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69312天剛亮就醒了,一夜沒睡好。爸媽應該也醒了,在房間裡沒出來,他們對這個兒子私自決定休學去當兵,一直無法理解,也很痛心。但是木已成舟,只能接受。一個人默默的出門,沒有與爸媽道別。

 


         集合地點在鎮公所,離家有一段路,時間還早,不坐車用走的。只帶了一個小旅行袋,裡面主要是一把刮鬍刀、信紙與一百個寫好收件人與地址的信封,身上大概只有幾百塊錢。入伍之後就是國家的人,衣食住行都給國家包了,什麼都不用自己帶,不是嗎?


       後來才知道真的不是,要用自己、花自己的地方還真不少。


 


           我是48年次,當時已是49年次的入伍年,所以在新店鎮1256梯次陸軍「二特及一般兵」常備兵入伍名冊中排第一。(一般兵徵調次序依照當初軍種抽籤的籤號順序,從年滿20歲的當年年初起,依該鄉鎮市分配到的每梯次入伍名額,依序發出徵集令。因在學或其他原因延期入伍者,延期原因消失後,優先列入最近之入伍梯次。)因為要回學校辦理延長休學,徵集令是我自己到鎮公所領的。上面寫的入營地點是新竹埔頂617旅,陌生的地名,有點意外。不是關東橋、車籠埔、成功嶺這些大家熟知的新訓中心。


 


         集合地點在鎮公所四樓禮堂,我們這一梯大概有780人,一特兵、二特兵都有。沒有入伍紀念品?有點失望。以前看人家入伍都有領到一個旅行袋,有的地方役男還披著「從軍報國」的綵帶,還會放鞭炮,我們只有一盒難吃的西點。報到入座後,由公所秘書講話,講些不外乎光榮入伍、安心當兵的話。唯一記得的是,秘書說新店即將升格,等你們退伍回來,就是新店「市」了。


                 


平平是入伍當兵,人家高雄市有樂隊敲鑼打鼓,還有漂亮妹妹獻花,我們只有一盒西點,怎麼差哪麼多? (相片來源 : 高雄市兵役處網站)


                 


 


        聽完訓話,大家下樓,有兩輛台汽客運的專車在門口,覺得還是應該向爸媽說一聲。趁著空檔,打電話回家,只說了已經集合完畢,準備上車。兩個星期前,告訴爸媽,已辦妥休學準備入伍時,媽媽幾近崩潰,老爸傷心落淚、久久無法言語。我躲到屏東同學那一個禮拜,剩下一週整天在外,藉著處理一些入伍前要辦的雜事,每天混到很晚才回家,避開與爸媽見面的機會。後來從別人得知,這通電話又讓老媽落淚了。


                   


拆除中的台北舊火車站,以前入伍都在西側廣場集合。後來新兵入伍改到松山火車站集合。(相片來源 : 不詳)


        原來以為台汽的專車會直接開到營區,結果仍是到台北火車站廣場集合。這一梯台北縣的兵,有新店、烏來、五股、三重、新莊等等。火車開到新竹,二特及一般兵200多人下車,轉搭新竹客運的專車去埔頂,一特兵繼續往南到斗煥坪。


 


              埔頂原來是在中山高新竹交流道旁,交通大學光復校區的後山。車子進了營區,竟然也有家長跟進來。役男在大操場上點名編隊,新竹的風果然名不虛傳,已經3月中旬,仍然覺得冷風咻咻。有家長在旁邊看,幹部都很客氣。有個家長說,20年前他就是在埔頂入伍,番號是新兵第二訓練中心,那時的二中心一片黃沙,沒有幾棟建築,吃飯是蹲著圍一圈,菜盤擺地上;沒有水,洗澡還要下山挑水。沒想到20年後,兒子也在埔頂入伍。


 


         因為是「志願」入伍,而且兩年多前成功嶺的記憶猶新,所以我比其他新兵心情多幾分篤定。(後來與班長熟了,才知道入伍當天他對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個兵一臉臭屁樣;而且是個毛病多的大專兵,還編到他班上,讓他很不爽。)


       這一梯有兩個連,分別是六兵連(步六營兵器連)與六一連(步六營第一連),這種簡稱似乎是206師獨有,以前沒聽過。我被編到六兵連第二排第五班,學號041。大專集訓成功嶺時也是兵器連,後來下部隊新兵銜接訓練也在兵器連,與兵器連真有緣。


 


        接下來是簡單草率的體檢,再來是理髮、發服裝,內衣褲、草綠服、鞋襪等等,卻沒有發夾克,換裝後風一吹,好冷。


        這時家長已被請出營區,班長露出真面目,不再好言好語。


        吃中飯時,大家沒什麼胃口;中午沒午休,都在分發與整理裝備。


        下午帶去福利社買生活用品及照相,原來自己要花的錢還不少,帶的錢所剩無幾。


 


        照相時開了眼界,班長在每人胸前用粉筆寫上學號,兩人一組,並排坐在長板凳上,用的是普通家用照相機,人剛坐下就按快門,立刻換下一組。幾天後拿到相片,每個人都像通緝犯,更扯的是兩個人在同一張底片,當中剪開,一人拿一半。


 


        慌亂中過了一天,做了那些事早已模糊,只記得風好大、好冷,身上只有一件內衣與草綠服。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埔頂新訓中心的照片,只有在民國56年1月的中國陸陸軍畫刊上,發現一篇早年(第二新兵訓練中心時期),埔頂辦理新兵政治教育示範的室內照片。那時新兵會說國語的不多,所以入伍後要先作國語能力鑑定,再分組上課加強國語聽說讀寫。          


 


        晚上的重頭戲是填「安全資料」,巨細靡遺的有20幾頁要填,其中還有「被匪軍俘虜經過」、「有無加入匪黨組織」,我當然是空白。但是有一項卻上當了,「有無具體愛國事蹟」,我填67年底參加松山機場「抗議美匪建交示威」(這一條在退伍時,隨兵籍資料移送團管區的安全資料摘要卡上,被簡化成「參加松山機場示威」,差點讓我成為後備軍人中的列管分子)。


 


        當晚另一個重點是清查有無前科人員,大家閉上眼睛後,輔導長軟硬兼施的要曾有犯罪紀錄的新兵舉手,班長立刻趨前登記。這可是成功嶺沒有的新鮮事,我乖乖的閉著眼睛,只聽到班長來回的腳步聲。後來慢慢體會,一般兵梯次,比大專兵有趣多了,形形色色,什麼人都有。


 


         終於到了就寢時間,實在又累又冷,先睡覺,其他明天再說吧。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