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68(1979)年11月8日至13日的漢陽演習,是在台美斷交、中美協防條約失效後,國軍面臨必須自力保台的新形勢,全軍動員的大規模實兵演習,用以驗證在沒有美軍協防與馳援狀況下,兵力結構及布署、戰略思考及戰術運用,還有全民聯戰及後備動員能力的全盤大檢驗。

 

時代背景

60(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次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台灣國際環境急速惡化,原來創機反攻的攻勢國防戰略轉變為攻守一體、以守為重。

 

越戰期間最高曾超過10,000人的駐台美軍,因美軍撤出越南快速減少;而最多時有2,500多人的美軍顧問團,也不斷裁減到不足300人。59(1970)年美國宣布第七艦隊不再定期巡弋台灣海峽;63(1974)年美軍協防台灣的「樂成演習」最後一次舉行,同年11月美方公開宣布金門、馬祖不再列入美軍協防範圍;65(1976)年3月,美方通知參謀總長賴名湯,美軍顧問團將於18個月後撤銷。後經我方力爭才同意繼續維持,但顧問人數仍減少到不足百人。

 

67(1978)年12月16日(美國東岸時間為15日),美國與中共簽署「建交公報」,美國宣布自68(1979)年1月1日起,中止與中華民國外交關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美國大使安克志1月19日離台;合計僅剩150多人的協防司令部與美軍顧問團,於4月28日降下美國國旗撤離台灣;與中華民國簽署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也將於斷交一年後(68(1979)年12月31日)終止。

美軍協防司令部降旗3 (2).jpg

  位於台北圓山的美軍協防司令部於民國68年4月28日降旗撤出,原址後來改建為現在的憲兵指揮部。 

 

高司指揮機構調整與作戰區指揮權重新劃分

 

國際情勢越來越惡劣,國軍必須因應變局自力保台,戰略調整與組織變革勢在必行。因此在美國宣布斷交、撤軍、廢約之前,國防部已開始進行下一波的軍事變革準備,以因應國內外情勢變化。67(1978)年陸軍總部對陸軍指揮系統及部隊編裝進行檢討,美國宣布斷交後,加速作業於當年年底提出「陸軍高級指揮機構編組改進方案」(代號「崑崙案」)及「陸軍師級兵力結構改進方案」(代號「陸精案」)草案。68(1979)年1月13日先向參謀總長宋長志提報,修正後於22日向國防部長高魁元簡報,1月30日再向蔣經國總統簡報後,國防部於2月24日核定7月1日起先實施「崑崙案」。

 

崑崙案規劃將台灣本島四個作戰區的指揮權,全部由陸軍四個軍團級司令部承擔,搭配集中裝甲機動打擊兵力的陸精案,以達到「分區固守、機動打擊」的目的。

 

原來兼負台灣南部地區(第四作戰區)防衛作戰的海軍陸戰隊成為戰略總預備隊,由陸訓部改編的陸軍第8軍團接替作戰區指揮任務。

 

警備總司令部也不再指揮台灣東部(第二作戰區)防衛作戰,配合靖安案增編的憲兵,專責內部治安維護。而由空降特戰司令部東移擔任台灣東部作戰指揮。(不過空特部移防花東臨時叫停,仍由警備總部東警部繼續擔任第二作戰區指揮。但10年後的陸精六號案,還是由陸軍第32軍移駐花蓮改編為花東防衛司令部,接替警總東警部。)

 

「崑崙案」改編完成後,68(1979)年11月8日至13日展開三軍聯合作戰的「漢陽演習」,以驗證在該年底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失效,美軍配合協防台灣的「樂成計畫」作廢後,國軍獨立防衛作戰的「固安計畫」;此次演習一反國軍過去演訓保密的作法,透過媒體廣為宣傳以穩定民心士氣。

 

