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稅警總團第五團第三營第九連 少尉排長 民267月至271

 

「七七事變日寇揭開了侵略者的臉孔,撩起瘋狂戰火,國家民族面臨著最危難的關頭,正是守土有責的軍人以身報國的時候。」(先父自傳)

 

2671日,爸爸晉升少尉,從二營四連調任三營九連的排長,7天後「七七事變」爆發。

 

七七蘆溝橋事變原本只是日本華北派遣軍發動的地區性衝突,從九一八事變日軍取得東北後,不斷循此模式,製造衝突藉口出兵,逐步由北而南實質占領華北。因為當時日軍大本營中,海軍、陸軍路線之爭十分嚴重,海軍希望「南進」,目標是東南亞及西南太平洋;陸軍則想「西進」,向亞洲大陸發展。所以日本陸軍受制於國內政軍情勢,無法發動全面戰爭,只能採取逐步進逼的蠶食策略。

 

同樣的,老蔣雖知「中日終必一戰」,但中國軍力、國力實在太弱,貿然對日宣戰,則「三月亡華」並非不可能。所以遇到日軍一再挑釁,寧可背著「不抗日」的臭名,隱忍退讓,希望多爭取幾年建設與練兵時間。

 

蘆溝橋事變後國軍雖然退出北平,但戰事反有擴大趨勢。710日稅警總團總團長黃杰奉命以總團部人員為基幹,籌組第八軍(810日正式發布黃杰為軍長);728日稅警總團完成戰備,遣返隨軍眷屬,部隊準備隨時開拔。

 

此時第五團仍在青島,情勢日益緊張,813日上海戰事開始後,青島市內也發生中日糾紛。820日第五團趁夜進入市區,占領要點構築陣地,搶得先機,並派兵全副武裝揹著大刀巡邏市區威嚇日方,青島市沈市長也表現出不惜一戰的強硬態度,事實上我方指令始終是「確保膠東,不得求戰」。日方抗議不成,830日同意將日軍與日僑撤出青島,94日日本總領事館及日軍日僑搭乘「原田丸」輪撤出青島。然而日軍日僑撤退秩序井然,降旗時全體列隊下跪,展現高度服從紀律,讓在旁觀看的勞團附不寒而慄。

 

青島日軍撤退.jpg

不過日本領事也不敢直接回日本,否則可能要切腹,據說船離開青島後,在黃海附近海面打轉,最後是在何處靠岸,還有待查證(青島至27年1月10日被日軍攻陷)。

 

日方撤軍撤僑,主因是青島為日本海軍地盤,常駐艦隊與陸戰隊數千人,且膠州灣一帶數萬日僑,學校、工廠數以百計,資產無數。日本海軍已被陸軍拖下水在上海鏖戰,不願再啟戰端,中方又以玉石皆焚同歸於盡威攝日僑,所以日方只好低頭。

 

817日,稅警總團奉命準備參戰,所屬部隊限期集結。第五團於96日將青島防務交給第五十一軍後,於925日回到海州總團部。青島市長沈鴻烈在青島守到27年初日軍佔領南京後,撤退到山東東部山區建立游擊基地,繼續抵抗,也升任山東省主席。

 

稅警總團除工兵營繼續留在蘇北修建國防工程外,全團於915日起分3梯次從海州沿隴海、津浦及京滬鐵路專車運往上海,最後一批(第六分團)926日啟程。沿路為避免日軍飛機轟炸,經常是白天下車疏散掩蔽,晚上再登車前行。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