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四鄉五島,在各島服役的阿兵哥,很少有到其他島的機會,雖然同在馬祖,但對其他的島十分陌生。




 




第一次到北竿,已經是退伍19年後出差去南竿,那時馬祖只有北竿有機場,所以搭飛機一定得經北竿。幾次來回台馬,對北竿的印象,只有塘岐機場到白沙港碼頭那段路,10分鐘左右的車程,連到此一遊都說不上。




 




民國96年帶兒子回東莒那次,正逢北竿有營區開放活動,所以匆匆過海在北竿繞了兩個小時,那天短坡山混合砲兵連開放參觀,山壁挖出坑道,露出幾門砲的砲口,射口砌了水泥牆遮住大半,還有阿兵哥表演砲操。


                 




                   




當時只當是一般的砲兵陣地,後來陸續在後版上看到幾位曾在北竿服役軍友前輩的回憶,才知道短坡山砲兵連可是兩岸單打雙不打」時期,北竿反砲戰的主力。




                  




短坡山混合砲兵連,編制為2155加農砲及28吋榴彈砲。8吋榴最大射程18510(16800公尺),只能勉強打到大陸那邊的海岸線,所以反砲戰都是由最大射程25715(23340公尺)155加來打。




 




早期雙方打的都是實彈,後來改打砲宣彈,砲彈內裝文宣傳單,用空炸引信在目標上空引爆,彈體碎裂後傳單飄散。雖然內裝是紙張傳單,但彈體仍是鋼鐵,凌空而下的重力加速度依然驚人,一樣可以毀屋殺人。




 




有位在民國60年代北竿短坡山砲兵連擔任砲長的軍友回憶:




 




在那熟悉的山頭渡過沒水沒電,生活艱困的10個月軍旅生涯,每逢單日阿共對北竿射擊宣傳彈,我方也反制射擊砲宣彈。






接到射擊任務命令後,由當日輪值砲班準備射擊,其餘各砲戰備。當時12砲是8吋榴,34砲是155加;只有155加射擊,所以13砲班輪流用3砲射擊,24砲班輪流用4砲射擊;雙日則未射擊過。




 




1500起,裝填宣傳單及火砲保養,裝引信定空炸時間。




傍晚射擊開始前,兩岸都不先發警報,但我方會在190019302000準時開始,也會準時結束,原因可能是給對岸同胞有所準備,以避免誤擊。但是老共就不一定何時結束,有次兩岸對射,老共搞到2400才停止,後來聽說是我方打到對岸指揮部,所以老共報復性打了一晚。






我們在山洞內開砲,13名砲手動作熟練、精神抖擻,砲彈發射時聲音震耳欲聾,也曾經歷過一分鐘一發的持續射擊,連續打了幾十發。






射擊後要立即洗砲管、保養上油,所以往往要到深夜才能休息。






               


                   


                                                 之後幾次回馬祖,短坡山都是門禁森嚴。




                   





     從塘岐機場遠眺短坡山,這一大座石頭山要挖出四門重砲的陣地與坑道,當年不知累死多少阿兵哥。(相片來源:158政戰士部落格)




 


                         




                   


        從壁山看短坡,才知為何選在短坡山設置砲陣地。(相片來源:158政戰士部落格)




 




壁山標高298公尺,在短坡的西北方,西方則是標高220公尺的芹山,都高於短坡山,正好擋住面向大陸的方向,所以對岸無法觀測我方砲口火光,也無法準確修正彈著點。而短坡山砲陣地卻可靠著前方壁山的屏障,與山頂的觀測所觀測,越過壁山射擊大陸。




 




壁山不僅是北竿,也是馬祖的最高點,就在兩岸互射的砲彈彈道下方。軍友Boris(陸軍1022梯,284師師部連,民國65年駐防北竿壁山)的回憶:




                  




我的寢室位於壁山山頂,單日砲擊時,對方目標如果是北竿塘歧、短坡山、大沃山等地,那麼砲彈就會飛越壁山而來;我方砲彈由短坡山砲陣地反擊,也是越過壁山而去。




 




每遇單日都有強烈無比的震撼!我方155加發射時,音爆由短坡瞬間衝到壁山,讓人感受到確確實實的震動。對方打來的雖然是砲宣彈,但威力仍不容小覷,彈頭可以輕易貫穿水泥掩體和三層民房。彈片穿過混凝土的尖銳淒厲聲音,令人不寒而慄,這是抵馬第二個晚上的親身體驗。




 




 




民國681月以後,兩岸雖不再相互砲擊,但外島緊張情勢仍持續10多年,短坡山砲兵連一直都是高度戰備單位。然而沒有隔日響起的砲聲,外島兵同甘共苦、生死相依的袍澤之情,似乎也逐漸淡去,惡質的「學長制」越演越烈。一位民國81年在短坡服役的網友御風行,在我部落格留言:「當年那裡是禁區,非同單位的軍官都不准進入。記憶裡短坡只有死寂、嘶吼、血淚,18年前從短坡退伍的人幾乎不願重提短坡。


 




                    




                                              曾經英雄之地,竟讓後期弟兄如此不堪。


 




                  




今年再探短坡,聽說營房已經荒蕪,但四門重砲依然聳立,大概又是「平封戰啟」,不知幾年後會不會也被草樹淹沒,連路都找不到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