漢陽演習前,8月初先在澎湖(第一作戰區)動員三軍40,000多人舉行「漢聲」演習,驗證澎湖地區防衛能力。並調整部分地區防務,如陸戰第66師8月從高雄旗山北調清泉崗擔任戰略總預備隊,原駐清泉崗的裝甲獨立第73旅南調台南白河;預備302師從桃園大湳移防到宜蘭;裝騎208團(2個戰車營、1裝步營,實為戰車團)調防澎湖。

澎防部隊史館-漢聲演習-2.JPG

民國68年8月澎湖的「漢聲」演習可以算是漢陽演習的暖身預備,由陸戰66師及空降71旅為攻方,澎湖駐軍輕裝257師、特戰62總隊等為守方,目的在驗證守軍是否有足夠戰力固守澎湖。

 

演習經過

「漢陽演習」為全軍實兵防衛作戰演習,規模之大可稱空前絕後,本島、外島的陸海空三軍作戰部隊全面參與,後勤單位、廠庫學校也要演練自衛戰鬥。

勝利之光300漢陽演習-1.jpg

軍民一家6812-漢陽演習勞軍.JPG

漢陽演習在演習中、演習後,軍方都向媒體發出相關新聞稿,但沒有開放記者採訪。(勝利之光月刊、軍民一家月刊,民68年12月)

 

漢陽演習原定68(1979)年11月6日展開,但因臺灣南部巴士海峽有薇拉颱風警報,延後2天至11月8日狀況發布,福建沿岸發現共軍大量集結,9日零時,國防部發布進入戰備狀況三,三軍各部隊依「固安作戰」計劃於中午前進入戰術位置;同日發布動員召集令,後備軍人向指定營區報到,北部的206、302兩個預備師於48小時內編實;未實施實兵動員的後備部隊也要進行指揮所演習;全民聯戰機制及民防體系同時進行高司演習。

畫刊184-0004漢陽演習後備軍人報到.jpg

接到漢陽演習動員令的後備軍人向指定營區報到,據稱當時報到率為99.2%。圖中場景可能是新竹地區的206師某營區。(中國陸軍畫刊,民68年12月)

畫刊184-0006漢陽演習後備軍人宣誓.jpg

                 部隊編成宣誓效忠。

畫刊184-0004漢陽演習後備動員.jpg

                         出發進駐戰術位置。

 

11月10日上午7時提升為戰備狀況一,各部隊於9時進入戰術位置完成作戰準備;已編實的後備部隊接替各作戰分區守備。

 

11月11日下午5時判斷共軍主力將於北部海岸登陸,由於崑崙案已將第四作戰區指揮交由新成立的陸軍第8軍團擔任,原來負責第四作戰區的海軍陸戰隊司令部,得以立即率領戰略預備隊之陸戰隊第66、99師,從中、南部向北機動(左營地區守備任務交由後備動員之陸戰隊第77師接防),陸戰隊司令部也北移至苗栗斗煥坪營區,加上從中部北上的陸軍裝甲第73旅,於次日中午前到達苗栗一帶集結,準備與北部守軍聯合殲滅來犯共軍。

 

畫刊184-0006漢陽演習蔣經國郝柏村高魁元王昇宋長志.jpg

漢陽演習全軍參戰規模空前,總統親自實地視導。圖中前排左一為國防部長高魁元,站立說明者為陸軍總司令郝柏村,左二總統蔣經國、左三參謀總長宋長志,後排坐者右一為總政戰部主任王昇。

中國的空軍479漢陽演習-空軍蔣經國F100.jpg

畫刊1841漢陽演習-1.jpg

蔣經國總統慰勉參演的空軍F-100戰轟機飛行員及陸軍部隊指揮官。

 

11月12日0時,共軍多路船團越過海峽,拂曉時登陸舟波開始在台灣西海岸搶灘,主攻兵力在北部桃園一帶。0時至5時各作戰區砲兵及海空軍對共軍船團進行泊地攻擊;5時共軍空降部隊空降突擊我軍各防守要點,我軍進行反空降作戰。

 

清晨共軍以5個師兵力,於南北兩地同時登陸,主攻在北,雙方鏖戰至黃昏,共軍登陸主力被拘束於高速公路以西海岸地區,無法向內陸突破。夜間我軍向北增援第333師及空中機動部隊,準備與共軍進行決戰。

