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0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履新職  重頭          韓老哥精采好文()

 

轉調的公文下來,要我去接直二中隊輔導長,中隊部在台南隆田。看官,我這是160公里的升官,對我後來的考試、回母校求介紹信、申請成績單、⋯⋯等等,可是方便不少。大隊部給我一個餞行,並送我一件襯衫。我就此上路,北上到隆田。沒想到,到了新職,每人看我就像剛到大隊部一般:瞧瞧你,一條槓,有啥本領?連我那沒考上預官的政戰士,也不把我放在眼中。看來,又要重頭開始!但若等到三月多才可能來的固安計劃演習,我都快退伍了。

 

這天,已過了民國67年元旦,正在辦公室看公文也看書。聽到隊長跟一士官正在講話。最後,隊長說去找輔導長。我聽到後,就走出辦公室,朝會客廳去。見到一士官,是對面班哨的兵。我忙問道什麼事?士官說:「我老婆被大貨櫃車撞了,明天運輸公司代表要來隆田分局,談賠償事。我需要人陪我去!」我只問一句,幾時?士官説:十點。我又說:「你先來隊部。然後,我們一起騎機車去分局。」看官或許會問:怎不問他車禍起因,或誰對誰錯?講句實話,誰對錯不是我在乎的,我只對那賠償數字有興趣。況且,台灣的交通法規只是訂給人看;車禍責任歸屬,還是看誰大誰小,老士官的老婆是騎腳踏車。當然,弱者有理!

 

警大人  我怕  

 

第二天一早,士官來了隊部,我跟他騎了車就往隆田車站旁的警局而去。到了派出所,將車停好後,兩人走進大門。跟當班警察說明來意。他指著一排靠茶几的位子,要我們先坐,並說公司代表就快來。不久,代表來了,大家握手後,就圍著茶几坐。警員拿出車禍鑑定報告,開始講解車禍因由。那報告又是圖又是文的,我看也看不懂。這時就聽警員講士官老婆騎車,未守交通規則,造成車禍。那代表附和著説是對方的錯。兩人一來一往的唱雙簧,就指我們這邊不對。我覺得我跟士官都被晾在一邊,就像花瓶的花一樣,擺著好看。我聽著就不高興,雙手按著茶几,咻的一下站起身,一邊還說:我看是卡車的錯,我們不談了!然後,轉頭看著張大嘴的士官說:我們回去,我找南警部的軍法官來幫忙!

 

文章標籤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老士官 割稻         韓老哥精彩好文(五)

 

我自小就住在稻田邊,看著農人犂田、播種、分苗、插秧、除草、施肥、割稻、打穀、晒穀,雖未親身做過,但耳濡目染,閉眼就可説出一套工序。而且我也跟在犂田的水牛之後,撿拾泥鰍、鱔魚過。台北在三四月插秧,六七月割稻;八九月又插秧,十二、一月割稻。台灣北部是可收稻兩次。但我到屏東恆春後,似乎這裡農人天天在割稻。後來才知,屏東可收稻三回,但一般農民只種二期,大家並沒規定那時一起種稻,所以感覺上,好像是常常割稻。今天,來了份公文,是屏東某個機關主辦助民割稻事宜,要我大隊派人去屏東市禮堂,開割稻協調會。我把公文送給張副大,說到某日去開協調會。

 

去前一晚,看二大在中庭聊。我走上前,再次提醒張副大明日之事。張副說好之時,大隊長對著我說:我們可以派人參加割稻。我則回説:「我們部隊分得太散,一般班哨都得站衛兵,而且年紀大,割稻太辛苦,我打算把這差事推掉。」這只是一段簡短對話,不值大驚小怪。但看官不知,大隊長講話時,不再是大嗓門,而是背微彎、頭前傾、輕聲細語的跟我說話,這才讓我嚇一跳!沒想到,這可能殺人無數的水鬼蛙人大隊長,竟有溫柔的一面!真是人不可貌相?

蔣總統與金門(民63年)-2金門成功隊海龍.jpg

找到一張民國50年代初期金門蛙人與老蔣總統的合照,圖中站在總統右手邊,略帶微笑的,面容很像是當年的傅大隊長。老蔣總統視察外島時,經常由成功隊蛙人護送,遇到沒有碼頭設施的島礁,還須由蛙人攙扶或背負上岸。(圖片來源:蔣總統與金門,民63年)

 

話說,自那天演習完後,我那幹黨務的黃士官長,見我走過,都會側一下身;那文書上士,似乎不再指揮我了;副大隊長也顯得更親切;大隊軍官參謀也改變一些肢體語言;其他士官見到我,臉上表情也鬆緩些。說實話,那天演習完後,自我感覺身體也是飄飄然,有些得意。

 

文章標籤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