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民國104年1月25日,退伍33年整;距離上次寫退伍回憶--參一雜憶之五--退伍25週年,也有8年了。

光陰似箭流年偷換,竟然已經過了這麼久!

71年1月25日退伍令生效,那天是農曆除夕,因為1天之差,所以不能搭上過年前的航次,在東莒過了第二個年,多當了6天兵。回到台灣才一個多月,3月中旬忽然接到電話,是東莒接我業務的瑞吾,電話那頭興奮得大聲說:「師父,我們移防回花蓮了!」

部隊移防回來了!!!

 

210師69年1月從花蓮移防到馬祖莒光,71年1月滿兩年,是到了該回台灣的時候,但1月底我退伍返台時,都還沒有聽到消息,沒想到才過不到6星期,全師移防的第一梯隊就回到花蓮。

那時義務役除了入伍前已婚者每6個月有一次探親假,以及當兵滿兩年的一特兵、到馬祖滿一年的預官有一次慰勞假之外,絕大多數阿兵哥除了公假與喪假,是沒有返台假的,想回台灣只有等部隊移防或是退伍。我從新訓中心下部隊到馬祖,盼了整整20個月,等不到移防。

5f829f32602531c3d5b82d5f95e22b8c

部隊本外島移防是極機密等級的大事,所以很難找到圖片。這張是借用民國61年的金門部隊移防,地點應是金門料羅灣,不是10年後「新疆演習」的馬祖各島沃口。(圖片來源:中國陸軍畫刊,61年9月) 

等了20個月,卻未曾經歷當年大部分外島兵都曾有過的大移防,其實心中頗為遺憾。尤其我們幾個一起分發到步一營的1256梯次新兵,退伍日是71年3月11日,如果不是成功嶺大專集訓扣抵45天役期提早退伍,3月12日我將會與同梯在東莒猛沃港攤頭登上LST,隨著全營3月13日花蓮登岸,從港口到榕樹營區,走完最後一趟行軍,領退伍令後換上便服,圓滿地結束兩年兵役。

最近向國防部史政檔案系統申請閱覽71年3月210師大移防的解密檔案,加上當時身歷其境的步五營參一林兄回憶文字,真實與想像交錯,重塑自己來不及參與的那段過去。

步五營參一回憶:

站在馬祖西莒210師步五營(田沃營)營部180高地,看著太平洋心想:部隊已在馬祖兩年,卻沒有任何移防的消息,我是營部參一,負責全營士官兵業務,當然營部長官會三不五時的說快要移防,但對於我來說已有點麻痹了。

570192

西莒180高地上看著太平洋,想著何時回台灣的步五營參一。 

 

71年2月3日陸軍總部通知兩個師準備實施換防;2月9日上午國防部召開「新疆演習」協調會議,下午則是陸軍總部召開「新疆演習」協調會議。2月15日國防部密發作戰命令第40號,下達本島8936部隊(249師)與馬祖莒光8906部隊(210師)「駐地任務輪調」命令,代號「新疆演習」(那時金防部與馬防部由國防部直接指揮,澎防部則由陸軍總部指揮。),以3個梯次共5艘次LST載運輪調移防部隊;次日陸軍總部發出輪調預備命令,限定2月28日前完成輪調準備,3月下旬雙方主力梯隊完成交接後移轉指揮權。

 

步五營參一回憶:

712月下旬正式移防命令下來了210師返臺接防花東地區,師部駐美崙,步五營駐民意,為第三梯次412啟運。總算是要移防了,欣喜之餘問說民意在哪? 不問還好,一問心中涼半截,民意在花蓮機場旁是距離師部最近的步兵營,而且是營集中,心中突然有不祥之感,師會全副武裝踢正步、各種演習、體能戰技訓練的畫面湧上心頭,這哪是營集中,分明是集中營!

 

正式移防命令在我退伍後兩週才發出,所以我沒聽聞還算正常,然而同時在本師步二營兵器連服役的軍友悌爸,卻早在1月春節後就已得知部隊即將移防。

民國65年後莒光由輕裝步兵師輪駐,輕裝師員額只有4000多人,但分駐在馬祖四鄉五島中的三個島。師部帶著直屬單位、兩個步兵營、砲兵營、支援營在西莒,兩個步兵營在東莒,還有一個步兵營配屬南竿東守備隊。所以移防時還頗為複雜,要在三個島不同沃口搶灘裝載。

悌爸的步二營在馬防部所在地南竿,消息比較靈通,而我們步一營在東莒,距離師部所在西莒還有3000公尺海水相隔,消息總是慢人一步。不過如今回想,營裡的長官應該早也知道移防在即,只是沒說出來。因為12月中營測驗結束後,全營又繼續投入東莒大坪村至懷古亭戰備道水泥鋪面工程,原來的工法是路面開挖後,分層鋪上大小碎石當路基,然後灌漿鋪平路面,後來也不鋪碎石路基了,開挖後直接灌漿,明顯是要趕著完工交接。

 

