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0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折戟乎   新官            韓老哥精彩好文(四)

過年回來幾天後,嚴輔問我那七條有關防滲透的命令,傳給中隊了嗎?我回道:打了3個電話,一、二中隊輔親自接的電話,已傳達;三中隊,輔導長不在,由接電話士官轉達。嚴輔説:過年時上面到三中隊詢問,他們說沒人告知。我說:「怎會這樣?已要求接話士官轉達。」我接著自告奮勇説:我去三中隊問問那士官!嚴輔說好。整個過程,略略可感到嚴輔似乎要我自己擺平整個事件,他不願顧我。不知是否那天跟傅大說太多公文,有人代為轉述給嚴輔有關?這時我在想是否該打個長途電話回家,要父母去找隣居姬伯伯幫忙。

 

看官看到此,或有疑惑?姫伯伯何許人也?讓我慢慢道來:「此時我若穿上藍制服,見到他,我就得先敬禮再喊聲處長好。我自小只知父親是在南方澳與松山機場當檢查官,對他的瞭解,只知是軍職。父親到台北二年不到,我們就搬進新建眷村。不久,對門隔三間,搬入一名姬姓上尉軍官。此時,父親是少校。日子一天天過去,父親最後仍以少校退伍;姬伯伯逐漸升到警總上校政戰處長;而我則是從幼稚園開始,慢慢讀到大學畢業,也知道住眷村的大人,都是警總的官士,而我現竟也在警備總隊當預官少尉見習官。所以,他是從小看著我長大;而我是從小看著他從上尉一直升到上校處長。他大女兒有點殘障,我上有三哥哥,當他們不方便帶女兒出門時,可以暫時將大女兒移至我家,我的母親、兄長可代為看顧;他們夫婦也常帶我出去看電影。那天,自政戰學校結訓回家,父親即帶著我去見姬伯伯。他知道我的情況後,我猜他可能以為我來要求轉到輕鬆的松山機場檢管。但我當時只問警二總隊是部隊?他說是後,我沒再發話。父親與他聊了一下,我們就回家。」我猜父親的意思是:我兒子歸你管了,看在鄰居面子,請你照顧一下。此時,我看到天邊的烏雲,正朝著我飄來,烏雲可能帶來狂風暴雨,我能撐得住?

 

我先打個電話給三中隊輔導長,說明原委,欲與那日接電話士官談談。我坐上直達車,到枋寮下車,走進三中隊部,見到輔導長。他正在彈吉他,我很高興對他說:「我一直想學吉他,可以跟你學學?」。他回說:沒什麼好學。我是熱臉貼到冷屁股!他又接著說:「我昨天碰個女孩,跟她接吻時,她一直發抖,好像從沒做過此事。」有時,碰到這種人,講話是對不上。我就要求見那士官。士官來後,不論我怎麼問,他就是同句話,「沒跟你講過話,也沒接到任何大隊電話。」我沒轍了,只好鳴金收兵,回到大隊部,跟輔導長說問不出來。第二天中午午飯,嚴輔對傅大說了此事,並表示上面要查辦。傅大聽了,轉頭看我。我趕緊把如何通報各中隊事,重新說了一遍。傅大轉頭對嚴輔說:我相信全部通報過了!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就三星期過了。我沒被懲處,好像是雨過天晴,我不需要打電話回家。有陣子,我跟中尉陳檢查官,常於晚飯後,在隊部附近散步。他有次就對我說:「大隊長是最支持他的下屬,只要沒明顯的錯,他是跟你站一邊。」

 

蜀無將    廖化    

第一中隊輔導長打電話給我,要三個中隊輔導長及我,給嚴輔送行。此時,我才知他將被調走。聚餐時,我終於看到另外兩個中隊輔導長,所有三中隊輔在我看來,跟我年紀相當,但都是上尉。隔幾天後,不再見到大隊輔,也不知他最後待到那天,也不知他去那。我想也罷,我還是政戰官,繼續每日寫公文;天塌了,現由張副大頂著。待新的來後,我還是寫我的公文,一直到退伍為止。

 

文章標籤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隊長   水鬼   悍   韓老哥精彩好文(三)

 

警備通訊223期民6601.jpg

韓老哥下部隊前在警總幹訓班職前講習時,警總政戰部主任曾逐一點名訓勉。(圖片來源:警備通訊223期民6601)

我在66年1月政戰學校結訓正式掛階(薪水開始增加),分發到警備總司令部所屬的警備總隊,先在新店大崎腳青溪山莊職前講習一禮拜;下一星期一就在高雄警備二總隊恆春第一大隊(恆春大隊)報到。門衞讓我走入大隊門,並順他指著前方屋舍而去。進到屋內,看到一瘦黑人只著內衣褲,正在看報。我上前一步問:請問輔導長在那?那人斜看我一眼,說:我就是,有什麼事?我聽後,趕緊立正站好,行了個軍禮說:我是新到政戰官,來報到!輔導長也沒說啥,就把我引見給副大隊長,同時提到大隊長正在受訓。然後,帶我進到政戰室,把我介紹給兩位老士官後,就走了。文書上士鍾上士就給我一疊十多公分的公文給我。我約略的翻一下,竟然還有去年12月中的公文,彼時我還是個領中士餉的學生兵,我是很驚訝怎麼會如此久沒辦。同房中,還有一士官長,黃鍾坤。鍾説:前任政戰官很懶,遇事常拖延,還因此被記一小過。那時才元旦剛結束,每日新到公文就是一小疊,加上原有的,就讓我在未來二星期埋頭苦幹,每日八時起,一直到下午吃晚飯前,拼著幹。 

1886299_8.jpg

警備二總隊恆春第一大隊(恆春大隊)舊址,位於恆春鎮猴洞山,後來是海巡署南巡局六三岸巡中隊隊部,現已拆除遷移,改建為恆春鎮猴洞山石牌古蹟公園。(圖片來源:自由時報https://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886299)

 

在政戰學校,一軍職教官教寫公文。他先列了一大堆公文術語,如鈞鑒、職、呈、鈞長⋯⋯等等,告訴我們一般術語的用法。再就提到公文三段式:主旨、説明、辦法。最後,他要我們寫兩份公文。大家在寫第一份時,吱吱喳喳的和鄰桌人詢問寫法,大部分人在寫完主旨後就再也動不了筆,我也是其中一人。教官指出,第一篇公文是最難寫,因為以前沒經驗。他也沒駡人,把範例抄在白板,跟我們從主旨開始,很仔細地把範例自頭到尾講了一遍。講完後,他說你們可以寫第二份。這時,大家都振筆疾書少有對話,我也專注的寫完第二份公文。教官在台上看,說到:怎樣?這次容易了吧。大家聽後,都笑了起來。

 

文章標籤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