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之前寫過「警備總隊與警備兵」上下兩篇,承蒙網友抬愛,點閱人次還不少,也算為這個少為人知,而且裁編已久的部隊留下丁點記錄,但畢竟只是圖文資料的蒐集整理,沒有親身經歷,像是隔靴搔癢,也不知道寫的對不對。

 

「警備總隊與警備兵」(上) https://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191267784-%e8%ad%a6%e5%82%99%e7%b8%bd%e9%9a%8a%e8%88%87%e8%ad%a6%e5%82%99%e5%85%b5%28%e4%b8%8a%29

「警備總隊與警備兵」(下) https://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191346468-%e8%ad%a6%e5%82%99%e7%b8%bd%e9%9a%8a%e8%88%87%e8%ad%a6%e5%82%99%e5%85%b5%28%e4%b8%8b%29

 

最近預官26期的韓老哥大駕光臨部落格,與我筆談數十回合,修正補充許多原來文中的不足,更說了許多當年警備二總隊的奇聞軼事,十分精彩,所以慫恿老哥哥快快寫下服役經歷。

 

韓老哥是預官26期第一梯次政戰科,民國65年7月入伍在鳳山衛武營三個月基礎訓練後,到北投政戰學校再三個月分科教育,結訓掛階抽籤分發到警備總司令部警備總隊,經過位於新店大崎腳警總幹訓班(青溪山莊)職前訓練,分發到高雄警備二總隊恆春第一大隊,職務是大隊部的政戰官。

 

特別的是,在此之前預官幾乎沒有派到警備總隊任職的,因為當時的警備總隊超過九成是三軍各單位轉調來的資深官兵,當兵未滿三十年的只能算是小老弟。大專剛畢業的少尉預官,肩上的一條槓壓不住也帶不動這些老兵。所以韓老哥下部隊後,不像其他分發到陸海空軍的同期同學,派到基層連隊當輔導長,而是被留在大隊部當幕僚。

 

但是錐子藏在布袋中遲早會露出頭來,韓老哥在大隊部幾次出手讓人刮目相看,讓總隊的政戰主任欽點老哥接任直屬二中隊(橋隧中隊)輔導長,創下第一個預官當中隊輔導長的紀錄。

 

-----------------------------------------------------------

小預官     老兵    狗          韓老哥精彩好文()

我是義務役預官26期政戰科,在鳳山及台北受完入伍訓練與專科訓練後,抽籤中了上籖「警備總司令部警備總隊」,在幹訓班接受職前講習後,要到高雄覆鼎金警備第二總隊報到。到了第二總隊,接待我的參謀跟我講,我的職務是恆春第一大隊的政戰官。還要再近三小時公路局直達車車程,才是最後報到單位。

 

警備通訊194期民6308警總幹訓班青溪山莊.jpg


位於台北新店大崎腳的警總幹訓班,又稱青溪山莊。後來搬到淡水沙崙,改稱警備學校,原址現在是法務部調查局的青溪園區。(圖片來源:警備通訊194期民6308)

 

在大隊報到後,知曉大隊部人員組成大部分是大陸出生長大,之後來台的資深老官兵,外加少數最近幾年加入的志願役和義務役軍官。此前,我是常聽說,老兵好吃狗肉。過沒幾天下午,看到許多人拿著碗筷走來走去。我當時就問通信官怎麼回事?他說:我們剛在吃狗肉。我聽後就哇啦哇啦的叫:怎麼沒找我?那通信官二話不說,就到餐廳端了一碗狗肉湯給我。我拿了筷子在碗裡攪了一攪,就看到兩片骨頭(是片不是塊)外,什麼都沒有。這是我在部隊第一次吃狗肉或是啃狗骨的經驗。大隊部中,就我資歷最淺,其他人不是當兵三十年的老官兵,就是官階比我高的年輕軍官。我只是一根剛冒芽的小草,一條槓的小見習官。只好忍忍,認了!

 

沒多久,我老闆大隊輔導長被調走,新任要在3個月後才能就任。此時,真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本小官自此,被當大隊輔導長使。三月中,部隊裡就事發不斷:我先是以見習官代大隊輔導長,當頭帶下屬三個中隊,參演固安作戰計劃(那是全台在老蔣死後,不再反攻大陸前提下,黨政軍民共同參演的大計劃);至屏東市參加割稻協調會;督導下屬中隊處理老兵車禍事;督導老兵瘁死殯葬事;借場地辦理百人講習會,並提供午餐;等等,一連串重大事件。因處理得宜,而獲大隊官長口頭嘉獎。最後並贏得總隊上校主任重視,指派保防官親下大隊,告知主任要下放我去中隊當輔導長。

 

