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兵隊回到連上的頭兩個月,是我當兵兩年最黯淡的日子。跟著師父學業務,卻遠遠達不到一個參一應有的水準,師父的失望與自己的挫折感,像烏雲罩頂般壓在心理;又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是太白目,被原已不太管事的連長盯上,三不五時被點名開罵或處分。當時整天情緒低落、心情惡劣,唯恐又被連長找到理由處罰。老鳥們也一致認為,這麼黑的新兵,還真少見。


 


        因為還是在衛生排擔架班的編制下,衛生排的黃排長是我的直屬長官,對於連長的成見也是無可奈何,只好特別安排我每天晚上站810時的衛哨,避開晚點名時間,減少與連長見面的機會。


 


        什麼事情都不順,甚至因為行政作業的問題,連薪餉都有近三個月沒領到,幾乎身無分文,炎熱的七月,也不敢花30元去村中洗個澡。


 


       外島最缺的就是新鮮蔬果,黃排長休完預官的一航次慰勞假,不辭辛苦的從台灣扛了一箱芒果回來,與衛生排弟兄分享,我也分到一個,那該是到東莒兩個月來,第一次有新鮮水果。


 


 


 


     當年就是坐在圖中路邊小石獅的位置,看著手中的芒果滾下山坡。


 


 


        吃完晚飯,一個人坐在寢室入口前的山坡邊,沒有水果刀切芒果,只能用手剝皮,還沒吃到口,手一滑,整顆芒果滾下山坡。


 


        要不是旁邊人來人往的好多人,我一定當場哭出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