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1004月,二哥與我赴上海探親,出了地鐵站,兄弟兩人拉著行李沿新建的古北陸橋,越過蘇州河,前往投宿的旅館,全然不知腳下就是74年前爸爸血戰負傷之地。

  

DSCN0036.JPG

民國107年5月,二哥與我再次到上海,沿著蘇州河南岸尋找當年爸爸血戰負傷所在,兩人來回走了許久,也問了附近的派出所與老人活動中心,終於確定當年的劉家宅,就是現今古北路橋南岸西側。只是如今周家橋、劉家宅附近的蘇州河南岸,已是整修的相當漂亮的河濱公園,公園旁是連棟的高級住宅大廈,絲毫看不出戰場遺跡。

 

 

不知道爸爸在蘇州河之役負傷的明確時間與地點,但之前還能在日軍機槍掃射下,從蘇州河北岸前哨陣地游回南岸,應該尚未受傷。所以可能是在111日或2日的劉家宅戰鬥中,右腳被子彈擊中,小腿肌肉被扯去一大塊,血流不止無法行走,後送就醫。這個傷口始終未能真正復原,數十年後疤痕仍清晰可見。

 

爸爸小腿中彈,同部隊的同鄉好友馬如琦伯伯則是手部負傷,一人傷腳一人傷手,相互扶持撤出火線。

 

 

113日凌晨第五團團長丘之紀陣亡,團附勞聲寰代理團長,率團部僅存的預備隊一排,以及通訊連、衛生連等數十官兵兩次反擊,都被日軍火力阻止。總團長黃杰親至前線,與第一支隊代支隊司令孫立人嚴令第五團,黃昏前務必奪回陣地,尋回丘團長遺體,否則陣前槍決勞團附。

 

 但此時第五團已無可戰之兵,總團部下令由第四團接防。勞團附從殘餘官兵中,挑選24名精神狀態尚好者,組成敢死隊,隨同第四團反攻劉家宅,終於奪回丘團長忠骸。第四團收復南側一半的民宅,日軍據北側民宅頑抗,雙方在村內逐屋逐室爭奪,戰況極其慘烈。稅警總團終因傷亡太大,由友軍三十六師接替周家橋一帶的防務。

 

稅警總團117日奉命撤出戰場時,進入戰場時有4000多人的第五團(不含之前移撥的高射機槍連與平射砲連)僅存200多人。

 

  在許逖所撰的「百戰忠魂孫立人將軍」中,作者引用孫將軍回憶錄所述,有關蘇州河戰鬥經過,孫將軍雖稱第五團為「總團長最信任之團」,但對第五團丘團長及勞團附有極為貶抑的描述。然而作者同時在書中(19-28)舉例說明,當時已89歲的孫將軍受訪時,有些回憶內容明顯與史實不符;孫將軍也在該書題辭中說:「余生平大都忘之矣。」

 

 

蘇州河周家橋地區是整個淞滬會戰日軍傷亡最重的戰場之一,最終因稅警總團死傷慘重而失守。第一、第二兩個支隊又損失半數以上,撤出戰場後,第一支隊第一、第二兩團,合編為第一團;第二支隊則將第四、第五兩團,合編為第四團。名義上雖然是兩個團,實際上每團還不足1000人。

 

 

                                                 

  民國26116日的「陣中日報」,以蘇州河南岸劉家宅戰鬥為頭條新聞。可惜原件掃描解析度不足,除標題外的文字幾乎都無法辨識,依出刊日期推斷,應該是報導前數日稅警總團第一支隊的作戰。資料來源 : 貼庫網。

 

 

連續作戰近40天,稅警總團傷亡超過八成,後撤整補。115日,日軍在杭州灣金山衛登陸,直指國軍後方,兩面夾擊呈包圍之勢,國軍開始向西撤退。稅警總團奉命由上海向昆山青陽港撤退,1110日撤至昆山茜港,14日抵吳縣外跨塘,17日再到無錫東亭鎮,一路掩護由上海後撤的部隊,沿途時遭日機轟炸。123日由鎮江過長江撤至六合,5日到安徽阜陽。第五團則是12月中旬在安徽懷遠時,併入第四團。

                    


                   

 11月7日至12月1日稅警總團3次奉命擔任後衛,構築防線掩護上海撤出的部隊。

資料來源 : 黃杰撰,淞滬及豫東作戰日記,國防部史政局編印。

 

                    

                                                                      放大圖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