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面左邊就是讓我失去唯一一次返台假機會的撞球場,早已歇業。


 


        以前外島義務役官士兵,夠資格返台休假的人很少,大部分的人在一週一天的休假日,都是到駐地附近的村鎮逛逛、吃東西、洗澡等。絕大部分的薪餉也都花在當地,開銷大的人,還要家裡寄錢來。


 


        當年外島的部隊多,每一個島的駐軍人數,都超過當地民眾人數,以我在的東莒為例,駐軍大約是百姓人數的四、五倍。所以當地百姓,幾乎是只要開門做生意,就有賺不完的阿兵哥錢。


 


        要賺這些台灣來的阿兵哥錢,自然也要趕上台灣的流行文化。網咖、炸雞排、珍奶是近年外島的流行,再之前是打電動、KTV與錄影帶店;當年我們只有冰果店、租書店與撞球場。


 


         我的薪餉主要花在洗澡與巧屋冰果店,洗澡一次30元,洗完到巧屋,夏天吃盤刨冰,冬天吃碗紅豆花生湯。租書店沒什麼好書;撞球,當兵前打過,技術不好。


 


         到了東莒後半年多的一天晚上,洗完澡吃完花生湯,準備回營區時,遇到營部組的同僚要去打撞球,拉我一起去。其實並沒有什麼興趣,但念頭一轉,想想當兵後,還沒打過撞球,時間也還早,就跟著去了。


 


        打完球,一夥人回營準備晚點名,才進門就看到兩位同事笑嘻嘻的走來,對我們說:我們明天回台灣!大家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是真的。


 


        當場一堆人頓足捶胸。


 


        原來晚餐後,師部下電話紀錄,臨時要各營派公差兩名,明天就出港返台,採購偽裝網上綁的碎布條。公差名單要立刻回報,才趕得上差假作業。


 


        時間急迫,營長要營輔導長就近在營部組的阿兵中找人,營輔到辦公室一看,只剩兩個人還沒到村中鬼混,說:就你們兩個人吧。


 


         算算時間,如果我不去打球,回到營區的時間正好趕上營輔找人。


 


        那兩個拿到「天上掉下來禮物」的同事,一個老我不到10梯,另一個比我還菜4個月,如果我在場,當然該輪到我。更氣人的是,那個菜鳥只要有機會,一定去大坪村混,那天不知為何鬼迷心竅,留在辦公室,撿到一航次的返台假。


 


        這兩人回到台灣,在基隆碼頭打了幾個電話,確定朋友開的成衣工廠,可以提供大量的零碎布料後,就把事情搞定,各自逍遙去了。更扯的是,幾大袋的碎布運來,綁上偽裝網後,發現因為大多是棉布,一下雨吸水,偽裝網就不堪負荷垮下來,根本不能用。


 


      而我一直到退伍,再沒有碰過撞球杆。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