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磚廁所


 


        這篇建議軍友們不要在飯前飯後瀏覽,以免勾起服役時不愉快的回憶,以致腹中隱隱作嘔。


 


         部隊中的廁所,難讓人留下好印象的應該不多,尤其以普遍缺水的各外島基層連隊為甚。初下部隊的第一天,夜色已漸暗,一腳踏入營部連士官兵廁所時,在昏暗的光線下,腳底傳來的感覺與眼中所見的景象,差點吐出來,那種感覺至今猶存。不知道完成這篇回憶前,會不會先吐的滿鍵盤,所以請原諒我不仔細描述,雖然我記得很清楚。


         


          營部連的士官兵廁所,如今早已封閉,半截入土。但是噁心的記憶仍然揮之不去。


 


 


         大約民國69年下半年,某一天晚點名時,連長徵求返台採購公差1人,這種搶破頭的好事,自然讓人心動。


 


         買什麼?磁磚與海菜粉。


 


         為什麼?這話就長了……


 


        話說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上將,日前巡視某外島(應該是金門)某連隊時,見該單位的廚房、廁所都舖了白雪雪的磁磚,大加讚賞說:「外島連隊都辦的到,其他單位沒有理由辦不到!」


 


        於是「軍人除了生孩子,沒有辦不到的事」與「一聲令下、限期完成」的老把戲再度上場。


 


        師部通令,各連指派採購公差1人,下航次返台採購所需材料。錢?沒有,由各連行政事務費勻支,師部只發給每連水泥2包;人工?自然是找具土水民間專長的阿兵哥擔任。


 


        這個返台公差可燙手了,沒有三兩三,豈敢上梁山?不對,應該說:沒有三萬三,豈敢回台灣。這是擺明要自己貼錢的公差,連上的行政事務費原本就不夠用,最多出個意思,師部只管從基隆碼頭運回莒光的這一段。我菜鳥二兵一個,而且既無鈔票也無門路,為何還要「海菜粉」也不知道,自然不敢奢想。但是阿兵哥三教九流,多的是奇人異士,這個公差很快就有人向連長報名。


 


        磁磚順利買回,據說是找到磁磚廠品管打下的下腳料,只花了運費。海菜粉則是貼磁磚時,加在水泥中加強黏性用的。


 


        原來還以為,本連的廁所即將藉此機會改建,從此脫胎換骨,不再噁心。真是太天真了。


 


         因為經費有限,所以只能在原來糞槽與化糞池一體的廁所牆面與地面,舖上半截磁磚意思意思,其他照舊。甚至因為沒水沖洗,人來人往踩踏的白色磁磚,反而顯得更髒、更噁心。


 


        如今回想,那20個月如何解決生理問題,還真有點選擇性失憶,十分模糊。菜鳥時,不敢造次,強忍著呼吸與堅持眼睛往上看的原則,進到廁所速戰速決。到了熟悉環境後,上小號,四處自闢「野戰廁所」;大號則因少有水喝與水果可吃,沒有每天的需求,遇有狀況,則趁黑潛入軍官廁所解決。


 


      


 


      營部與營部連的軍官廁所,出入時要耳聰目明、手腳俐落,才不會失風被捕,提著水桶在廁所門口罰站。


 


 


   


      


           今年7月回東莒,特別去考察廢棄營區的浴廁,發現已經改進許多。


 


 


 


     


     8月去金門,在建功嶼據點,看到海中礁石的據點,浴室還裝有電熱水器,感動的眼淚都要流下來。


 


 


 


        我一直以為,部隊訓練要嚴格認真,但是日常生活環境一定要好,才是正途。否則一昧要求軍人刻苦耐勞,連基本生活設施都是因陋就簡,如何留的住阿兵哥的心。這次回東莒,有機會進入71據點參觀,看到中山室與寢室都開著冷氣,心中很高興。反而是帶路的阿兵哥很不好意思,大概是前一陣子新聞報導說,新訓中心營房將普遍裝冷氣,引來許多批評。


 


    試想,阿兵哥在外操課、演習,一身髒臭疲累,如果知道回到營房後,可以洗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開著冷氣好好睡一覺,應該是有助於士氣與戰力提升吧!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