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說:「你們都是溫室裡的花朵。」

 媽媽說:「我這輩子,除了沒有關過監牢,甚麼苦都吃過。」

 

年輕時羨慕爸媽生長在那樣的大時代,有機會成大功立大業,最少也能經歷過那番風雨,不枉此生。長大後才漸漸體會,哪有甚麼英雄浪漫,身在其中背負多少無奈,只是亂世中掙扎求生而已,僥倖未死,還要面對困頓貧乏的生活與惶惴不安的明天。然而爸媽給我們子女的,卻遠遠超過他們所能給的。

                        

                                           爸媽民國43年結婚照

 

小時候問爸爸:「以前打仗有沒有得過勳章?」爸爸笑說:「沒有,連那枚『抗戰勝利紀念章』都不知何時弄丟了。」

 

                                    

 抗戰勝利紀念章,國35年10月起頒授與抗戰期間之軍、公人員。資料來源 : 複國會網站http://fukuo.tw/web2_2/web2_2_2/victory.htm

 

民國256月到2912月,爸爸是基層步兵連的排長,七七事變後的三年半,這麼多次慘烈的戰鬥,爸爸自傳只有輕描淡寫幾筆帶過,口語回憶中也僅有蛛絲馬跡。或許是部隊敗多勝少,不足言勇;也或許是太過悲慘,不願回憶;還是想到同袍弟兄死傷歷歷在目,不忍提起。

 

民國30年後爸爸因傷轉進部隊政工,仍有不少火線餘生的時候,38年底顛沛流離僅以身免,即使到了台灣結婚成家,生活與家庭重擔卻不曾少息,晚年又苦於病痛,這一生苦難為人子者豈能體會。

 

這篇事略前後寫了大半年,第一次認真去追尋當年爸爸的腳步,才知道自己對爸爸之所以成為這樣的父親,是多麼的無知。不只是爸爸所經歷過的戰爭,更有來台灣後的40年,都像是另一場日復一日的戰鬥。

 

 

  不知如何用文字表達結束這系列文章的心情,就用爸爸這張帥帥的照片吧。

 

                                         

 

        爸爸不是戰場的英雄,戰場上的英雄已死,爸爸是人生的英雄。



 


 

    全站熱搜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