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運動就是我的弱項,尤其是臂力,入伍前標準的伏地挺身做不到20個,體能是我當兵前最擔心的事。只是不知道,在三教九流、臥虎藏龍的一般兵梯次中,固然有少數比我差的,但是絕大多數都比我強得多。一般兵梯次有九週可以操體能,我在體能上吃了不少苦頭,當兵前不知天高地厚、自以為是的臭屁,至此土崩瓦解。


        因為沒有比較,不知道本連算不算操得凶,不過以我這種肉腳,還真難過。


3000公尺


        說來慚愧,入伍前最長只跑過學校體育課測驗時的800公尺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中心早點名後晨跑,是出營門繞著交大校區跑。那時交大光復校區剛成立兩三年,只有幾棟教室大樓與學生寢室,校區範圍遠不如今天,跑一圈大概1500公尺 左右,地形是平緩的山坡。


        前幾週跑步時,清晨冰冷的空氣吸進肺裡,跑不到半圈,只覺得五臟六腑都要爆開,痛苦不堪。看著路邊的學生宿舍,心中的懊惱悔恨還不只一點點,要不是自作主張休學,我不是也像這些大學生一樣,早上六點半當然是在寢室溫暖的被窩裡呼呼大睡。


         如今回想,雖然跑得痛苦,但是我卻從來不曾落隊,甚至下部隊後,在東莒那種大起大落的地形跑5000,依然痛苦,卻也不曾落隊,想想也是奇怪。應該是跟著部隊節奏跑,前後都有人,還要答數,腳步自然跟上;也有可能是不知道可以落隊,或是害怕落隊後的後果。


        結訓前幾週,天氣已經暖和,體力也上來了,晨跑變得輕鬆愉快。帶隊班長還會帶我們跑遠一點,跑到山下新竹交流道再折回,看看人間煙火。


        退伍後,曾想繼續維持跑步的習慣,跑了幾次學校操場,一個人繞圈圈跑實在沒意思,又沒有值星班長在旁喲喝,沒有一次跑滿5000,之後就不了了之。


單槓(引體向上)


        單槓是我的罩門,也是在新訓中心時的最痛。不只因為臂力差,關鍵是肢體協調。單槓拉不上,手榴彈丟不遠,班長都說  要用腰力、要用腰力。我就是有力用不出來,退伍多年後,才知道其實是肢體協調的問題,俗稱 「運動神經不發達」,學名叫「感覺統合失調」。


        入伍的頭幾天,是所謂「教育準備週」,除了讓新兵熟悉軍中作息規矩,也讓連上幹部試試這梯新兵的「汗草」。所以雖然沒有正式排課,還是帶到教練場比劃比劃。


         單槓當時的標準,記得是正手握,6下及格,15下滿分。第一次拉單槓,除了上槓時,藉著跳起的衝力,拉上第一個(這是偷雞,照規定正手握槓、手臂伸直、身體沒有擺動後,才可以開始拉),之後就無以為繼,吊在槓上再也拉不起第二個,直到力竭掉下來。拉不到6下的人,都到旁邊用伏地挺身的姿勢撐著。


                    


                   


 使用正手 (手心向外),直上直下。向上直到下顎超過橫桿的上方;向下則必須兩手完全伸直。法國外籍兵團的入伍標準是4 下為及格,但是規定不能靠擺動身軀或反作用力協助。圖片來自「小吳法國外籍兵團」網站http://www.ffl.info/,小吳是台灣第一位加入法國外籍兵團的好漢。


          與我同班的一個五股兵,體型並不起眼,一上槓就拉了12個,技驚全場。其它的班兵,大概有34個不到6下。我們這幾個人,被列為加強磨練對象,每天晚上熄燈後,會被班長叫起來拉屋樑與練握力。每次班長都要我「擺盪、用腰力」,我只能吊在槓上扭動,怎麼也上不去。加強訓練下,也算慢慢有點進步,結訓前可以勉強拉到6下。所謂勉強,就是姿勢不標準,每一次伸長脖子下巴過槓後,雙臂應該打直,再拉起第二下,我都是屈臂再上。


         下部隊後,卻沒有要求單槓,可能是無此測驗項目。僅有在下基地普測前,有天晚點名時,連長一時興起,要大家拉單槓,當時我已是上兵,眼看要在菜鳥前丟臉。還好外島燈火管制,連集合場只有一盞昏黃小燈,趁著月黑風高閃過。


伏地挺身


        這幾年在網路上看大家的軍旅回憶,常常看到軍友們菜鳥時的梯次操,伏地挺身都是幾百、幾百下,還真慶幸兵當的早,沒有遇到學長制。


        臂力之差如我者,伏地挺身從入伍時的2030下,到結訓前不足100,實在不足掛齒,也還好不是測驗項目,連上只是當成輔助運動,沒有特別要求。


                  


                      對岸解放軍的新兵也要做伏地挺身。


仰臥起坐


        這是我最強的體能項目,入伍前就可做到100下,可惜很少做。


交互蹲跳


        伏地挺身與交互蹲跳,是中心每天晚點名後必有的宵夜。本連要求的交互蹲跳姿勢,上身挺直、跳起時離地30公分 、腳跟踢到屁股,不要30下就覺得兩腳廢了,站都站不起來。


         交互蹲跳是增強腿部肌力最為快速有效的方法,但是過程實在痛苦。數年前聽說因為有兵跳到橫紋肌溶解而死,所以部隊嚴禁交互蹲跳,改為開合跳(怎麼跳?)。


        下部隊新兵銜接訓練時,我們幾個埔頂出來的兵,依然乖乖高跳踢屁股,發現怎麼比別人高出一截,才知道可以不必如此認真;回到連上,老鳥們的交互蹲跳甚至雙腳不離地,只是前後移動而已。這種跳法,500下我也不怕。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