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在外島當兵,但是都在營部,除了夜巡、查哨或是檢查內務,蜻蜓點水的去過幾個第一線海防據點外,其實並不知道據點的日子是怎麼過的。東莒的一線據點,絕大多數是班據點,一個步兵連灑出去10個左右的據點,最遠的離連部要走20幾分鐘。說是班據點,但很少滿編,少的56人,多的也不過89個人,白天單哨,夜間雙哨,衛哨勤務很重,並且操課、構工一樣都不少。而據點多半簡陋狹小,生活環境與條件都很差,日子應該是很艱苦。


 


後來有個在據點待過一年的葉一兵,調來營部接業務,從他口中,我才知道據點雖然衛哨勤務重,操課、構工累,但阿兵哥自有應對之道,日子也可以過得有滋有味。


 


聽葉一兵講的口沫橫飛,我們這些營部組業務兵都成了井底蛙,不知道原來艱苦的海防據點,也有二線連集中單位想像不到的好康。


 


葉一兵帶著我們到他原來的據點玩耍,還弄到相機,真是太神奇了,我在東莒唯一一張相片就是那時照的。


 


還有更神奇的,竟然可以下海游泳。當時的規定,未經許可私自下沙灘(還沒下海喔),衛兵就可開槍,打死一個獎金3萬元,再加一航次返台假。但是這個據點坑道下方有個小海灣,三面岩岸、一面向海,十分隱密,不是該據點的人,也很少知道。在那游泳的經驗,一輩子難忘,海水真清,非常乾淨,我在水中睜開雙眼,毫無刺痛的感覺;岩岸擋住風浪,水溫正好。真是史上最愉快的游泳經驗。


     


                                                  偷偷游泳的據點。


 


 


在海邊撿貝蛤類加菜、吃宵夜,與挖海芙蓉泡酒,更幾乎是每個據點兵的必修課;遇到黃魚季,港口據點快退伍的老鳥向返港的漁民買來大黃魚自己醃,準備退伍時帶回台灣。



以前馬祖各島的特產行門口,都掛滿了黃魚乾,動輒三、五斤重。近10幾年被大陸漁民濫捕、濫炸,如今馬祖已經看不到大黃魚了。(相片來源: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魚類生態進化研究室)


 


 


 


 


聽說在本師之前的249師,因為是各據點自行開伙,可以玩的花樣更多。多到我們接防後,有當地民眾抗議,說210師管的太多、太嚴,造成阿兵哥消費機會有限,影響百姓生計。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