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互換防區的部隊各就定位,但事情還沒結束,有許多交接爛帳仍然扯不清。我的210師兩年前(69年1月)也是從花蓮到馬祖莒光與249師交接,那次的帳還沒算清,雙方又再碰面,新仇加舊恨可不止一點點。更沒想到一年半後(72年8月)的「陸鵬三號」,雙方第三次交接防區,這次部隊動、番號不動,210師到莒光成了249師,249師回花蓮變成210師;還沒完,74年10月「陸鵬十號」,兩個師第四次交接,又換回原來的番號,這筆帳越算越糊塗,誰是誰都搞不清楚了。接下來部隊不再移防,改成兩個師的志願役軍官、士官兩年對調,於是也不知道這些爛帳該罵誰,怕一不小心就罵到自己。

一次本外島大移防,兩個師從師部到各連,各式各樣的移交清冊怕不只上千種,每種要油印或複寫6份以上,造冊時如何掩蓋問題,點交時怎樣讓對方蓋下會銜章,當中不知多少眉角。想到這個,慶幸當時自己已經退伍,不需要與249師的先遣人員鬥智;也不必當留交人員,大部隊都走了,剩下自己被威脅留在馬祖當不完的兵。

 

雙方爾虞我詐,衝突必不可免。第三梯次上船前,應該由馬防部的督導組實施內運檢查,但卻交由249師派員代勞,249師球員兼裁判,「造成雙方誤會與衝突,嚴重影響部隊和諧」。

249師手持防衛部尚方寶劍,不採抽查方式,而是大批人馬毫不客氣徹底翻找,查出一堆有料無帳或是超額攜帶軍品。被查出的違規軍品有63項、大大小小近700件。第三梯次中有支援營,光看項目名稱也猜得出是支援營所屬汽車、衛生、兵工這幾個連的私房家俬。彈匣、彈藥,或是藥品、針劑這種敏感軍品也就罷了,連超額的小鐵槌1枝、水壺2個、口罩3個、拋棄式塑膠針筒3支,都能清點出來。同一梯次的步五營兵器連則因連上水管是自費接通,不願無償移交249師接防單位,在上船前將水管割破3處,差點要送軍法處理。

其實當年大移防,每個部隊都是能帶走的儘量帶走,養的豬種的菜要吃光賣光。編制內或是規定攜行裝備固然不能少,沒有帳的、自己花錢的,更是不能便宜接防部隊。所以曾有接防部隊進駐後,晚上要點蠟燭,因為燈泡與燈座都是原部隊出錢裝的,當然要拆了帶走。

 步五營參一回憶:

一天閑來無事,到二級廠串門子,軍械士對著滿桌的M16步槍零件若有所思的問我,要把多餘沒有M16零件給249師嗎?

570190 (1)

 西莒田沃步五營二級廠

我說是那些30發弧型彈夾嗎?

他笑著說:是桌上這些零件,足以組裝一支全新的M16

在當時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重要的事我關心的是能否把弧型彈夾和美軍防寒大衣帶回臺灣

570230

想帶回台灣的就是這件防寒大衣,美軍在二戰、韓戰時,遇到零下十幾度的低溫都是靠這一款。馬祖冬天也是夠冷,晚上站哨穿在身上好像蓋了一床厚棉被。這款大衣屬於移防時要交接的地區裝備,一個連只有幾件,衛兵站哨時輪流穿,但是沒人會拿去洗,所以通常都是髒髒的。本營的經理補給兵比較聰明,直接報賠一件全新庫存品(好像依年份折舊後才1000多元),原廠原包裝的帶回家。

台灣後軍械士退伍前夕,我問他那些M16零件有帶回來嗎?他微笑著說:你覺得呢?可能也有人會問我弧型彈夾和美軍防寒大衣有帶回臺灣嗎?我應該也會說:你覺得呢?

當時本師的M16步槍竟然有30發弧形彈匣!這也是我未聽聞之事。(仔細看了上一張照片,M16上真的是30發弧形彈匣。)

 

4月底馬防部參政各處提出督導報告,210師與249師也分別向上級提出檢討報告,這些報告加起來有好幾十頁。5月中旬馬防部、249師,以及210師的「新疆演習檢討報告表」分別呈報到陸軍總部,陸總作戰署簽註的意見是:「其中優缺點均屬一般性,由各單位自行檢討改進。」

每次大移防都會有許多大小事情,總部已經見怪不怪。

 

至於檢討報告中,我的步一營有何優缺點?

