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沃營新兵隊特別答數:新兵隊,有活力!有朝氣!要努力!

 

 

 

 

 

 

       後備軍友俱樂部討論區上,晚我幾年在東莒服役的軍友「蔥花麵包」貼文(http://army.chlin.com.tw/BBS/viewthread.php?tid=7781&extra=&page=4),回憶他在東莒勝利坑道連當預官輔導長時,值星班長曾經罰過一個士兵下跪,事後營長告訴他說:「阿兵哥不服命令,可送禁閉室,嚴重的話可送軍法組。但雙腳跪是跪天、跪祖先,軍人只能單腳跪。」

 

 

 

 

 

 

 

        想起我唯一一次被罰跪也在東莒,那是剛下部隊在新兵隊,全體新兵三更半夜被班長罰跪。想著想著,那四週新兵隊的一些片段記憶慢慢回來了。

 

 

 

 

 

 

----------------------------------------------------------------------------------------------------------

 

 

 

 

 

 

        分發到步一營各連幾天後,我們12個同船同命到東莒的12561257梯次新兵,又集中在兵器連,由兵器連代訓兩週的「新兵銜接訓練」。

 

 

 

 

 

 

 

        兵器連指派帶新兵隊的班長姓賴,剛從士官隊結訓不久,還沒佔缺升下士,仍然掛著一兵臂章,在我們之前已經帶了幾期的銜接訓,十分認真也很照顧新兵。

 

 

 

 

 

 

 

 

 

 

                     

                  樹叢深處是新兵隊寢室,記得門楣上還有用保麗龍割字的「猛沃營新兵隊」幾個大字。

 

 

 

 

 

 

 

 

        新兵訓練中心13週新訓改為9週後,新兵下部隊還要接受24週的銜接教育,目的是讓新兵適應部隊生活,達到部隊要求標準。簡單說,就是要新兵儘快進入狀況。我們那時銜接時間兩週,操課算是正常,不像有些單位將新兵隊搞成專業公差隊或整人隊。

 

 

 

 

 

 

 

         新兵隊主要是學部隊與新訓中心不同之處,中心跑步3000公尺,部隊跑5000公尺;中心只有手榴彈基本投擲,部隊還要野戰投擲;中心用五七步槍,部隊是M16,持槍基本教練、刺槍術及射擊都有不同。

 

 

 

 

 

 

 

                   

 

 

 

M16的瞄準線(覘孔經準星到目標)比較高,子彈的彈道特性也不同,所以歸零靶紙上彈著點的位置不同,M16在下,五七式在上。

 

 

 

 

 

 

 

        新兵隊每天出操經常打靶,所以每天都要擦槍,公發的擦槍油不夠用,兵器連的補給兵拿機油給我們當擦槍油,第二天取槍時,槍身槍膛一片紅色鐵鏽。

 

 

 

 

        五項基本戰技外,因為部隊在外島,所以特別加強衛哨狀況處置,總共約有10個狀況劇本,新兵要背的滾瓜爛熟,還要唱作俱佳,結訓測驗時才能過關。時隔30多年,只模糊記得其中兩項:

 

 

 

 

 

 

 

 

 

 

      【敵傘兵空降】

 

 

 

班長:衛兵注意!12點鐘方向發現敵傘兵數名。

眾菜鳥齊聲大喊(同時做動作):取前置量對空射擊!(出槍以高跪姿瞄向前方天空) 300公尺瞄腳下! 200公尺瞄腳跟! 100公尺瞄腰部!(槍口要隨喊出的距離逐次降低)


      【長官接近哨所】


眾菜鳥齊聲大喊(同時做動作) (持槍變端槍)長官好!請問長官找那位?

 

 

 

班長:我找你連長!

眾菜鳥齊聲大喊:請問長官哪位?

班長:我是OOO

眾菜鳥齊聲大喊:長官請稍候!


 

 

 

 

        我在新訓中心有被操到,所以在新兵隊除了手榴彈投擲還是不行,其他都還算可以。

 

 

 

 

 

 

 

       新兵隊生活規律日子蠻好過的,轉眼兩週就過去,但營部始終沒有來實施結訓測驗。原來正逢6月會計年度結束,一大堆年終業務與總部高裝檢都擠在那時,營部參三預定的測驗時間一改再改,就這樣一天天拖到將近四週,最後是授權班長自行測驗。

 

 

 

----------------------------------------------------------------------------------------------------------

 

 

 

 

 

 

 

 

 

 

        兵器連在119高地的南側山凹,附近沒有水源,連伙房用水都要每天派公差到大坪村水井打水。新兵隊規定要照表操課,不得出公差勤務,但菜鳥不用豈不浪費,所以我們幾乎天天扛著水桶去打水,來回一趟40分鐘,有時一天跑兩趟,路上還要避著營部長官。

 

 

 

 

 

 

 

                            

 

         大坪村巧屋冰果室(船老大民宿)後方的水井,30年前很簡陋,這是現在的模樣。

 

