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原來是在60砲長部落格上的回應留言,砲長指示要在自己的地盤發表(就是不要隨便跑到他的地盤拉屎的意思),所以加了一些內容,寫成這篇。


 


      開宗明義先講古。據後備軍友俱樂部(http://army.chlin.com/)版上最資深的庵前長官說,基層連隊出現安全士官的制度,是在民國60年左右,因為械彈安全及其引發的事故越來越多,所以將連隊的槍械彈藥集中管制,由士官輪流排班監管,稱為「安全士官」。


      安全士官除了械彈管制外,事情還頗多的,除了突發、緊急狀況的傳達與處理外,監督衛兵交接、接電話,維護營舍安全等等。各單位也會對安全士官的職責,有一些個別的規定。


      照規定安全士官應該由士官擔任,但因為基層幹部不足,以兵代士的情形相當普遍。


 


    第一次看到安全士官,是民國64年的暑假,參加救國團的「前鋒戰鬥營」,這是個專門為高中生辦的戰鬥營,由六軍團(前鋒部隊)承辦,地點在中壢。當時看到每個營房中間的中山室,都有一個戴小帽,手持卡賓槍的士官,走來走去,接電話、帶衛兵、轉達命令等,似乎是連上的靈魂人物,覺得真是帥。


      過了兩年上成功嶺,班長們白天要帶學生上課,所以白天都是連上的業務兵及政戰士在輪。安全士官也是拿卡賓槍,規定要持槍,但班長們都是肩槍,遇到長官,右手握槍托,槍身360度一轉變持槍,兩腳啪一聲立正,左手抬起,成持槍敬禮姿勢,一氣呵成,真是帥到不行。


      69年在617旅六兵連新訓時,大概是實在排不出人可輪值,莫名奇妙的被叫去站了一天「安全士兵」,站到腳底起水泡。不過也偷偷練成肩槍變持槍敬禮的招數。


      下部隊後,部隊長期構工,有一次工地要連夜灌漿,無人站哨,所以連長要營部組的業務兵支援衛哨,我排到一班凌晨4-6安官。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式站安官,就搞個大烏龍,忘了叫伙房起床。


 


 


                    


       假裝在站安官,不過少了安全士官的黃色臂章。


            


      部隊累了整夜,回到連上卻沒早餐可吃,近百人在餐廳鼓譟,我窩在角落不敢吭聲。連長叫來食勤組長臭罵,組長說是安官沒叫伙房起床,連長卻未追究安官責任。組長離開時惡狠狠的瞪我一眼,從此對我沒有好臉色。


      以後連上再也不找營部組這群烏合之眾的少爺兵支援安官衛哨。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