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軍時期

依當時在台灣鳳山編練新軍的陸軍訓練司令部司令孫立人計畫,8個青年軍師陸續整編後,將擴充為201師至213師共13個師(201、202師為教導師),208師在205師接防後,南調台灣整訓編成208、212、213等3個師。但華北戰局吃緊,208師沒有依孫立人的計畫到台灣整訓。

青年軍各師整編概定表-1.jpg

青年軍各邊訓師訓練時間地區預定表-1.jpg

依孫立人將軍規劃,整編208師應該在民國37年7月與在台灣完成整訓的205師換防,到高雄鳳山整編。整編208師原有三旅九團的超大編制,移撥2個團給青年軍教導師(201、202師),1個團撥給205師之後,增補新募知識青年補足缺員,編成208、212、213等3個師(每師3團)。(圖片來源 : 孫立人言論選集,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民89年)

 民國37年(1948年)9月,國防部下令各整編師擴充為軍,整編208師擴編為第87軍(代號長江部隊),隸屬華北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傅作義)。師長段澐升任中將軍長,所屬3個旅依次擴編為新編33師(師長陸靜澄)、新編34師(師長王永樹)、新編35師(師長周雨寰),每師轄3團為1至9團(第9團駐青島),全軍近23,000人,仍負責北平近郊綏靖,曾在石景山等地與共軍發生小規模戰鬥。該軍年度校閱成績優良,為全國陸軍之冠。

段澐將軍.jpg

黃埔四期的段澐將軍為208師第三任師長及擴編後的87軍首任軍長,能征善戰有「華北趙子龍」之稱,帶領沒有大型作戰經驗的208師多次重創共軍,民國38年來台後任台灣防衛總司令部副總司令,民國43年竟因親戚牽連「知匪不報」而遭槍決。

 9月19日共軍華北軍區第3縱隊所屬500餘人,圍攻北平西南平漢鐵路線上之竇店、良鄉,切斷平漢鐵路交通。87軍34師(原208師第2旅)奉命配屬鐵道兵中隊出擊,20日清晨分別由長辛店、槐樹嶺出發,沿途排除共軍阻援部隊的攻擊,下午3時抵達時竇店已失守,34師直撲竇店,激戰3小時後收復失地,並解良鄉之圍。

  37年10月又將3個師的番號依序改為220、221、222師,所轄9個團番號也依序改為658至666團。駐青島的第666團後改為獨立第6團(青年軍教導團),38年5月該團在浙江石浦歸建,恢復87軍222師666團番號。

87軍10月時東調為北寧鐵路西段之守備,掩護平津都會區,軍部駐唐山,原北平附近防區則交由從台灣整訓完成的青年軍205師接手。

民37年10月北平台灣慰勞團208師-1.jpg

民37年10月北平台灣慰勞團208師-3.jpg

民國37年10月87軍東調唐山之前,台灣省各界組成的慰勞團至北平勞軍時拜會87軍軍部。照片中可見87軍仍以青年軍軍徽為隊徽。(圖片來源 : 國家文化資料庫) 

 

塘大之役

 37年底時東北戰局已定,11月初遼西會戰(共軍稱遼瀋戰役)國軍兵敗,東北淪陷,國軍精銳40萬盡失。共軍林彪四野80萬大軍進窺華北,伺機入關,聶榮臻華北軍區2個兵團則東進夾擊。華北剿總以3個兵團、13個軍42個師50餘萬人,以承德、張垣、天津、保定為四個頂點,沿鐵路作輻射狀佈防,第87軍位居防線東端,以灤河(距山海關110公里)為第一線,段澐軍長下令炸斷灤河鐵路大橋阻斷共軍交通路線,在唐山周圍要點開挖深寬各6公尺的壕溝,並沿北寧鐵路構築防禦陣地。

青年軍史-3 208師第二期青年軍.jpg

大戰前夕的87軍工兵營2連3排留下合照。從照片標題可知,雖然已擴充為第87軍,但青年軍同學仍習以208師自稱。(圖片來源 : 青年軍史,青年軍聯誼會總會編印,民75年。)

 

37年11月下旬,東北共軍兵分三路越過長城,入關與華北共軍分進合擊,平津國軍陷入被百萬共軍分割包圍險境。12月10日共軍四野第9、10(有資料為11、12)兩個縱隊(軍)經山海關直逼唐山,華北剿總急令87軍收縮防線,連同交警兩個總隊(配備鐵道裝甲車)與地方保安團撤往塘沽、大沽口,以保住華北國軍東撤之出海口。14日共軍尾隨而至,221師擔任軍之後衛,663團指揮工兵炸毀金鐘河鐵橋,662團則在蘆臺、漢沽,兩團沿河岸與共軍交戰,掩護軍主力撤退;220師660團在八畝(土宅)被包圍,共軍以東北擄獲之國軍美造大口徑榴砲轟擊,該團突圍時留下第1營掩護,該營因而覆滅。

 平津會戰中華北國軍之北上南下均為共軍所阻,僅東、西兩端還有迴旋空間,而共軍欲圖重演遼西會戰「關門打狗」策略,分割包圍國軍據點,先攻西端的張垣,切斷國軍西撤之路,再打東端的塘沽,阻止國軍出海,最後解決被孤立的北平、天津。

