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幾年前的初夏,一個悶熱的午後,營長與作戰官被電話緊急召去,過海到師部開會。此時部隊已連續構工將近一年,兵疲官困,雖然是步兵營,天天像是工兵,又沒有工兵的裝備,只有圓鍬、十字鎬、獨輪車,加上萬能的雙手。營部組的眾業務兵雖然不用下工地,但是包下工程所有的鋼筋、水泥搬運工作。常常一個電話通知,大家到工材庫集合,搬完兩車水泥或鋼筋,再灰頭土臉的回來趕業務。



水泥庫房,在此搬了不知多少車的水泥。


    傍晚時分,營長與作戰官回來,匆匆吃完晚飯,立即召集各連連長開會,轉達師部的情報與指示:防區當面的共軍一個甲種步兵師,限期完成渡海作戰準備。各營立即提升戰備。


 


    東、西莒位於馬祖列島的最南端,相對於南、北竿,當時的狀況算是少的,難得有幾次驅離射擊;偶爾遇到老共海上民兵演練,才看得到千船圍島的盛況,但是老共也不敢太接近,都是遠遠的圍著。然而一旦開戰,東西莒也只能相依為命、獨立作戰,因為距離太遠,南、北竿火炮能提供的支援有限。


 


    接下來幾天暫停構工,各連全力備戰。營裡四大軍官:營長、營輔導長、副營長與作戰官忙進忙出,全營的氣氛丕變。但是長期構工,戰備訓練荒廢太久,還真是千頭萬緒。營部組辦公室裡,參二、三、四當然很忙,我這個參一反而成了閒人。為了表示戰備時參一也有事做,也想知道狀況三時參一該做什麼,以檢查戰場作業為名,召集各連文書到營部集合,聽聽大家的意見。各連文書也是一臉茫然,有人拿出師父傳下來的演習簿冊、表格,相互觀摩傳抄,聊表心意。心血來潮問了一句:怕不怕?大家都尷尬的笑了。


 


     步槍、子彈與鋼盔就放在身邊,牆角擺了一箱手榴彈,突然之間覺得熱血沸騰;早晚點名時喊爛的口號,活生生的成了現實。


 


     連續幾天,營部連演練自衛戰鬥,步兵連演練各套反擊案。我的自衛戰鬥位置在營部圍牆邊的散兵坑,這是到了連上一年多以來,第一次知道我的坑在哪,裡面還有3瓶不知何年何月就在那的戰備水,瓶中還有水,只是長滿了許多蟲。蹲在坑中,才覺得坑太淺、積土太薄,不等班長下令,自己找了圓鍬加強工事。


    山坡下,擔任預備隊的步兵連全副武裝,快跑向海岸據點前進,100多人沿路展開隊形,從上往下看,真有那種砲火下奔赴戰場的感覺。


 


    營長下了個奇怪的命令,要我與經理業務兵當他的夜間隨扈,晚上有狀況時跟著他一起出去。怎麼會找兩個業務兵當隨扈?我們除了手上那支M16之外,就沒有更多的戰術、戰技訓練可言。是因為我們兩個身高178,與營長180的個子匹配,站出來比較稱頭嗎?


 


    晚間果然有狀況,哼哈二將也果然出狀況。晚上10點多,本營最南端的據點回報戰情,有匪漁船接近,營長立即下令駕駛備車、隨扈跟上。我們兩人原已是輕裝準備就寢,匆忙著裝、取槍,上膛關保險,還在想該戴鋼盔還是小帽,營長早已坐上小車,等著我們。我卻忽然想起還沒打綁腿,又跑回寢室找綁腿。營長終於忍不住開罵,甚麼時候還在找綁腿!


 


    吉普車在漆黑的戰備道上疾駛,嘿嘿,這還是下部隊以來第一次坐吉普車(說來還真土,輕裝師步兵營沒有車輛編制,外島兩年只坐過兩次小車,比起別人算很多了,兩噸半則一次都沒有)。正在覺得很爽時,營長回過頭來,對著兩個二愣子說話了:「你們知道要你們跟著我,是要做什麼嗎?就是防備這種時候路邊有狀況。」兩人恍然大悟,不約而同的將M16的槍口朝向兩旁,眼睛也盯著路邊看。


 


    到了71據點,兵器連支援的八一砲已經就位,營長下令發射照明彈。雖然只是八一砲,但是因為站的距離近,又是夜間,聲音火光十分驚人。照明彈緩緩落下,匪船只是遠方一個模糊的小點。狀況解除。



2007年的71據點,已是綠樹成蔭。圖中的圓形陣地就是八一砲陣地,不過是後來修的,當年沒這麼漂亮。


    第二天,營長調了兩個營部連搜索排的兵暫住營部擔任隨扈。看來經過前一夜,還是受過搜索訓的專業人士比較合用。


 


    戰備持續了10天左右,又莫名奇妙的解除了。過了幾天,過海到師部洽公,與師部文書講起我們前一陣子戰備。對方卻說,有聽過老共那邊有狀況,但是沒看到師部有特別的反應。真是奇怪,只隔著一條莒光水道,通訊也十分通暢,我們搞得雞飛狗跳,人家還是師部,怎麼像沒事一樣。


 


    後來斷續又聽到一些小道消息,說是因為當時對岸有一期水鬼結訓,要來我們這邊畢業旅行,情報越傳越誇大,成了老共要登陸。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事後回想,那幾天的戰備,讓全營脫胎換骨、士氣高昂。雖然大家心中都有不安與恐懼,但是真的覺得當兵就該這樣,等著第一聲槍響,上陣拼命。而不是每天像老鼠一樣挖洞構工。


 



    朱西寧寫的「八二三注」中,有一句話真是經典:「久訓不戰,百病叢生」。軍隊是為作戰而存在的,沒有戰事,部隊沒有目標,沒有重心,成千上萬的成年男子擠在有限的空間,日復一日的辛苦操課、構工,不出問題才怪。


---------------------------------


民國102年8月28日,有幸與當年在西莒步五營第三連擔任預官少尉排長的郭兄見面暢談往事,也確認了當時的日期與狀況 。據郭排民國70年6月20日日記 : 19:00 營長訓話,獲情報,敵將於6/25以一加強師,指名攻打東西莒,情況甚為緊急,所有戰備加強中...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