 這下子,我是烏鴉變鳳凰,成了一人之下,200人之上的長官。各位看官有當過輔導長的,可能會說有啥了不起?首先,我得向看官們報告,那職位是上尉缺,不同一般步兵連的中尉輔導長;而且我是預官第一次在警備總隊下中隊擔任輔導長,前無古人,後有來者;我第一次到總隊部開隊職主官管會議,在座的可是梅花滿堂,不然也是三條槓的上尉,唯我是扁擔一根。我一進會議室,就引起不少人的側目,有的還想這人是來架簡報架?下到中隊後,就吃了多次狗肉:有人贈予;有我跟老兵,他於後座懷抱活狗,共騎機車,載回隊部宰殺;更有一次,是由天上掉下來的新鮮死狗。這新鮮死狗的來歷,令我終生難忘,常常跟人提及,也希望與諸位看官共享。

 

 首先,我要略提中隊的一般背景:我中隊是負責守護自曾文溪到林邊溪,所有較長的鐵、公路橋。整個中隊以班為單位分散開來,首尾近九十公里。我隊部就在曾文溪鐵路橋北岸那拔林車站旁。在此站一離月臺,便站在中隊土地上。隊部是早上六點起床,漱洗後,在六點半升旗早點名。然後隊長會做十多分鐘講話,再就是部隊解散,準備七點半吃早餐。在六點五十分左右,有一列自善化北駛的火車會過橋,並停在那拔林車站,上下旅客。

警備通訊236期民6702警總橋隧連鐵路橋.jpg

四個警備總隊各有三或四個大隊守海防,還有直屬中隊負責重要橋梁、隧道的警備巡守。(圖片來源:警備通訊236期民6702)

 

67(1978)年初春,我還剩三四月的役期就要退伍,這天我們一如既往,做著每天起床後的事。隊長改在辦公廳舍前,一如既往的在那訓話;我也一如既往,腦袋中想著我的事,我相信別人也是如此。突然,來了兩隻狗吸引我的注意,它們是一黑一白,一前一後,自我右前方往集合處來,後頭那隻還不時聞着前隻的屁股。哇!春天來了,這正是男女交友的好時光。這一對狗男女也是上帝所造,不是也如人般,要尋找異性伴侶。

 

 這對狗男女竟不知好歹,竟自隊長與隊伍中間穿過,往我左後方曾文溪鐵橋而去。一般而言,要是兵如此這般做,一定會被痛罵一頓,真是一對不知死活的狗男女。今天,隊長有些反常,650分了,還未講完。那火車的汽笛聲巳在身後橋上響起。這時,我的腦袋突然不再想自己的事,反而是一幅火車撞兩隻狗的影像,就在腦中來回的演著。終於,隊長講完了,分隊長發了口令,解散隊伍。我一轉身,朝著大家,扯開嗓門,大叫說:快快,去橋下看看有沒有狗。話才剛起,已見幾位士官往橋那小跑而去。這真是官兵一條心,我這輔導長沒白幹,部隊的行動,與我的思念一致,上下同心,若是去打共匪,一定戰無不勝。

拔林站曾文溪橋哨所-1.jpg

「天狗」事發現場,台鐵曾文溪橋北端,那拔林車站月台就在橋頭。右下方紅圈內是早年衛兵哨所,橋南北兩端都有,但是民國60年代就已廢棄,而在其旁另建碉樓式哨所。(圖片來源:Anderson’s Book of Travel)

 

大部分人都站在原地等,大家一人一舌的講着,我也說著若沒煮狗肉的香料,來找我要錢去買。二十分後,就看到一人抓着一隻白狗在手,後頭跟着數人,走回隊部。我看著他們説:那隻黑的在那?看官別以為我貪心,心想二隻通拿。其實,我現在已是吃狗肉專家,廣東人那套一黑二黃三花四白五老六少的狗肉經,我是比愛民十大紀律要背得好。要挑狗,當然要挑那隻黑狗。士官回説:沒看到黑狗,大槪跳下橋,逃了。真是應了:狗男女本是同鄉,大禍臨頭各自逃。也罷,雖沒一等黑狗,三等白狗也不差。

 

  下午,一條狗就在伙夫的精心調理下,讓大家吃得滿口噴香,渾身暖呼呼。初春的寒氣,早已消失。看官們可能又要問:只不過是地上撿到的死狗,不是說天上掉下來的?我在這解釋給你聽,狗是在橋上被火車撞了,自橋上掉落在溪岸上。你若站在落差10多公尺的溪岸上往上看,狗不就是天上掉下來!這起吃狗肉事,我們並未因嘴貧而殺生;周邊環境也未因死狗而招來惡臭蚊蠅;我們是吃得心安理得,快快樂樂!天理、環保、口腹全都達標,一舉三得!

 

下一篇 : 胡蘿蔔  隊長  豬( https://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229662533-%e8%83%a1%e8%98%bf%e8%94%94-%e9%9a%8a%e9%95%b7-%e8%b1%ac )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