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情報 情報 大鬥法 ()       韓老哥精彩好文(十)

 

立大功 無人

雖然,自己的隊部,在我看來是已被滲透成功,但在送走三個不速之客後,我還是很得意,比在大隊演固安作戰計劃,還要得意(請參看折戟乎   新官    )。我現在不只得意,那亢奮的神經,在經過幾十分鐘後,還是沒安靜下來。在大隊搞的演習,那是等同紙上作業;各種狀況,都可憑一片舌頭、二片嘴唇來解決。但這次與反情報大隊的互動,已是提升了好幾階,不再是靜態似的攻防,而是有些爾虞我詐地、動態似的互相攻防。在大隊,沙盤推演完後,還有副大隊長向我拍拍手、口頭上地表示讚賞;其他軍官,在演習完後,也多少在肢體語言上,給我一些較多的尊重。在此事後,這隊部上下,上從隊長、副隊長,下至警衞班兵,竟無一人在口頭上誇我兩句,或當我面翹個拇指給我看。若是換了下頭士官破解滲透,我是一定給他獎金、記嘉獎、放一天榮譽假,最後拍拍他的肩膀說:幹得好!

 

這是個奇怪的中隊部,對別人的特出表現不是視而不見,要不就是眼紅!事後,連著幾天,我就覺得日子過得很鬱悶,老覺得有點空虛感!好在,在大學修過心理學的課,把自己給審視了一遍,終於想通問題何在。我雖「貴」為輔導長,是一人之下,二百人之上;這一人之下,並不是說我對隊長要絕對服從,而是表示行政架構的擺位。我也曾對隊長說“不”過、把他的話當耳邊風,甚至送他去軍法過。看似位高權重,但也還是個凡人。在有良好表現後,也希望有個掌聲,讓虛榮心也能顯一顯;就像在大隊演習後、跟老外打交道後、還有抱著50公斤重物走路後、⋯⋯,我都能得到副大和軍官們、士官們的讚美聲一樣。想通後,心理也就放寬不少。我下到中隊,至今不見隊長稱讚過任何人。連那忙著買豬仔、賣豬的分隊長,花了不少時間、力氣,不曾讓隊長稱讚過一般。看來,這隊長也是個問題!隊長是寛以待己,嚴以律人!不然,那被調走的老副隊長,也不會覺得被隊長歧視,而跟他大吵一頓。

 

隊長回來後,也沒召集大家檢討那些環結出了錯,反正隊部沒有遭到滲透破壞(我個人否定此看法,隊部早被滲透破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過且過。再加上謡傳,他要升副大隊長,他滿腦袋都是要三光中隊:騙光、搶光、拿光(可參看履新職  重頭   幹“一文)。中隊不久就是別人的中隊,現在好壞已與他無關!說到我破解反情報隊的滲透,他跟新副隊長可能認為我是瞎貓碰死老鼠,是我的運氣。我也不否認有運氣存在,如我當時是無事可做,多事想看看陌生人來幹啥?;若當時有事要忙,絕對不會去發報室遛達,那陌生年輕人(可能是學員)就可大大幹一場破壞,而提前畢業。但我也有我機警處,當那人要喝水時,未任他自行去喝水,而是已對他懷疑,才一步一趨跟著他走。話又說回來,跟我同樣是連隊級的幹部,那已當兵五年的副隊長,怎不會像我有一樣的運氣?

 

我在事後常想此事,覺得此事件出錯之處有三:1.大門衛兵,沒有嚴格執行身份檢查,如補給證、公文證明來隊部的正當性。他就只聽訪者片面之詞,就準備讓陌生人入內。2.值日士官,未重覆查驗身份。如此讓陌生人連過兩關,得以進入隊部!3.通訊唐士官長是最要不得,明明不識此人,卻有一些動作,讓圍觀大衆以為兩人認得,且有公事需要來往。他不只帶陌生人進入全隊部靈魂中心的發報室,且密碼本外露,極可能造成密碼本被盜,及以後所有軍機電報密文被破解。若是在野戰部隊,我會建議:1·記唐士官小過乙次,並關禁閉一星期!2·門衛及值日士官未盡查驗實責,記警告兩次!3·連坐各直轄班長、分隊長、副隊長,記警告乙次!4·輔導長、隊長平時對下屬督導不周、訓練不足,記警告一次!5·破解反情報隊滲透,少尉軍官韓XX記嘉獎乙次!但在警備總隊,誰在乎?

文章標籤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