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民國43年陸軍開始將在台灣整編完成的步兵師,逐一與長駐金門、馬祖外島的相對應單位換防以來,一直到民國73年的30年間,陸軍本、外島單位每兩年一次的輪調幾成定律。

 

               這種除了大型火砲、車輛及地區裝備、彈葯當地留交外,依編制全員、全裝的大移防,其目的除了讓本外島部隊勞逸均等,還能讓官兵熟悉不同地區戰備任務,更重要的是在當時攻勢作戰的戰略指導下,移防是磨練大軍野戰的必要訓練。

 

                 大約在民國60年代中期之前,陸軍部隊不論是在本島外島,即使沒有飄洋過海,兩年之間也是經常在移動駐地。以金門為例,新到的步兵師常常先以師集中的型態擔任金防部總預備隊(南雄師)幾個月,熟悉戰地環境後,再全師移防到金東、金西或烈嶼守備,其中還有可能在防區內再次移防,而外島兩年時間屆滿前幾個月,又會調為南雄師,集中部隊整理裝備,整備回台灣;移防回台灣後,基地訓練、演習對抗、首都衛戌、山防海防等任務接連不斷,很少有機會能夠在同一駐地停留兩年再去外島。

 

                  民國60年之後,國際環境丕變,跨海反攻機會已難出現,67年12月美國卡特總統宣布將與中國大陸建交,台灣安全屏障的中美協防條約將於一年後失效。國軍戰略目標轉變為攻守一體且以守為重,陸軍實施崑崙案及陸精案,調整高級指揮機構與部隊結構以應變局。

 

                  崑崙案強化台灣防衛指揮能力,陸精案則將步兵師定位為守勢作戰主力,任務是分區防衛固守,裝甲部隊則是機動反擊來犯共軍。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