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陸戰隊475梯退伍的軍友KUDA,在其部落格寫了一篇大福顧問團(請參閱http://dadanono458.pixnet.net/blog/post/110451836)。        提出建議並促成這個「隱藏版美軍顧問團」成立的美國陸軍少將理查戚烈拉(Richard G. Ciccolella),為駐華美軍顧問團第八任團長,任期從民國56年6月15日至59年3月1日,共2年9個月,在前後14任的駐華美軍顧問團團長中,任期排名第三,但可能是對中華民國最為友好的美軍顧問團團長,他對台灣是真的是有情有義。

 

民國68年美國承認中共後,美國對台斷交、廢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與撤軍(一年內盡撤駐台美軍人員)。曾任駐華美軍顧問團( the U.S. Military Assistance Advisory Group (MAAG) in the Republic of China)團長的戚烈拉將軍,憂心國軍從此將面臨停滯不前的困境,主動向蔣經國總統提議,由其邀請美軍退役將校以個人身分來台,提供國軍諮詢建議(類似早前「明德專案」德國退役軍官來台擔任顧問的方式)。因該小組辦公室設於台北市中山北路的大福營區(海霸王餐廳與彩虹賓館招待所中間,原來是PX(美軍福利社),現在已拆除為公園。),所以稱為「大福顧問團」。大福顧問團實際僅存在兩年多,但以美軍退役軍官來台提供國軍諮詢與協助的形式,一直持續到今天。

                                                    戚烈拉將軍 

 駐華美軍顧問團第八任團長戚烈拉將軍到任。(圖片來源:美軍顧問團在台工作口述歷史,國防部史政室,民97年。)

 

戚烈拉將軍是紐約布魯克林人,義大利裔,哈佛商學院畢業。1942年11月美軍登陸北非,戚烈拉為第1步兵師(美國陸軍的著名單位,隊徽為一個大大的紅色阿拉伯數字1,所以暱稱大紅師 Big Red One)16團的步兵連連長 ,在突尼斯受傷三次,返回美國就醫。1944年10月回到歐洲擔任第141步兵團團長時,曾率部生擒德國西歐戰區指揮官倫斯特元帥(Field Marshall Karl Rudolf Gerd von Runstedt)二戰期間共得到3次銀星勳章、3次紫心勳章、2次戰場晉升,從中尉連長升到中校團長。 

 

二戰結束後,曾在喬治城大學教授軍事學,並陸續任職美國國防部參謀,以及駐土耳其、德國和義大利美軍單位1963年晉升為准將,擔任第101空降師副師長, 1966年晉升陸軍少將(當時最年輕的現役少將),並派駐韓國聯合國停戰委員會。 1967年擔任駐華軍事援助顧問團長,2年期滿後,應老蔣總統要求再延任1年,但因背疾先到琉球美軍醫院治療,後再返美就醫,未能做滿3年。1973年  退役,時任美軍第一集團軍副司令2004年12月31日去世,享年86歲。

 

戚烈拉將軍調離顧問團團長時曾說:「在我30餘年役期中,從來沒有過像在台灣工作時如此的愉快與滿意。」

 

民國56年戚烈拉到任不久,就要在美國唸大學的二兒子羅伯戚烈拉來台灣,參加成功嶺大專集訓(在美國時已加入ROTC(美軍預官訓練)。羅伯在成功嶺受訓時為學生第一團第六連,排長是陸官35期最後以六軍團中將副司令退伍的高安國。戚烈拉的3個兒子都從軍,均是美國陸軍的校級軍官退役。

 

            勝利之光5607-1成功嶺戚烈拉

羅伯戚烈拉接受高安國排長檢查M1步槍。(圖片來源:勝利之光月刊,民57年7月。)

 

聯勤於國58年度開始量產五七式步/機槍,依當時產能估計,需要13至15年才能完成換裝,所以我方也爭取以軍援管道贈送或援助美軍封存的M14步槍。58年7月,經戚烈拉將軍協助,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同意將越南美軍封存的14000枝M14贈送我國。

 

58年7月,金龍少棒隊打贏日本,得到遠東區代表權,要前往美國威廉波特參加世界少棒賽,但出國費用將近120萬元台幣,領隊謝國城只從政府單位籌到20萬,鈴木機車捐助20萬,由於錢還是不足買機票,謝國城只好向美軍顧問團求助,詢問可否以「貨物」名義,搭乘美軍運輸機到美東賓州任何美軍基地,再轉赴威廉波特。因為軍機不能另做用途,團長戚烈拉將軍於是發動募款,顧問團成員共樂捐美金7589元(約台幣30萬元),再加上各界樂捐,終於勉強湊足成行;戚烈拉並在金龍隊贏得世界冠軍返台後,招待全隊在顧問團軍官俱樂部設宴慶功。

58年10月國軍「光華演習」,將在桃園龍潭實施傘兵空降,10月的桃園季風可達每小時40公里,超過當時國軍傘具的安全標準,但演習視同作戰,非跳不可。傘兵龍頭張輯善不得以只好直接找戚烈拉將軍幫忙,戚烈拉在一週之內從美國運來新式傘具,解決難題。

 

戚烈拉在台期間與當時國防部長蔣經國經常見面,也結為要好朋友,其夫人曾是蔣經國的英文家教。戚烈拉退伍後常來臺灣,也持續與蔣經國通信。民國74年戚烈拉親手寫一封長信給蔣經國,認為台灣實施戒嚴,對外國人來說就是「martial law」,是軍事統治,因此國際上普遍對台灣觀感不佳。而台灣對人民自由與權利的限制,並非如真正戒嚴那般嚴重,建議可以檢討是否要繼續戒嚴。這封信間接促成蔣經國總統在一年多後宣布終止戒嚴。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