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民國1004月,二哥與我赴上海探親,出了地鐵站,兄弟兩人拉著行李沿新建的古北陸橋,越過蘇州河,前往投宿的旅館,全然不知腳下就是74年前爸爸血戰負傷之地。

  

DSCN0036.JPG

民國107年5月,二哥與我再次到上海,沿著蘇州河南岸尋找當年爸爸血戰負傷所在,兩人來回走了許久,也問了附近的派出所與老人活動中心,終於確定當年的劉家宅,就是現今古北路橋南岸西側。只是如今周家橋、劉家宅附近的蘇州河南岸,已是整修的相當漂亮的河濱公園,公園旁是連棟的高級住宅大廈,絲毫看不出戰場遺跡。

 

 

不知道爸爸在蘇州河之役負傷的明確時間與地點,但之前還能在日軍機槍掃射下,從蘇州河北岸前哨陣地游回南岸,應該尚未受傷。所以可能是在111日或2日的劉家宅戰鬥中,右腳被子彈擊中,小腿肌肉被扯去一大塊,血流不止無法行走,後送就醫。這個傷口始終未能真正復原,數十年後疤痕仍清晰可見。

 

爸爸小腿中彈,同部隊的同鄉好友馬如琦伯伯則是手部負傷,一人傷腳一人傷手,相互扶持撤出火線。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爸爸說:「聽到『上刺刀,準備手榴彈!』命令時,前塵往事像電影一樣,在腦中飛快轉過。」

 

10月中,國軍反攻蘊藻濱防線,第五團負責掩護兩廣部隊攻擊,第五團的重機槍連與平射砲連奉命調給攻擊部隊以增強火力。失去重火力的第五團遭日軍飛機、戰車猛攻而無還手之力,死傷慘重,團附勞聲寰回憶,僅此一戰第五團就傷亡1000餘人。

 

日軍突破蘊藻濱防線後,國軍撤至大場防線,並佈置蘇州河防線。1019日,稅警總團奉命後撤至蘇州河南岸北新涇、華漕渡一線佈防,第一支隊守備北新涇至劉家宅西端,第二支隊守備劉家宅、周家橋,這是稅警總團開戰以來首次集中作戰。

 

大場防線撤退.jpg

10月下旬,大場防線也被突破,國軍再向南退至蘇州河防線。

 

第五團此時已從4200多人的滿員編制,不到一個月戰損僅餘2200多人,雖然上級從各省緝私隊調來補充兵800名,但這些補充兵大多是抓伕而來,不但沒有訓練還沿路逃亡,實際不到300人,根本無法運用。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八一三松滬之役我隨部參戰,蘇州河一戰腿部負傷。」(先父自傳)

 

首次上戰場,老爸自傳只留下這輕描淡寫的兩句話,實際上卻是血肉橫飛,九死一生。

關於稅警總團松滬會戰作戰經過,各方記述的幾個重要日期,前後有差到一週以上,但作戰過程沒有太大不同,以孫立人將軍的第四分團資料最多。

本文則以爸爸所在的第五分團團附勞聲寰將軍回憶,以及總團長黃杰「淞滬及豫東作戰日記」為主。第五分團原有兵力約4200多(也有資料記載稅警總團一個分團有5000),最後撤出戰場時,全身而退者僅200多人。

稅警總團剛到上海時被分割使用,各分團由海州經鐵路運輸到達上海,立刻以4個團增援蘊藻濱(上海北郊由西往東流入黃浦江之小河)防線中段的小南翔至走馬塘一帶,填補被日軍攻破的防線漏洞,另2個團在第二線。

930日拂曉(勞將軍回憶錄誤植為93),第五團在上海西北郊南翔車站下車,配屬丁家橋的第八師,由師長陶峙岳指揮,並立即奉命向北攻擊前進,恢復第八師原有之蘊藻濱南岸及北岸陣地。

                             

