混入,已發布禁制令,入境者皆須有入境證,否則一律遣送出境。全船3000人都沒有入境證,台灣省保安司令部及警務處等單位組成的聯檢處,在碼頭倉庫二樓闢室逐一詢問審查。




 




據爸爸後來口述,因為隨身證件都已銷毀,無法驗證身分,審查官詢問來台經過後問:「為何要來台灣?」爸爸答:「投奔原部隊,追隨總統打回大陸。」審查官說:「那你該留在廣西打游擊,策應國軍反攻。」


 


                         




                   基隆港西岸四號碼頭,左邊的二層樓倉庫就是爸爸上岸後被留置審查的地方。


 


 




千辛萬苦來到台灣,卻被關在基隆碼頭倉庫一籌莫展,還可能被遣送出境。所幸天無絕人之路,原部隊九十九軍在花蓮裁編後,編餘軍官700多人編為軍官大隊,由原副軍長兼九十二師師長王琛擔任大隊長,副大隊長是爸爸274團的團長潘能遠,奉命從花蓮移到基隆,準備接受上級甄選,也暫住在港口附近。




 




正巧爸爸在二樓看到碼頭邊有九十二師舊識經過,疾呼求援,總算在到台灣3天後,由老長官王琛、潘能遠兩位簽署保證書,得以交保入境。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