正式命令發布後,馬防部在2月23日撥給本師45000元移防經費。一個師移防準備工作千頭萬緒,光是買綑綁木箱、裝備的繩索,以及印製移防清冊的文具紙張就不知要多少錢,這45000元層層下分,每個單位能有多少?營、連長與承辦業務的阿兵哥少不得各顯神通自求生路。

2月24日馬防部「新疆演習」協調會議,249師副師長到南竿與本師副師長當面協調防務交接事項;26日馬防部頒布「新疆演習」實施計畫。原來除了兩個移防師很忙外,防衛部要做的事也不少,要協調海空軍運輸及掩護,並派員編組督導檢查內運部隊整備與集運,外運部隊抵達防區後的卸載運輸與防務交接;緊接著還要督導接防部隊的戰術及武器教育訓練。

這段時間我們營部組一定忙翻了,兩年前從台東利家到東莒猛沃後,各參業務兵幾乎都換了兩輪,大家都沒有移防經驗,只剩一個3年一特兵的作戰士參與過上次移防,不過那時他還是剛從士官隊結訓的菜鳥下士,大概也沒有多少記憶。至於營部軍官,數數也只有副營長、營輔導長與作戰官曾經移防過,營長過去長期在步校,這是第一次帶部隊移防。而我們步一營又被排到第一梯次先遣梯隊,3月12日就要上船,那幾週大家也許睡的很少,但是心情應該很好。

移防時營參一要做甚麼?我也不知道。如果還沒退伍,那時大概與徒弟天天不斷刻鋼板、油印、造冊,晚上去大坪村買酒、買黃魚乾,準備打包帶回台灣。

 

步五營參一回憶:

坦白說營參一真沒做甚麼,不但如此,我的參一業務還暫時少了一些,卻不是件好事。因為演習開始後,就實施通信管制,抽中本師的新兵也不再搭船來馬祖,而是到花蓮由先遣人員集中管理,等待本隊到達後再分發各單位。接新兵這個工作已駕輕就熟,與師部人事官關係還不錯,這在搶兵時至關重要。什麼叫搶兵?各梯次新兵到師部填寫基本資料,我通常適時出現,幫忙師部人事官照顧新兵,目的是在觀察哪個新兵素質較優,好準備下手搶兵其他營的營參一也會如此。師部人事官唱名分發各營時,我站在目標對象旁,人事官看到就心知肚明。可是營部組先遣人員不知道搶兵的重要性,我也只能聽天由命希望回台灣時不是天兵天將來迎接我們。

營部參三,參四就很忙,最忙的還是一線據點,畢竟交接的重點是武器裝備。移防命令下來後,全營開始武器裝備的清點及保養,一線據點的外島武器如57戰防砲、50機槍、防空四管50機槍等,都需完整無缺的交接,據點工事也要整修;營部組參四清點庫房的彈藥、糧秣、經理品,二級廠的軍械士也把庫房裏古董級的A4A6機槍拿出來曬曬太陽,而我除了有軍犬要交接外,其他一律打包回臺。

 

步五營參一說,參三、參四與第一線據點最忙,是因為除了武器彈藥及各式大小裝備要清點造冊裝箱,或是準備移交外,營房、據點、工事都要整理修繕後才能交接。但是軍犬交接歸參一管,這我倒是聞所未聞,我步一營也有一隻軍犬—亞威中士,由第二連飼養,但常年苦於耳疾無法正常值勤。我當了19個月的營參一,也沒聽說軍犬是我的業務。

2月底,師部完成防區經驗移交報告。看了這份近50頁的報告,才對當年的東西莒防務有了完整概念,也喚回好多已經遺忘的記憶:電影院平日2場假日4場,票價10元,晚上那場1820開映;例假日東、西莒分別休週三、週六,每三個月對調;東西莒交通船每月1-10日由凱旋號擔任,11日至月底由莒光號擔任。還有全營投入構工一年,搞得疲累不堪士氣渙散的42砲排陣地及掩體,原來是6門砲不是4門砲。

也有些毫無記憶,像是由本營派出1員支援東莒軍郵局,派出支援要經參一,我卻不記得有這件事;第三連72據點竟然有1門四管50機槍,有嗎?一些只是寫寫而已,例如第一線據點白天要留二分之一以上兵力(含據點指揮官及槍砲射手),這根本是天方夜譚,據點能留2個人輪站衛兵就很難得了,其他全部拉出去構工。

2月28日,師部舉行個人裝備攜行及行李綑紮示範,各營連派員觀摩學習。移防是一門大學問,如何打包裝箱是基本功,整齊有序的行李裝備,讓部隊行動過程中展現軍容與紀律。

464363-1  

移防必備的公文/裝備箱,有統一的規格要求。一個步兵營移防時,除了每個人身上攜行的武器裝備外,還有好幾百個這種木箱與大號帆布袋。木箱裝的文件物品經過安全檢查沒問題後,先貼上封條,外面再用麻繩捆紮,麻繩要依規定綁成井字形。(感謝軍友月見提供圖片)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