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些民國4050年代在台灣出生、成長的男生,在那個世界上美蘇冷戰的大環境,與台灣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政經社會的氣氛下,真是人人從小都立志做中華民族的好男兒,一定要反攻大陸,解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


小時候,只有一個電視台台視,最期待的星期四傍晚的「沙漠之鼠」與星期五晚上的「勇士們」,更早之前還有「八勇士」,都是歌頌美軍在二戰如何英勇的影集。心中不免嚮往有朝一日,也能像「勇士們」的桑德斯班長一樣,拿著湯姆生衝鋒槍一陣掃射,眼前敵人應聲而倒。


 


                        


         勇士們劇照之一,這是第一集登陸諾曼地,漢利還是士官長(後來戰地晉升為少尉)。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搜尋


 


                               


                           勇士們劇照之二    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搜尋


 


                      


                                       湯姆生衝鋒槍   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搜尋


 


 


 


我的第一次


 


高一升高二那年暑假,報名參加救國團專為北部高中職學生辦的戰鬥營,地點在中壢龍岡的六軍團(前鋒部隊),故名「前鋒戰鬥營」。救國團的戰鬥營,吸引高中男生踴躍報名的最大原因,是可以與外校女生光明正大的「互動」(就是把馬子啦!)不會被教官記過。但是身為寶島台灣第一代宅男的我,為的是「打靶」,57式步槍5發!


 


5天的活動,參觀了化兵群、政戰特遣隊等部隊的展示,當然也有不少時間的「反共愛國教育」,我還被同學出賣,莫名奇妙的成為本中隊演講比賽的代表。


 


打靶那天,大家坐上兩噸半上準備出發,中隊輔導長看到我,說:「你要不要留下來練演講?」我當然抵死不從。


 


第一次能打真槍,緊張又興奮,打的是25公尺歸零千吋靶。臥射預備,卻怎麼也找不到覘孔,頭轉來轉去,才以一個很勉強的角度看到覘孔,別人已經開始射擊。也不管助教說姿勢不對,急急扣下扳機,子彈不知道打到哪去。後來才搞清楚,應該閉左眼,我是閉右眼,用左眼找覘孔,難怪看不到。


 


 


 


第二次與第三次


 


高二軍訓課開始有射擊預習、箱上瞄準課程。那年頭台北地區的高中職學生打靶,幾乎都是集中在台北市三張犁靶場,用的是拉一打一的M1903O步槍。但因為學校位於台北縣的荒郊野外,教官就在後山山凹處,要學生砍草整地,弄了個25公尺靶場,省得幾百個學生還要千里迢迢的拉到台北三張犁。


                      


                                       M1903春田式步槍。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搜尋


 


打靶那天又冷又下大雨,如果改期,射擊槍是借來的,彈藥管制也麻煩,所以照常實施,高二、高三各班輪流上場。輪到我這班,前面已有10幾個班打過,大雨一直下,通往後山的小路早被踩的泥濘不堪,靶台只是土堆上舖草蓆,也成一灘爛泥,淋了一天雨的教官只求趕快結束,什麼射擊姿勢、據槍要領、八大步驟托、抵、握、貼、瞄、停、扣、報,全都不管。趴在爛泥上,眼鏡滿是雨水與霧氣,草草打完6發,連靶都不用看,逃回宿舍洗澡換衣服。只記得三O步槍的後座力真大。


 


    高三那年換學校,還是到了三張犁靶場。今天熱鬧的信義計畫區,當時是四四兵工廠,靶場在工廠後方,靠近如今象山隧道的山邊,在基隆路下公車,要走一段好長的路。仍然是打三O步槍,多遠的距離忘了。靶場是一群不知是否已經退伍的老士官們在管理,大概是天天都有學生打靶,實在很煩,靶溝報靶就沒那麼講究。我那個靶位採輪流制,每人6發子彈,報靶時依大家的排隊順序為32123發,各憑運氣,有報等於沒報,也不知真的打中沒有。


 


 


 


之後的很多次


 


成功嶺與當兵兩年,打靶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只是因為近視太深、臂力太差,始終搞不定五七步槍,還好下部隊後用的是輕巧的M16,越打越得心應手。還曾經試過先用蠟燭將覘孔燻黑,如此瞄準時,覘孔成為一個清晰的黑圈,只要將準星與目標連成一線,幾乎可以百發百中。


 


                                             


國軍因為數十年來都是勤儉建軍,武器彈藥來之不易,所以單兵戰技特重射擊訓練,以節約彈藥。此為東莒靶場的「三不打」精神堡壘。


 


 


外島彈藥多,據說全營5.56公厘的子彈超過500萬顆,每年又有一定數量的訓練彈要打掉。打過的空彈殼繳回彈保點時,是用大麻袋裝著秤,重量差不多即可,不像本島要一顆顆點,少一顆都不行。更何況全營彈藥歸我們營部組參四管,要多少有多少。只是當時膽子小怕出事,每次打靶都乖乖跟著全連行動,打個6發。僅有一次慫恿營部組長領隊,10幾個人拿著沒帳的彈藥,找個隱蔽的山凹,算是打得比較過癮的經驗。


 


 


 


美國的那幾次


 


(請參考舊文


 


 


 


關島那次


 


10幾年前全家去關島玩,路邊看到有許多專門給觀光客玩耍的室內靶場,當然是躍躍欲試。結果卻被導遊帶到一個後巷的二樓,簡陋昏暗,也沒有幾支槍。我當然是要與M16重溫往日舊情,店家卻拿出一支短管M16(應該是XM177),不但改成用9mm口徑的手槍彈,更可惡的是只能連發,擺明是要騙觀光客多買子彈。索然無味的打完30發,付錢走人。


                  


                                     改成9mm口徑的XM177。圖片來源 : google圖片搜尋


 


 


 


以後


 


轉眼又是10幾年沒有聞過煙硝味,只能玩玩模型槍、打打BB彈,還去玩過漆彈。只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感覺不對就是不對。


 


兩年前,某射擊協會在林口公西靶場辦推廣活動,免費試打.22口徑的空氣手槍與飛靶競賽的散彈槍。明知一定會被業務糾纏,要求交個幾萬台幣入會,還是忍不住去了。室內手槍射擊成績尚可,室外飛靶10發只矇到1發。重要的是,打那種槍,沒感覺啦!


 


台灣要開放私人擁槍是不可能的,只能肖想有那麼一天,存夠了錢去花旗國,叨擾近年在網路上結識的網友同好,借他們的槍打個爽!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