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說:「聽到『上刺刀,準備手榴彈!』命令時,前塵往事像電影一樣,在腦中飛快轉過。」

 

10月中,國軍反攻蘊藻濱防線,第五團負責掩護兩廣部隊攻擊,第五團的重機槍連與平射砲連奉命調給攻擊部隊以增強火力。失去重火力的第五團遭日軍飛機、戰車猛攻而無還手之力,死傷慘重,團附勞聲寰回憶,僅此一戰第五團就傷亡1000餘人。

 

日軍突破蘊藻濱防線後,國軍撤至大場防線,並佈置蘇州河防線。1019日,稅警總團奉命後撤至蘇州河南岸北新涇、華漕渡一線佈防,第一支隊守備北新涇至劉家宅西端,第二支隊守備劉家宅、周家橋,這是稅警總團開戰以來首次集中作戰。

 

大場防線撤退.jpg

10月下旬,大場防線也被突破,國軍再向南退至蘇州河防線。

 

第五團此時已從4200多人的滿員編制,不到一個月戰損僅餘2200多人,雖然上級從各省緝私隊調來補充兵800名,但這些補充兵大多是抓伕而來,不但沒有訓練還沿路逃亡,實際不到300人,根本無法運用。

 

第二支隊第五團配置在極斯斐爾路,防線右起豐田紗廠,左至北新涇,中央為周家橋,右翼為第四團,左翼與第一支隊第一團銜接,但此時高射機槍連及平射砲連已奉命撥交胡宗南所部,第五團火力大打折扣。周家橋鎮位於上海郊區蘇州河南岸,東西長約1000米,接近滬西租界區,市面頗為繁榮,有很多工廠和商店,為清掃射界與避免日軍火攻,第五團主動放火燒毀許多民房。

 

爸爸所屬的第三營防區是在周家橋西邊幾百公尺的小村落--劉家宅,並在蘇州河北岸設立前哨陣地。

據姑姑回憶,部隊在蘇州河佈防時,爸爸曾經託人帶話給住在膠州路的老家,但永吉三叔趕到時,部隊已離開。

 

周家橋.jpg

10月底大場防線遭日軍攻破後,日軍南下與蘇州河北岸的稅警總團前哨陣地交火,此時爸爸就在北岸。第五團前哨在日軍步、戰、砲與飛機聯合攻擊下,激戰兩天傷亡慘重,在敵火下撤回南岸。

 

小時候曾問爸爸會不會游泳?爸爸說:「民國26年在上海打日本,鬼子機槍在掃射,前面是蘇州河,哪裡還管得了會不會游泳,抓著槍就往下跳!」

 

周家橋6.jpg

1030日,日軍向蘇州河南岸發動攻勢,稅警總團的周家橋、劉家宅防線戰鬥極為激烈,連續兩日擊退日軍七次強渡。

112日凌晨,日軍利用北岸高樓掩護架設輕便浮橋,趁夜推入河中,以優勢火力壓制南岸守軍,掩護步兵渡河攻擊劉家宅,劉家宅陣地是爸爸三營的防區,首當其衝。

日軍攻入劉家宅村中,雙方整日激烈巷戰肉搏拼殺,陣地多次易手,三營羅敬持營長率預備隊兩度奪回後復失,羅營長再次率部反攻時被炸重傷。左翼第二營李高崙營長陣亡,右翼第一營朱愷仁營長亦重傷,劉家宅失守。

                         

稅警總團蘇州河作戰圖。資料來源 : 黃杰撰,淞滬及豫東作戰日記,國防部史政局編印。                      

                                                                             放大圖

 總團長黃杰回憶劉家宅戰鬥說:「守軍士氣高昂,抱必死決心,逐屋必爭,一牆不讓,敵屍橫枕藉,血流成渠,(日軍)一日之間傷亡二千以上,雖倖占劉家宅一村,所付代價至大。」(黃杰日記記載劉家宅於1030日失守)

 

3日凌晨,第五團3個營營長非死即重傷,各營官兵也傷亡大半,已無預備隊可奪回陣地。受輕傷的團長丘之紀上校親率團部直屬連反攻,丘團長率部衝入劉家宅村中時,遭日軍機槍擊中四槍殉國(追贈陸軍少將,時年35歲。黃杰日記記載丘團長於112日殉國)

 

                                                           

         丘團長是稅警總團松滬之役陣亡的最高階軍官。照片來源:大陸「民國春秋」網站。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