   稅警總團第五團初抵上海蘊藻濱防線支援第八師作戰(藍色方框)。資料來源 : 國民革命軍戰史,國防部史政局編印。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爸爸說:「以當年稅警總團的實力,應該當作獨立作戰部隊,賦予任務機動運用。而不是擺在戰線上排排站,被日軍飛機大砲消耗掉。」

 

蘆溝橋事變日方原本目標,只是將國軍逐出河北,成立華北自治政府魁儡政權,即所謂的「華北特殊化」。但老蔣經過西安事變,反而成為眾望所歸的最高領袖,軍隊整訓也有初步成效,所以決意在東亞商貿重鎮,而且外國租界雲集的上海開戰,吸引國際列強干涉,「以戰迫和」阻止日本繼續蠶食中國。此策略在民國21年上海「一二八戰役」的確有效果,讓日本在國際上承受相當壓力。

而國軍主動攻擊上海的日本海軍陸戰隊,也有挑起日本陸、海兩軍矛盾的用意。希望外有國際壓力,內有陸海軍角力的日本能對中國收手。

統帥部的戰略目標,是將戰爭侷限在上海及其週邊,希望以拖待變引起國際介入。國軍堅苦作戰90天,在一片平原無險可守的長江三角洲,用血肉防線抵擋日軍火海。

國軍為要維持防線,只能不斷增援補洞。所以「黃金建國十年」好不容易建立的幾個德式整編師(368788師等)、中央教導總隊、裝甲兵與稅警總團(這些部隊被德國顧問稱為「八萬德制部隊」),以及少數海空軍,幾乎是孤注一擲投入戰場。

這種將精銳部隊投入消耗戰的打法,不只老爸這樣的基層軍官覺得浪費,有些參戰的中高級指揮官與德國顧問,在其回憶中也有類似看法。尤其是稅警總團在初到上海時,6個步兵團奉命分散支援蘊藻濱/大場防線上的陸軍各師,使得原來具有多兵種協同作戰的現代化戰力無從發揮,只能挖壕死守,承受敵軍日復一日的轟擊。這雖是為達成戰略目標的戰術作為,但可惜了這批國軍菁英。

松滬之役稅警總團除工兵營外全員參戰,據總團長黃杰(兼第八軍軍長)回憶,從101日起至125日止,稅警總團參加蘊藻濱與蘇州河陣地守備戰鬥,及日軍在杭州灣金山衛登陸後,掩護大軍轉進等任務,歷時66天,犧牲極為慘烈。

黃杰將軍所說的66天,是指從抵達上海到松滬會戰結束,稅警總團撤至安徽阜陽為止。然而稅警總團在蘇州河之役後,118日就因傷亡過重,撤至防線後方擔任掩護其他部隊撤退的任務。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財政部稅警總團第五團第三營第九連 少尉排長 民267月至271

 

「七七事變日寇揭開了侵略者的臉孔,撩起瘋狂戰火,國家民族面臨著最危難的關頭,正是守土有責的軍人以身報國的時候。」(先父自傳)

 

2671日,爸爸晉升少尉,從二營四連調任三營九連的排長,7天後「七七事變」爆發。

 

七七蘆溝橋事變原本只是日本華北派遣軍發動的地區性衝突,從九一八事變日軍取得東北後,不斷循此模式,製造衝突藉口出兵,逐步由北而南實質占領華北。因為當時日軍大本營中,海軍、陸軍路線之爭十分嚴重,海軍希望「南進」,目標是東南亞及西南太平洋;陸軍則想「西進」,向亞洲大陸發展。所以日本陸軍受制於國內政軍情勢,無法發動全面戰爭,只能採取逐步進逼的蠶食策略。

 

同樣的,老蔣雖知「中日終必一戰」,但中國軍力、國力實在太弱,貿然對日宣戰,則「三月亡華」並非不可能。所以遇到日軍一再挑釁,寧可背著「不抗日」的臭名,隱忍退讓,希望多爭取幾年建設與練兵時間。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財政部稅警總團第五團第二營第四連  准尉排附 民257月至267

 

