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89,當年的大專兵陸續下部隊,也是撥兵的高潮,每一航次一般兵加上大專兵,分到營裡都有十幾人。但是東莒位於撥兵的末端,分到本師的新兵,在南竿下船時,被支援南竿的步二營先挑走。換船到了西莒碼頭,西莒步兵、炮兵營的文書,再跟師部參一科哈啦一番,又挑走一批。等到我們在東莒猛沃港灘頭接兵時,看到下船的新兵,還真是讓人嘆氣。也無怪本營每次送士官隊受訓人員的素質,總讓幹訓班抱怨,而步二營送訓的總是當期士官隊的前三名。


 


        言歸正傳,那天接了一批大專兵,帶回營部分發各連。其中一名北部某五專畢業的二兵,身高約170公分,但是極瘦,應該只有40幾公斤,臉色蒼白、深度近視,更特別的是站不直,從側面看永遠是個S型,應該是在驗退免役的邊緣。


 


        二兵分到步三連,隨即到新兵隊受銜接訓。據說伏地挺身一個都做不起來,其他的體能戰技更不用說。因為是真的不行,幹部也無可奈何。同梯說,二兵在中心時就是如此。


 


        新兵隊結訓回到連上,連長也很頭痛,將二兵分到全連唯一的排據點,人多、又有排長坐鎮,比較好照顧。(梁連長,你真是個好人)


 


        當時部隊正在構工,每天一早,除衛哨、伙房,全連都拉出去作工,各據點只留一人包哨。通常留在據點包哨是屆退老鳥的福利,但是二兵跟著作了幾天工,甚麼都不行,還要擔心他出意外,於是只好留他在據點包哨。


   


       不久,傳出二兵晚上會尿床,因為睡的是木板通鋪,造成不少困擾。


 


       冬去春來,二兵也成了一兵。一兵的據點位於東莒兩大名勝古蹟之一,是來訪長官與外賓必到之處,所以也是樣板據點。一兵身為職業衛兵,經常送往迎來,成為來賓照相的最佳背景。衛哨守則、用槍時機等,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磨練,背得滾瓜爛熟,長官詢答也應對得體。



一兵站哨所在。


       某日,有一個似乎是軍人之友社的勞軍團來訪,照例照照相,逛一逛。隔了兩三個月,莒光日教材「革命軍」發下來,封面赫然就是我們這位一兵的持槍站哨雄姿,而且是獨照。「革命軍」每月發行數十萬冊,三軍士官兵人手一本,堪稱國內發行量最大的月刊,一兵成了封面人物,各級長官與有榮焉,一兵也爆紅。


 


       當兵真是一人一命。我想當初一兵的父母,一定為自己身體甚差的孩子當兵擔心不已,更何況分發到外島的步兵連。沒想到誤打誤撞,居然成了戍邊戰士的代表。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