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我們抽籤,雖然也是全梯次一起公開抽,但是程序上沒有如今的複雜與慎重。1256梯在新竹埔頂617旅有兩個連新兵,抽籤時集中在一起,除了本師的士官隊外,我們那梯好像只有一個甚麼樂隊(國防部還是陸總?)來選兵,沒有別的單位先選兵,所以200多人都是抽籤分發。


 


    抽籤前,當然是謠言滿天飛,外島籤是多少、爽缺在那裡等等。大家也是各顯神通,很多人在前一週探親假時到廟中求來的護身符掛在身上、握在手中。而我卻是十分不進入狀況的白目,總覺得自己運氣不會那麼差,就算去外島看看也不錯,那年頭想去金門、馬祖,還不是人人可去的。更何況我以為抽到外島,或許部隊幾個月後就會移防,當兵能夠本島外島都去過也是很好。所以甚麼也沒做,就去抽籤了。


 


    我這種白目的樂觀,不是沒有道理。當時金馬外島有7個步兵師,外加數不清的防衛部直屬單位,本、外島原則上是兩年一次輪調,所以抽到外島,卻移防回台灣的機會很高;同樣的,即使本島籤,到了部隊後卻移防外島的機率也不低。所以實在沒甚麼好擔心的。


 


    抽籤在第九週星期四莒光日下午進行,大家依照學號在教室排排坐,黑板上寫著部隊代號與名額,營、連長和不知名的長官在前面也坐了一排,籤桶擺在講台上。班長依學號唱名,輪到我時,沒有多加思考的抽出一張,「洞六么兩部隊!」,另一位班長接過籤條大聲複誦。


 


    走下講台時,連長小聲對我說:好狗運,基督書院在哪知道吧。


 


    基督書院!!!關渡基督書院!那不就是關渡師。太爽了,離家又近又方便。心中好爽,表面還要裝作沒事。


 


    抽完籤不久,在路上遇到旅部政戰官,我曾經未經連上報備核准,去出他的公差,因此被連長處分,所以他在許多新兵中對我印象深刻。政戰官好心的問我抽到的部隊代號,說要幫我打聽打聽,我忍住不說是關渡師,也想再經由他替我確認,於是告訴他:洞六么兩。


 


    抽完籤禁止通信,也沒有公共電話可打,連上氣氛十分浮動,大家都在打聽抽到哪個單位,謠言很多,一起抽到0612的同梯,不知道哪裡來的消息,說是在花蓮。我心中暗爽,只有我知道是關渡師。雖然禁止通信,還是偷偷寫了明信片給女友,信中用暗語說我會到淡水附近。


 


    吃完晚飯,我被連部文書找去出公差,抄寫抽籤分發名冊,大概有10幾個單位,人數從兩三個到10幾個,一個單位最少要複寫5份,還有7份、9份不等,最多好像要複寫11份。(後來才想通,份數越多的單位,去的地方越遠,因為中途要交接好幾次。不過想通時,已經太遲了。)


 


    政戰官沒有再出現,沒關係,反正是關渡師。


 


    民國69516星期五一大早,接兵單位的人也來了,依部隊代號點名編隊,200多人坐著新竹客運的包車到新竹火車站。北上在第一月台,南下在第二月台,同梯弟兄隔著鐵道呼喊,互道保重。一個抽到只有3支簽單位的同梯告訴我,來接兵的班長已經告訴他是軍醫署,要到雲林去。我不羨慕他,因為我們這梯都是台北縣的兵,而我抽到關渡師。


           


            民國101年6月的新竹火車站,因為被列為古蹟,所以外觀與當年一樣。


                                                  


    大家在月台席地而坐等車,每來一班車就帶走一批人。我們向來接兵的班長打聽,班長不肯說,只說附近工廠下班時,女作業員多得看到眼睛痛。我聽了心中更篤定,淡水附近可是有許多電子工廠的。


           


                                      第一月台,當年我就坐在這裡等火車。


   


   在月台等了很久,南下的弟兄都走光了,我們還在等。許多人報備上廁所,回來口耳相傳說,火車站大門口有公用電話。我也報備上廁所,藉機打電話回家,興奮的說:關渡師、關渡師。


                              


                                                32年後舊地重遊,再打一次電話。


    終於上車往北走。普通車站站都停,走得很慢,到了楊梅,另一批弟兄下車,我知道他們是楊梅師。火車到樹林,我忍不住了,起身整理行李,準備在台北車站下車,過天橋,到第四月台換往淡水的北淡線。


 


    過了板橋,到萬華,下一站就是台北。帶隊班長卻沒有任何動靜,我早已坐立難安。


 


    台北到了,我們沒下車。心裡想,難道是要到松山換車?松山、南港、汐止、五堵,一站站過去,都沒有下車。不只我,大家心裡都知道,大概是馬祖了。


 


    這時心中還有一絲希望,如果是先前傳說的花蓮,那也是要在基隆韋昌嶺過夜,再搭花蓮輪去花蓮。


 


    到基隆終點站才下車,帶隊班長去接洽,包了一部基隆市公車。公車到了韋昌嶺前送營門口,走進大門,謎底正式揭曉,馬祖莒光。


          


        民國96年的韋昌嶺,馬路拓寬、圍牆改建,不過仍然大致保存當年的樣子。


    最後到了馬祖東莒,先前謠傳0612在花蓮,也不算錯。因為部隊從花蓮移防馬祖才4個月,謠指部的消息尚未更新。


 


    結果我不但抽中外島,還抽中剛移防過去的部隊,所以一直到退伍,都沒回過台灣。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