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重走一次服役之旅,那當然是要船去船回。只是我是個很容易暈船的人,當年只有船去船回,但運氣很好,都是AP艦,也都是十分稀有的風平浪靜,這次不敢指望有這麼好的運氣,所以來回都是搭飛機。


雖然不搭船,但是仍要模擬一番。


分發到馬祖各島的兵,第一站該是基隆。所以出發前一天,特別去基隆,將當年的路程再走一次。新兵從中心搭火車到基隆下車,即使抽籤只是抽到部隊代號,心中大概也知道是馬祖了。


 


                    基隆火車站與28年前相比,沒有太大的改變。


從基隆車站到韋昌嶺,我們是帶隊班長接洽基隆市公車的包車送去的。


                            韋昌嶺還在,也依然是前送單位。


在營區對面的軍品店,與老闆哈拉,並照了幾張相片。眺望營區,依稀記得營門口有一段階梯,上去之後,是一排木造營舍,後面則是三層的水泥寢室。



老闆說,馬路拓寬後,營門的位置向右移了約20公尺。這樣就與記憶符合了,很高興韋昌嶺沒有大改變。


在韋昌嶺等了11天的船。據可靠消息,5月第三航次因為風浪太大,所以只載貨不載人,讓本梯新兵多等了一週的船。民國69526日星期一,晚上是莒光夜,晚飯後集中寫作文。才打開作文簿,忽然通知立刻著裝收行李集合。12561257梯的新兵,加起來有近200人吧,清點人數後,揹著黃埔袋出營門,沿著信一路近乎小跑步的疾行,心裡想終於要去馬祖了。


重走這段路,特別用車上的里程錶計算,韋昌嶺到陸軍西碼頭,有差不多5公里。當年還揹著沉重的黃埔袋,只記得一身汗濕、氣喘吁吁。



陸軍西碼頭,現在停的是合富輪,是馬防部的軍包船。


或許是因為帶隊官有經驗,要我們奔命趕路,所以能夠早早上船,讓大家都有床位可睡,這可是不容易的。海軍真幸福,床墊又厚又軟,比起陸軍木板大通舖舒服太多了。我放好東西,與幾個同梯到甲板上看基隆港夜景,開航後,因為怕暈船,趕緊回到舖位躺平,一夜好睡。



我的運氣不錯,馬祖來回都坐到AP艦,比起LST好太多了。只是當時沒特別記下是哪艘,拍照當天正好526靠在東岸碼頭,就當是她吧。



離開基隆碼頭後,一直到退伍,才又回到台灣。71131日凌晨,退伍換上便服的我,從船上下來,一樣是晚上、一樣的AP艦、一樣的陸軍西碼頭,好像繞了一大圈回到原地;也像作了一個夢,夢醒了,我又接上原來的日子,馬祖的20個月從未發生過。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