 12月上、中旬,國軍防線西端的第35軍、暫3軍先後被圍或中伏,新保安、張家口為共軍所占,向西出路已斷。塘沽守軍以第17兵團侯靜如(中共失聯黨員,後投共)為司令,實際指揮為副司令87軍軍長段澐,下轄87軍220、221、222師,獨立95師(段澐調208師長之前擔任該師師長),交警第二總隊及地方保安團隊,而海軍第三艦隊(司令馬紀壯)大小10餘艘艦艇(其中4艘合字號LCU登陸艇)的艦砲支援,尤為塘、大防禦作戰之關鍵。

  塘沽、大沽口東臨渤海,地形為海河沖積平原,河渠交錯鹽田密佈,雖12月寒冬亦不結冰,步兵無法徒涉,有利防守。87軍撤至塘、大後,全力進行戰場經營,在一片平野的鹽田上修築工事。220師體恤官兵日夜備戰構工,將每人每日主食標準從24兩增加為32兩,但市面無菜可買,大多以罐頭、蝦醬配飯。

 塘沽、大沽口佈防不到10天,前哨據點已與共軍交戰。12月20日拂曉,共軍在火砲掩護下,攻擊220師與交警總隊防守小夾道之鹽田長堤防線時,交警總隊陣前叛變,與其防區交接之220師658團1營猝不及防被攻破,致使該團2營陷入苦戰,至中午全營800官兵僅存150餘人撤回預備陣地。

   12月22日,共軍四野之第2、7、9縱隊共10個師及砲兵縱隊對塘沽、大沽口守軍發動全面攻擊,以關閉國軍東撤出海之最後出路。23日共軍進攻海灘地帶及新河車站,遭守軍猛烈反擊,傷亡2,000餘人退走;24日共軍7縱75團進攻大沽口,87軍官兵奮勇殺敵,殲敵1,200餘人,共軍75團幾近全滅。

 共軍7縱21、22師集中兵力,以人海戰術及砲兵縱隊(東北擄獲之國軍105、155榴砲)支援下猛攻塘沽港區,兩度突破國軍防線,段軍長親臨第一線督戰,指揮預備隊逆襲,並在海軍艦砲支援下擊退共軍。

 共軍9縱同時對海灘車站紅樓、萬年橋、大樑子一帶發動攻擊,87軍220師固守陣地不退,在海軍艦砲支援下殲敵3,000餘人,海軍六號砲艇更突入河道,近接支援友軍,擊斃共軍第25師高級指揮官多人,220師傷亡亦重。

氣勢正盛的共軍四野以10萬兵力與重砲連日強攻,卻打不下守軍不足3萬的塘沽與大沽口,讓以善戰著稱的四野司令員林彪致電中共中央:「塘沽目前攻擊阻力太大,兵力用不上。」於是中共中央電令改變原先「先打塘沽,再打天津」戰術,於38年(1949年)1月13日集中5個縱隊攻擊天津,3天後(1月15日)10萬守軍的天津城破淪陷。

 自12月10日與共軍接戰,以87軍為主的塘沽國軍堅守36天,困在北平的華北剿總總司令傅作義卻已與共軍秘密媾和。38年1月15日87軍從無線電通訊中得到天津失守消息,再留不是被共軍集中兵力突破,就是被迫與傅作義一起投降中共。段軍長直接請示南京,隨奉令率87軍及其他部隊登艦撤離。


  段軍長當機立斷,38年(1949年)1月16日趁天津共軍主力尚未回攻塘沽,留置3個營(222師664團第2營及獨95師285團第3營,另一營待考)為掩護,藉黃昏夜暗各師各團梯次登上駁船,到外海後轉乘7艘(一說8艘)中字號登陸艦(LST)順利撤出。但因未妥善安排掩護部隊撤退船隻,擔任後衛的664團第2營有數百官兵被共軍俘虜。

 38年  1月22日,傅作義與中共簽署城下之盟,華北尚存的25萬國軍解甲,87軍是華北戰場唯一能保持原建制脫離戰場的軍級部隊。

 塘沽數萬國軍擠在7艘中字號上南撤,2天後暫停長山八島卸下部分單位,再停青島補充油料淡水後出發往南。此時正值冬季,狂風巨浪船行緩慢,艙面甲板官兵在零下溫度風浪中席地而坐,艙底擠滿的官兵卻悶熱到中暑,暈船嘔吐苦不堪言,前後8晝夜,39年1月24日終於抵達上海。

-------------------------------------------------

上一篇 : 整編第208師時期 (https://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230434375-%e8%ba%8d%e9%a6%ac%e9%a9%83%e9%a8%8e-%e5%85%89%e6%ad%a6%e4%b8%ad%e8%88%88%e2%80%94%e9%99%b8%e8%bb%8d%e6%ad%a5%e5%85%b5%e7%ac%ac210%e5%b8%ab%28%e4%ba%8c%29%e6%95%b4%e7%b7%a8)

下一篇:第87軍時期--登步戰役(https://andro0918.pixnet.net/blog/post/230457231-%e8%ba%8d%e9%a6%ac%e9%a9%83%e9%a8%8e-%e5%85%89%e6%ad%a6%e4%b8%ad%e8%88%88%e2%80%94%e9%99%b8%e8%bb%8d%e6%ad%a5%e5%85%b5%e7%ac%ac210%e5%b8%ab%28%e5%9b%9b%29%e7%ac%ac87)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