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島普遍缺水,受限於自然條件,原來人口就不多,國軍大量進駐後,用水更是困難。許多山巔海濱的據點,連喝的水都要老遠挑來。用水不方便,所以在外島當兵,很多天沒洗澡是很平常的事。


 


 


                             


                      感謝同一時期當兵,但遠在小金門的青岐老兵跨海激情演出。


 


        青岐老哥的運氣不錯,據點旁就有水井可以沖澡,雖然冬天也是露天洗冷水,但已是當年外島兵非常難得的幸福。


 


 


 


        可是我在東莒,可以兩天洗一次,還有熱水、有浴缸,更有漂亮妹妹替你放洗澡水,才收30元!當兵如此,夫復何求?所以在東莒當兵時,洗澡這件事,算是一個頗好的回憶。在外島當兵,還能有如此的享受,當時不覺得,如今與其他外島軍友相比,才知道人在福中不知福。我想就是在本島當兵,能這樣的應該也不多。


 


 


 


   


         9910月與軍友返馬,在東莒那晚,陪著青岐老哥夫婦在大坪村走一圈,邊走邊介紹,也只花了10幾分鐘。老哥問我:就在這一年多?  想想也是,大坪村真是小,卻幾乎是近兩千個阿兵哥離開營區據點唯一活動的地方,上街、下街兩條街加起來還沒有150公尺,三四十家店,一個電影院,當然沒辦法逛20個月。到大坪,大概就是洗個澡,然後到巧屋吃冰、喝碗花生紅豆湯,看看時報週刊,時間到了回連上晚點名。


 


         洗澡是到大坪的重點,也是支出的大宗,每月1000多的薪餉,洗澡錢要占三分之一左右。


 


 


         大坪村有三家浴室,佳佳、健康(據之後在東莒服役的弟兄表示,健康改名為成功),還有一家在上街,好像是真善美。


 


 


        在兵器連新兵銜接訓練時,班長大多領著我們去真善美。擁擠吵雜印象不佳,但是老闆女兒有一件綠格子襯衫,與當時女友的一模一樣,每次看到都有小小的悸動。


 


 


        從新兵隊回到連上的初期,都是去健康浴室,離營區最近,也比較寬敞。但是有一次將小帽掛在等候區的牆上,洗完出來時已不翼而飛,只有一頂尺寸太小的掛在旁邊,為了趕回去晚點名,只好勉強戴著。


 


         那時正是我新兵時期被連長盯的最慘的時候,三不五時就出列受罰。那天晚點名,為了怕被連長刁,將那頂過小的小帽硬往前拉,以符合「帽簷與眉毛平齊」的標準,卻弄巧成拙,成了一個很怪又很痞的樣子。連長一看大為光火,說我故意壓低帽簷,用斜眼瞄他。菜鳥不知乖乖挨罵就好,急急想說理由,當然更是火上加油,連長下令100個伏地挺身伺候。


 


            


                                    健康浴室如今仍在,只是早已歇業。   


    


        從此以後,健康浴室成了我心中不健康的陰影,一直到退伍幾乎沒有再去過。


 


 


 


        最常去的浴室是佳佳。佳佳在巧屋冰果室的後面,要走一小段田埂路才到。


 


 


             


  民國90年第一次回東莒,佳佳就已經廢棄傾頹,之後幾次回去,都只照到埋於草木之中的破落外觀。


 


           


      99年回去,終於爬上圍牆拍了幾張裡面的相片。與記憶中的當年相比,似乎只有木板隔間變為磚牆隔間的不同。


 


 


        佳佳顧店的是兩姐妹,如果沒記錯,姐姐人稱大象,妹妹則是小玉。99年回東莒時,船老大民宿老闆說,那家人應該是有五個姐妹。


 


 


             


                          洗一次澡30元,一人一間一缸水,時間不限,但不能續湯。


 


           前一個人洗完,顧店妹妹將浴缸略為刷洗後,拿出秘密武器打開水龍頭放水,放滿後抽回秘密武器,換下個人進場。


 


           


           


            這是秘密武器,水龍頭的活動開關,台灣一個10元,但是東莒就是買不到。


 


             


                                               看到了嗎? 龍頭上是沒開關的。


        


         一缸水要沖要泡,還要順便洗個衣服,實在不太夠用,洗起來不大暢快。營部組有個弟兄出公差回台灣,回來時買了10幾個活動開關當伴手禮,大家人手一個。從此洗澡就更加愉快了,一缸水用完,用毛巾包住水龍頭,再拿出秘密武器,緩緩打開放水,免得水聲太大洩漏天機。


 


 


       人家開店做生意幾十年,什麼樣的阿兵哥沒見過?日子久了當然會看出這幾個猛沃營營部組的阿兵有問題,只是和氣生財不與你計較。


 


 


        但夜路走多了難免會出事,有個弟兄洗完澡,忘了活動開關還插在龍頭上,穿好衣服背著摸魚袋就走了。顧店妹妹追出來,手上拿著秘密武器大喊:「你的東西忘了拿!」  正沿著田埂離開現場的現行犯回頭一看,差點一腳踩空跌到田中,忙說:「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匆匆落荒而逃。


 


 


 


 


 


        70年間,大概是配合改善官兵生活設施的政策,東莒也有了一間軍方的浴室,地點在大坪村上街的後面,原來應該是個庫房。一個大通間,牆上一排水龍頭,沒有隔間,大家脫光光排排站,頗有比大小的感覺。熱水鍋爐用的煤油(還是柴油?),由島上幾個營分攤,夏天就沒熱水。


 


 


        裡面也擺了一部孵豆芽機,各營派人到此專職孵豆芽,所以有一陣子餐餐吃豆芽,我原來就不愛吃豆芽,如此一來之後更不吃了。


 


        全島陸軍、空軍,步兵、砲兵,大大小小有近20個連,每週排一天使用公用浴室。公用浴室不要錢,所以一開始大家興致頗高,去了幾次後,覺得又吵又雜、人多水小、忽冷忽熱,還是花30元洗單人一間的民間浴室舒服多了。


 


           


據軍友rich回憶,這個軍方浴室在民國84-86年間仍在使用,而且已經有隔間,只是水還是很小。但晚我一年在東莒的249師軍友allen,卻只聽過沒見過這個浴室。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