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軍政工處政工隊    少校隊長   379月至387




 




「宿蚌(徐蚌)會戰開始,本軍轉戰於固鎮、任橋、曹老集一帶。進攻曹老集、豆腐店(解黃維兵團之圍)與退守臨淮關、葛塘集,我們(政工隊)替部隊做了不少工作,轉運傷患、徵集運輸及渡河工具、糧粖柴草供應、戰地軍風紀糾察、情報蒐集等,均著成效。」(先父自傳)




 




爸爸自傳中稱「宿蚌」會戰,是指徐蚌會戰第二階段,國共數十萬大軍在北起江蘇宿縣,南至安徽蚌埠一帶鏖戰,故又稱宿蚌會戰。徐蚌會戰國軍參戰部隊番號繁多,看似兵力強大,但剛從整編旅恢復為師,兵員尚未補充訓練,有半數的步兵師總人數不及6000人,戰力只能當兩個團;另外半數也僅67000人。




 




民國3710月,九十九軍留下二六八師在鄭州黃河以北新鄉焦作地區(鄭州失守後回歸建制),軍部與其他兩個師火車運抵蚌埠,在蚌埠時奉令脫離十六兵團節制,另與三十九軍編組為第六兵團,由李延年任兵團司令官,在徐蚌會戰中擔任南線攻勢作戰任務。


 


                           




    美國LIFE雜誌記者民國37年底徐蚌會戰期間,在戰場所拍攝的九十九軍砲兵照片。抗戰勝利後,國軍接收美援及日軍投降軍械,為便於補給,將部隊區分為國械、美械及日械單位,但到戡亂後期部隊編裝十分混亂。這張九十九軍砲兵的照片,從士兵鋼盔及步槍推斷,應該是日械單位。但爸爸曾說過,當年九十九軍政工隊配發的是美造卡賓槍,可見即使同一部隊也有混編的情形。(感謝軍友安頭提供照片原始出處http://life.time.com/?N=0&Nty=1&p=0&cmd=tags&srchCat=LIFE&s=)


 


 




1116日,第六兵團以鐵路輸送至固鎮下車,17日九十九軍出發,19日沿津浦鐵路進抵西寺波、任橋附近,22日進抵龍王廟,24日攻克西寺波。三十九軍及兵團司令部隨後進抵任橋集及任橋車站附近,即奉令協同第十二兵團向北攻擊,配合由徐州向南攻擊之第二、第十三兵團,南北夾擊共軍。


 


                                            




                                             11月24日九十九軍已向北攻到西寺波,卻在27日奉命南撤。




 


 


1126日第十二兵團於雙堆集附近被共軍包圍,27日第六兵團則因靈壁附近發現共軍第十一、第十三縱隊(另有一說共軍有4個縱隊()),正向固鎮方向移動,威脅兵團側背及蚌埠(此情報真偽各方說法不一),奉命南撤蚌埠,先鞏固淮河防務,再北上解第十二兵團之圍。


 


                                  




      11月26日十二兵團在雙堆集被圍,20公里外的第六兵團未奉命西進解圍,卻南撤蚌埠,一週後再北上時,為時已晚。


 


 




九十九軍於30日撤至蚌埠外圍,沿途遭共軍截擊,但損失不大。




 




第六兵團原與十二兵團分進合擊,攻勢尚稱順利,卻在十二兵團被圍之初(此時兩兵團相距約20公里),奉命南撤70公里,而非靠攏夾擊共軍。又在回到蚌埠4天後,再北進解十二兵團之圍,此時共軍包圍圈已鞏固,阻援部隊也已趕到構築防線,國軍失去制敵先機。只能說是指揮失當,不然就是匪諜作祟。




 




122日,為解第十二兵團之圍,五十四軍(欠一九八師)、五十二軍二九六師加入第六兵團序列,第六兵團由蚌埠以北,向雙堆集發動攻勢。




 




124日攻擊開始,5日進佔仁和集、曹老集之線,6日全力攻擊,突破共軍頑強抵抗,進佔宋家埠、界溝沿、高家湖、李家湖、蔣家湖之線。


 


                                      




                                          國軍攻克曹老集車站。美國LIFE雜誌戰地記者攝。


 




6日第六兵團司令部向前推進至曹老集。11日在空軍及戰車第二團(蔣緯國)支援下,再全力向前攻擊,進佔崔圩子、洛姓沿、小集、孫莊、崔莊、錢家湖、路家湖、常劉家之線。




 




爸爸回憶徐蚌會戰時,十二兵團在雙堆集被圍,斷糧多日,爸爸帶領的九十九軍政工隊奉命籌集糧食,交由空軍空投進包圍圈。所需數量龐大且被圍友軍無法舉炊,而當時部隊正在作戰,無兵力可支援備糧,爸爸以軍用麵粉與百姓交換同等重量的饅頭,因為乾麵粉加水揉麵,蒸煮成饅頭後,重量增加不止一倍,所以百姓趨之若鶩,得以完成上級交付任務。




 




爸爸還說,這些饅頭裝入53加侖空油桶,交給空軍飛機投入包圍圈,沒有降落傘直接投下,砸傷砸死不少人。




 




共軍為確保雙堆集包圍圈,不計傷亡增援反撲,第六兵團在冰天雪地中奮戰12天僅進展約30公里,前線步兵每連僅存四、五十人。


 


                                      




      第六兵團以3個軍的兵力並列,大雪中向雙堆集方向奮戰前進,一路被共軍不計傷亡阻擋,最後在距離雙堆集30公里處,因十二兵團已潰敗,主動後撤。


 




1216日第六兵團進佔高皇集、包家集一線,但前一日(15)第十二兵團突圍失敗被殲,北進功敗垂成,於17日夜主動南撤,22日撤至臨淮關,沿淮河佈防。




 




九十九軍在會戰期間,三次橫越淮河、淝水,迭獲戰果,並擊退共軍對蚌埠之圍攻,軍長胡長青獲政府特令褒獎。然而當時第四綏靖區副參謀長李誠一在戰後(1219)所提的檢討報告中,卻對第六兵團及九十九軍有諸多批評,甚至建議應將兵團司令李延年及九十九軍軍長胡長青「撤職留任將功補過」。


 


                                        




     李誠一報告中認為第六兵團遲疑不前,是宿蚌會戰失敗、十二兵團被殲的主因,要求懲處兵團司令及九十九軍軍長。資料來源 : 國防部檔案,原件現存行政院研考會檔案管理局。


 




12月下旬到391月,九十九軍曾駐防老家安徽嘉山明光鎮一帶,不知爸爸有無機會回老家看看。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