 

畫刊184-0006漢陽演習郝柏村中部某基地.jpg

陸軍總司令郝柏村視察演習中的部隊,感謝軍友"當兵在馬祖"老哥指教,該地點為大肚山麓的戰時指揮所,現已改為台中都會公園。郝柏村左右兩位著野戰服的將領分別為十軍團司令言百謙及政戰部主任武士嵩。

11月13日清晨,北部第三作戰區以3個軍的兵力(第69軍、2個陸戰隊師、第32軍)發動鉗形攻勢,在桃園觀音附近海岸圍殲登陸共軍;南部第四作戰區則以1個步兵師、1個陸戰師搭配1個空降旅及1個戰車群,同時發起攻擊,殲滅防區內之共軍,下午3時戰鬥結束,演習終止。

 

演習檢討

演習後檢討,崑崙案雖已重組陸軍高層指揮機構,並調整各作戰區部隊駐地,但仍有不足之處,如演習中陸戰第66師從清泉崗北上支援後,中部缺乏有力打擊兵力,遇共軍空降台中月眉台地時,要從谷關山區調來步兵109師反擊,109師為輕裝步兵師,車輛編制僅有1個汽車連,全師晝夜徒步急行軍,雖然比預定時間提早1小時到達,及時發起攻擊,但官兵疲憊不堪,嚴重影響戰力。

 

各裝甲旅駐地掩蔽不足,極易遭受空中攻擊,亟待修築地下化掩體。

 

澎湖守衛兵力、火力不足,次(民69)年5月重裝步兵168師調往澎湖,與輕裝257師換防,從此長駐澎湖。

澎防部隊史館-168師-有問題的時間人物.JPG

漢陽演習次年(民69)5月,重裝步兵168師調澎湖,與輕裝257師換防,以增強澎湖守備兵力。不過這張照片的文字說明有問題,黃幸強雖然當過澎防部司令官,但是要到兩年後的民國71年3月才接任。168師到澎湖時,司令官應是陶光遠中將。

 

此次大規模實兵演習也暴露出許多編制與裝備的問題,例如崑崙案為挪移員額給新成立的單位,裁減看似無關緊要的軍團工兵指揮部支援營勤務連所屬消防排及給水排,消防車及淨水機等裝備移撥重裝備連,卻未編制操作人員,以致演習時火災狀況無法處置,野戰給水任務也無法實施。

 

軍團通信兵群編制不足,不能滿足作戰區內通信支援需求,戰時動員的後備軍人技術生疏,無法擔任作業;而各種有、無線電裝備老舊與不足,更是影響情報傳遞與作戰指揮。

 

機動運輸能力不足,車輛缺裝且妥善率欠佳。崑崙案將原來2個軍團共6個運輸營,拆成3個軍團運輸群轄各2個運輸營,演習時發現支援能力有限,加上兩噸半載重車原來就缺裝不少,必須抽調其他部隊車輛,影響整體運輸戰力。以南部第8軍團為例,輪型車輛編制近20000輛,實際編現比只有61%。

 

其他如主要裝備零附件存量不足無法執行保修作業、油罐車缺裝致使陸戰99師防砲連停在路邊等候加油近12小時、工兵有32噸推土機卻只有25噸平板拖車、動員編實的206師42迫砲編制36門缺裝26門、接戰地區民眾疏散與管制計畫不切實際等,各類軍團級以上的檢討改進意見多達百餘項。

 

後續影響

漢陽演習是具體驗證過從去美軍協防台灣的「樂成」作戰計畫,轉變為國軍防衛固守自力保台的「固安」作戰計畫。從此建軍備戰都以防衛固守台澎金馬為重點,民國73(1984)年起,每年一次的三軍「漢光演習」也都是在驗證修改「固安」計畫,直到今天台澎五個作戰區的架構與兵力配置,仍然可以看到當年漢陽演習時種種計畫想定的影子。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