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695月到東莒,711月退伍返台。這中間的20個月,雖然電視、報紙、雜誌與信件,仍然維繫我與台灣的關係,但是對台灣的感覺,漸漸變得很不真實,好像在看電影,很清晰的畫面與劇情,卻遙遠而不可及。


 


 


       初到東島的第一個月,同梯們集中在新兵隊銜接訓練。我們這一梯12個人,像是又進了一次新訓中心,只是日子沒有中心那麼緊湊,體能與操課也比較輕鬆。最難的是心理調適,前兩週真是後悔沒有在基隆韋昌嶺等船時逃兵。


 


       一個週六下午,難得沒有操課,可以在營區自由活動。老鳥們在中山室看電視,華視(也只收得到華視)歌星連漪在唱歌,一首沒聽過但很好聽的歌。新兵不敢隨意進中山室看電視,我坐在中山室的外牆邊,望著大海、聽著室內傳出的歌聲。


 



 



但願那海風再起,


 


只為那浪花的手,


 


恰似妳的溫柔。




        


 


        眼前就是海浪拍打著岸邊,心中一震,從此再也忘不了這首歌。


 


 


 


       後來才知道,歌名是「恰似妳的溫柔」,原唱人蔡琴,連漪只是翻唱。而我從3月入伍後,就沒有什麼機會看電視,不知道這首歌早已爆紅。


 


       之後也聽過無數次蔡琴的原唱,但是記得的還是第一次聽到的歌聲與眼前的那一片海。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