優點:

據點工事按規定整備移交。

防務交接清楚。

第一連、第二連官兵攜行與留交服裝均按規定辦理、抽查之公文箱與行李袋也符合規定;抽查留交糧抹(黃豆)無變質。

缺點:

0311/1340接防部隊搶灘上岸,遲至2130才進行任務交接兵棋推演。

M16步槍槍托5個新品、2個堪用品及舊腳架未繳回。(營部二級廠被抓包?)

第一連縫紉機、氣化爐各1具未列交,第二連5加侖油桶5個未列交;第一連留交之密封白米221包漏氣但未變質;各連留交之地區被服類經理品未清洗。

看來步一營算是輕騎過關,只是不知道回到台灣接收249師步二營時是否順利。

 

營部組的同僚陸續退伍後,頭幾年大家還有聯絡見面,慢慢的也都斷了音訊,如今都已年過半百,不知大家可安好?

 

33年前的今天在南竿馬港登上AP艦,午夜過後回到基隆西碼頭,我退伍了。

 

附錄:

自己沒能參與到部隊移防,但幾年前在網路上找到一篇1319梯Alex兄的回憶,Alex晚我一年多入伍,是本師通信連的弟兄。通信連在人數最多的第二梯次師本隊,由師長領軍返台。以下節略部分文字,十分精彩(全文請看http://frogmanwan5137.pixnet.net/blog/post/407785):

    移防是軍隊在那年代的一件大事,代號新疆演習。連上役期三年老鳥每天都在算日子,部隊已駐防馬祖近兩年,該是要移防返台。這可是僅次於作戰的大任務,當然要保密防諜,但好笑的是我們基層阿兵哥不知道何時要移防,但島上老百姓全都知道,還能確定的告訴我們移防日期,最後我們是71年3月30日移防,竟然與老百姓所說的日期只差兩天,如果不是海象不好,讓補給艦在外海停留30小時,那可是神準!

    演習代號正式發佈後,全師停止休假,郵件也全部停止,防止機密外洩。這段時間各連要釘木箱,將連上所有器材裝備全部裝箱。當時移防除了床舖、車輛(註:還有大型火砲)沒帶走,其他一樣不剩。

    在確定是與花蓮249師換防後,連上經過兩年的新血替換,有將近一半的兵未曾到過花蓮(註:通信為3年一特兵分發的5種兵科之一,因此通信連有許多士官兵有兩年前從花蓮防過來的經驗,但像我們步兵營500多個義務役官兵中,有移防經驗的可能十分之一都沒有),整天黏著那些三年役老鳥詢問花蓮營區狀況。老兵說花蓮是個好地方,山好水好原住民美妹也好,每天傍晚營區側門都是成群的原住民美妹在等阿兵哥情人。

    經過近一個月打包裝箱,終於將所有裝備搬到沙灘上,等待補給艦到來,那高興心情無可比擬,終於能回台灣了。但對西莒也有感情,離開前總想能留下些什麼紀念,將來能有機會再重遊舊地時再能看到,大家攪拌水泥,在坑道中選一片岩壁將水泥糊上,待半乾時將梯次、姓名、日期刻劃上去,當作到此一遊的紀念。

    因天候與海象影響,3艘補給艦無法搶灘上岸(註:應為2艘LST,另1艘可能是南竿過來支援東西莒駁運的LCU),只能在外海下錨等待。謠言說演習是有時效性的,如果在預定時間內未完成,演習就算失敗,補給艦將返航台灣,我們返台無望。

    終於在最後倒數前天氣轉晴風浪變小,看著3艘補給艦同時衝向沙灘,全師官兵響起熱烈的掌聲,連上老兵感慨說熬了兩年終於可以回家了。

    看著249師官兵無奈的下裝備,我們急得上船幫忙下貨,恨不得將他們的裝備直接丟下海。好不容易完成清艙,大家開心的上裝備,一定要趕在下次漲潮前完成,補給艦才能退灘。終於在潮水漲到船頭登陸甲板前完成裝載,連長站在艙口點名,我們興奮的踏著海水進入船艙,馬防部司令(註:應為副司令官)還親自登艦道別,當艙門關上,全艙響起熱烈掌聲!

