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中外都有人因為不同原因免服兵役,也有不少人想盡各種方法逃避兵役。台灣自民國40幾年開始普遍徵兵以來,政府為維持兵役的平性,下了很大力氣去矯正以往逃避兵役、冒名頂替、攤派壯丁等種種惡習。當年「妨害兵役治罪條例」所訂的刑責可是相當重。以前常聽到一句話:「台灣只有兩件事是公平的,一是聯考,一是當兵。」


 


       然而,矯枉過正的結果,也讓很多原本不應當兵的人入伍,運氣不好的造成終生遺憾,甚至冤枉丟了性命。


 


       70年間的某一航次,又有新兵到部,當天下午正準備前往港口接兵,忽然接到師部參一科文書的電話,說這次的新兵中,有一個民間專長是廚師的兵,要撥給本營。我當時還算半個菜鳥,不知為何參一科如此好心,竟然要給我們一個各單位搶著要的廚師兵,當然一口答應。因為每次撥補的新兵,經過南竿、西莒其他單位的挑選,最後分給我們東莒兩個營的兵,實在是要什麼沒什麼。後來多次向參一科抗議,而且自己也盡量過海到西莒碼頭看著撥兵,情況才有些改善。


(當年師部參一科不承認有大小眼,多年後終於在一位與我同時在莒光弟兄alex的回憶中證實 : 當晚我們就暫時安置在南竿,晚飯後就有軍官來選兵,我永遠記得那軍官用很神氣的態度告訴我們,南竿是馬祖最進步的島,有商店街有卡拉OK還有計程車,想要留在這裡的兵,一定要是最好的,最後用五百障礙,跑最快的五位同梯被選中。)


 


       沒想到師部文書接著說,這個兵有心臟病,要特別小心照顧。當時尚不知事情的嚴重性,何況前面話已出口,只好認了。


 


       到了猛沃港接新兵下船,雖然所有的新兵經過一天一夜的舟船顛簸,個個一臉困頓疲憊,還是不難發現其中一人臉色慘白、身材特別瘦弱。問了姓名,果然就是他,旁邊的同梯新兵也急著幫他說話。原來他的心臟病不是普通的嚴重,一進新訓中心就曾發病,長期掛病號住院,直到抽籤前才回到中心,沒想到一抽就是外島,還一路被分到醫療資源極度貧乏的東莒。


 


        這樣的身體狀況,為什麼還能通過體檢、入伍新訓、下部隊?趁著讓新兵在港口稍作休息的空檔,我問這位陳二兵。


 


        陳二兵說,他從小就有心臟病,但是未發病時徵狀並不明顯。區公所兵役體檢時,醫生不敢直接判丙等,說入伍就會被驗退;進新訓中心當天體檢,醫官也不敢驗退;在新訓中心發病住院後,參一告訴他,辦停役很麻煩,等到核准下來,中心早已結訓下部隊,中心也找不到你,不如到了部隊再辦。


 


        之所以一層推一層,原因就是不論是入伍前的「丙等體位」、入伍15天內的「驗退」,或是成為軍人身分後的「停役」,程序都極為繁瑣費時,而且經手、核判的人責任很大,動輒「妨害兵役治罪條例」伺候,關個37年,所以能推就推。如果當事人傻傻聽話,不知道可以主動爭取權益,就只能乖乖的入伍服役,賭一賭命。


 


        此時已是黃昏,天色漸漸暗下,其他下船的人早已離開。我領著78個新兵慢慢往營部走,眼前是一條連續45百公尺長,坡度不小的上坡道,我接過陳二兵的黃埔大背包替他背。走到上坡路中間時,陳二兵發病了。


           


            照片中央那條水泥路,就是二兵發病的地方。如今的路修得又寬又直,當年是一條彎彎曲曲的車轍道,距離要遠的多。(2007年7月相片)


        天已經全黑,前後視線內都沒有可以求援的對象,二兵身上有自己帶來的藥,卻沒有水可以配著吃。只有我認識路,於是要新兵們蹲在漆黑的路邊照顧陳二兵,自己衝回營部連求救。背著黃埔袋跑上坡路真會要人命,跑到一半才想起怎麼沒先將黃埔袋留下。總算跑到坡頂,還有一段階梯才到營部連,真的腿都軟了。



         


        營部連的階梯,現在(2007年)改建的好走多了,以前又窄又陡,背著黃埔袋跑到這裡再爬這段樓梯,腳快抽筋。


        連上已經開飯,我衝進餐廳,直奔長官桌向連長報告,有新兵心臟病發,請派衛生排擔架兵去抬人。連長看我一身大汗、面色發白、氣喘如牛,話都說不清楚,冷冷的說:我看你才心臟病發作。不過仍然立刻要衛生排長帶人去處理。


 


        一陣混亂之後,陳二兵被送到島上的衛生所急救,我將其他新兵帶回營部分配各連。陳二兵有食勤專長,營部連有食勤組,又有衛生排可就近照顧,因此將他分到營部連。回到營部組辦公室,才剛坐下,得知消息的營部連連長就衝了進來,指著我破口大罵:「○○○,你敢把這種兵分給我試試看!」


 


        營部連連長如此生氣,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不到一年前,在他第二連連長任內,才發生前篇「參一雜憶之三--二兵之死」所述的新兵死亡事件。


 


       不管連長如何不爽,陳二兵還是留在營部連,而所謂民間廚師專長,也只是在餐廳當過學徒而已。


 


       替陳二兵辦理停役,幾乎用了半年,程序還不是普通的麻煩,加上又在外島,更是難上加難,即使簡單的步驟,所花的時間都是以週計。照規定,停役要四級軍醫院的診斷證明,全馬祖級別最高的南竿醫院只有三級,還好總部規定南竿醫院可以三級代四級作業。於是在構工空檔,衛生排長帶著他過海赴南竿醫院檢查,來回就是三天,出港假單還要先送師部批。偏偏心電圖檢查時,一切又都正常,排長情急之下,要陳二兵去跑樓梯,幾個來回下來果然有效。但是符合停役標準的診斷證明書是大事,不能當場拿,等了幾週才寄到。


 


       有了診斷證明書,開始公文作業,問題又來了。依照規定,診斷書要一式二份(正副本各一),醫院只開一張正本。在台灣,這根本不是問題,影印即可。但是很抱歉,東、西莒沒有一台影印機。怎麼辦?用照相的!診斷書平舖桌上,用照相機翻拍,再洗出相片。東莒有照相館,但是沒有這項服務,西莒才有,於是再託人赴西莒時跑一趟。一張250元,2500(要一張留底),二兵月薪1500元,也只有開下去。


 


        公文終於陳報師部,再陳總部,公文流程本來就費時,加上要配合船期,等到總部核准公文回到師部,陳二兵都升陳一兵了。拿到總部的停役令,一兵終於可以回家不用當兵了。


 


       這其中陳二兵也曾有幾次發病,還好都是有驚無險。事情總算還算圓滿的落幕。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