 

 

 

 

 

 

                     

 

 

 

       借用當年西莒西坵村水井照片,大坪村水井大概就長這樣。沒有抽水機,用剖半的籃球,中間釘上木條再繫麻繩,投入井中撈水。

 

 

 

 

        20公升的水桶起先大家都老老實實裝個八九分滿,後來越裝越少,還向班長要求留下半桶,帶回寢室洗臉洗手腳。

 

 

 

 

 

 

 

        遲遲不結訓,晚我們半個月到東莒的1259梯次新兵也進了新兵隊,我們成了新兵隊的老鳥,膽子越來越大。

 

 

 

 

 

 

 

        聽說山頂榴砲連有私開小福利社,已經有人去買過東西,某夜晚點名後,我慫恿從埔頂新訓時就同連的陳兄,一起去榴砲小福利社探探。兩人偷偷摸摸走上山,半路上忽然想起不知道當晚口令為何?我對陳兄說:等下如果遇到衛兵問口令,就回答:我是新兵;如果衛兵拉槍機,我們就趕快臥倒。

 

 

 

 

 

 

 

                    

 

                                                          榴砲連的小福利社在砲堡左側

 

 

 

 

 

        榴砲衛兵大概天天晚上都看到兵器連有人上來買東西,根本沒問口令,兩人買了花生湯罐頭與零食凱旋而歸。回到寢室眾人羨慕不已,紛紛來問在哪裡如何去?話傳來傳去,竟然傳成衛兵一問口令,我就嚇得趴地大喊:臥倒臥倒!我是新兵!

 

 

 

 

 

        忘了當時為何沒有否認,時隔32年,一定要在此鄭重澄清:各位猛沃營新兵隊的弟兄,當天晚上我沒有臥倒裝俗辣!

 

 

 

----------------------------------------------------------------------------------------------------------

 

 

 

 

 

 

        高裝檢的前一夜,兵器連輪到「夜巡」。
夜巡,就是夜行軍,金馬外島各防區每天晚上都有二線連隊輪流走夜巡,既是行軍訓練兼查哨,也是有狀況發生時的快速反應部隊。

 

 

 

 

 

 

 

 

        兵器連全連都在保養裝備,準備第二天天亮送到東莒國小集中受檢,沒有人手走夜巡,於是要新兵隊代走。依規定新兵未完成銜接訓練前,連衛兵都不能站,何況是全隊都是新兵的夜行軍。

 

 

 

 

 

 

 

        賴班長勉為其難的轉達命令,說長官同意讓我們明天補休到上午10點。12隻菜鳥聽到要走夜巡,心裡七上八下。

 

 

 

 

        晚上9點多著裝取槍,90發實彈掛在S腰帶上還真沉重。跟著帶隊排長與賴班長,10點先到指揮部報到後隨即出發。12個新兵成兩路縱隊走在戰備道,剛到東莒,又是暗夜,轉了幾個彎後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能跟著前面人的腳步,肩上是還不太會用的M16步槍,想著是水鬼摸哨的傳聞。        

 

 

 

 

 

 

 

 

 

 

         

 

 

             

 

 

 

        又黑又崎嶇的戰備道很不好走,夜色中隱約看到賴班長臉色鐵青,休息時也不說話。

 

 

 

 

 

        那時夜巡分上、下半夜,由兩個連分別走。我們繞了大半個東莒,凌晨1點多回到兵器連。送槍點交子彈後,卸裝準備睡覺,班長走進寢室,喝令大家在大通鋪床位前立正站好。

 

 

 

 

        班長開始低聲罵人,我是一頭霧水,不知為何挨罵,久久才聽出好像是集合出發時有人嘻嘻哈哈,讓班長被長官唸了幾句,一路上班長忍住沒發作,回到寢室才算總帳。

 

 

 

 

 

 

 

 

 

 

        班長忽然說:跪下!

 

 

 

 

 

 

 

        新兵都愣住了,沒人動作。班長再次下令:跪下!


       有人雙膝落地跪在床板上,大家跟著跪下。

 

 

 

 

 

 

 

        班長一看更生氣,說:軍人只有單腳高跪!雙腳跪是跪神明、跪父母。

 

 

 

 

 

 

 

        黑暗中12個新兵上身挺直單腳高跪,右腳膝蓋抵著硬床板真痛。忘了跪了多久,終於聽到可以睡覺的命令。

 

 

 

 

 

 

 

        迷迷糊糊中似乎天亮了,聽到安全士官與班長在講話,連上長官要新兵隊支援搬裝備去東莒國小。

 

 

 

 

 

 

 

       班長說:新兵隊昨晚夜巡走到兩點,回來還被罰跪,說補休到10點,現在才7點多。

 

 

 

 

 

 

 

        可是啊可是,我們是新兵隊,我們的班長是尚未掛下士的一兵,大家乖乖起床出公差去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