    補給艦在3月30日下午1點多出發,頂著五級風浪向台灣前進,隔日一早船繞過基隆進入東岸,還與當時行駛基隆花蓮航線的花蓮輪並行。31日下午四點抵達花蓮港,師長特地看了登陸的好時辰,讓我們在船上多等兩小時,下午六點正式踏上台灣土地。

    全連整隊後,由先遣軍官帶隊步行回美崙師部新營區。師部位於花蓮美崙山麓,與花蓮縣政府比鄰,面向花蓮新港,營門口是台九線(蘇花公路),背靠美崙山高地,上面有兩個像高爾夫球的空軍雷達站。營區內有軍官連、憲兵排、師部連、幹訓班與我們通信連。

    進入營區映入眼簾是漂亮的師部大樓及綠草如茵的師集合場,通信連營舍在師部大樓正後方與師部連彼鄰,當年營舍是木板牆水泥瓦,前面是連集合場,一旁還有大水池,是消防兼餐後的洗滌池。那天我們一看到那一大池水開心的不得了,因為我們近三天未洗澡,用最快速度將裝備卸下,拿起臉盆就在連集場上卯起來洗,一群光溜溜的阿兵哥拿著臉盆相互潑水玩得可開心。但此時師部廣播,要各連不准在水池洗澡,要洗澡請到浴室洗。天啊!原來台灣的營區是有浴室啊!我們這群前線戰士在外島待太久了,都忘記營區是有浴室的。跑到浴室看,靠!這浴室太讚了,一人一間還有蓮蓬頭,打開龍頭強勁水流直接沖刷身體,而且還是熱水,這是天堂吧!?

     晚上因為廚房用具未就定位無法開伙,只有簡單的晚餐。但這不重要,因為師長發佈放移防假命令,各連只留守基本兵力,當然基本兵力就是最菜的留守。聽到這消息全連只能用瘋狂、開心來形容,七點鐘準時放假,大家一身草綠軍裝,背著黃埔大背包,裡面都是在馬祖買的各種酒,興奮的向師部大門挺進。

    問題來了,花蓮火車站哪?就是老鳥也不知道。北迴鐵路剛通車不久,老鳥只知道以前的花蓮舊站,新站就莫宰羊。不用擔心,一出大門整排計程車全都在等我們,又是一個保密防諜失敗案例。算人頭一人100元,一車擠六人,要600元。哇,花蓮火車站一定很遠。但屁股還沒坐熱就到了,幹!原來新站就在美崙山後面,正要幹譙,司機陪著笑臉說:就只能騙你們一次啦,別生氣趕快去趕火車啦,回家才是重點,別計較啦。

    下車一看,車站一片綠油油全都是阿兵哥,全都要搭晚上九點的柴特快,約三小時直達台北一路無停,是當年除了飛機外最快的交通工具。買了軍警票進站後,發現憲兵全都躲在車站內的憲兵隊辦公室,幾個阿兵哥趴在憲兵隊的窗台,邊抽煙邊挑釁憲兵。那幾個憲兵也聰明,全都背對門窗裝鱉三,我想他們要是出來保證被分屍。火車來了,還加掛車廂,但還是讓這群歸心似箭的阿兵哥擠得滿滿。

     三小時的車程,終於到達久違的台北車站,離家近九個月,滿心激動終於到家了,但那些住中南部的同袍就辛苦了,還要再轉車才能到家。出車站直接搭記程車直奔板橋,大半夜全家都睡了,爸媽高興的不得了,一個多月沒收到我的信,還擔心以為發生什麼事。

    五天移防假終於要收假了,竟然有歸心似箭的感覺,與同袍相約台北火車站一起回花蓮。五天不見的同袍,開心的就像久別重逢的兄弟,這時終於能體會同袍的意義,戰場上我的命就是交與這群弟兄照護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