民國253月,國民政府將稅警總團改編,改為軍事委員會指揮,納入國軍正規體系,但名義上仍屬於財政部。除原來4個團外,10個獨立營,併編成第五團及第六團,還有砲兵、工兵及輜重等營。中央派出少將、上校、中校、少校各2人擔任擴編後的各級幹部,隨後總團長溫應星也由黃埔一期的黃杰中將接任。此次改編讓稅警總團原來的官兵心中不平,也使稅警總團內部出現派系。

 

爸爸是在民國25年1月進入稅警總團教導隊第一期,接受軍官教育,3月全總團大改編時,教導隊擴編為教導總隊,分為軍官隊、軍佐隊及軍士營。6月底爸爸從教導總隊畢業,分發第五團第二營第四連,擔任准尉排附。第五團的團長為丘之紀上校,首席團附勞聲寰中校。駐地在隴海鐵路線上,江蘇山東交界處的新安鎮,附近地區自古就是龍蛇混雜盜匪叢生(水滸傳中賣人肉包子的就在新安),第五團此一時期主要任務是綏靖剿匪。

 

251210日,第五團(西軍)與孫立人的第四團(東軍)進行登陸及反登陸實兵對抗演習,兩團都配屬砲、工、裝甲、航空等單位。兩軍打到第三天1212日,忽然接獲命令,暫停演習集結待命。

 

                   

                   大陸網站下載的"稅警總團演習",沒有註明原始來源,不知是真是假?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財政部稅警總團教導隊第一期  學員  2511日至25630

 

「財政部稅警總團」在中華民國軍制中是一個特例,不僅是由財政部的稅務警察發展成為正規軍隊,也因隸屬於財政部,經費較陸軍充裕,部隊編制及武器裝備,也都等同當年號稱國軍精銳的中央德式整編師;而官兵教育水準(士官兵無文盲,軍官中學以上學歷),更是其他部隊望塵莫及。

近年網路或書上找到的稅警總團資料,數量雖多卻是彼此抄襲,內容重複又未加考證,甚至信口開河錯誤甚多。例如許多網站資料記載,稅警總團排長以上至總團長都是留美的「海歸派」。以當時中國的大環境,怎麼可能稅警總團就有上千名外國軍校留學回來的軍官?

稅警總團中高階軍官中,的確有多位是歐美著名軍校畢業生,如首任總團長王賡(西點軍校1915年班第12)、第三任總團長溫應星(西點軍校第一位中國畢業生,1905年班)、第一分團長趙君邁(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第四分團長孫立人(維吉尼亞軍校畢業)、中校參謀何世禮(香港富商之子,畢業於英國烏烈芝皇家軍事學院、勒希爾砲兵學校及法國方丁布魯砲兵專門學校)、山砲營長賈幼慧(美國丹佛砲兵學院)、迫砲營長周雁賓(維吉尼亞軍校畢業)、工兵營長王之(西點軍校1928年班)等。但整體而言,稅警總團的軍官仍然是以保定軍校、各地講武學堂及黃埔軍校出身為多。

這些留學外國的軍官觀念及作風,與陸軍部隊格格不入,進入稅警總團後才得以大展身手。最著名的是日後立下赫赫功勳的孫立人將軍,也因為孫將軍,稅警總團如今才能留下許多記錄(當然以孫將軍的第四團為主)

我所蒐集比較詳細可靠的,有軍友步五營參一(tw.myblog.yahoo.com/jw!PRH810CRGB6Rf3G.f1C1ypLLu6xZ/archive?l=f&id=9)主持的知兵堂出版社「天下第一軍:孫立人與新編第一軍」第一章「新編第一軍的來源」有關稅警總團部分,總團長黃杰將軍的日記也有第一手記載

 

而曾任稅警總團第五團中校團附的勞聲寰將軍發表在「廣西文獻」7980期的「投筆從戎憶當年」回憶錄,以及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訪問勞將軍的口述歷史專書「勞聲寰先生訪問記錄」(中研院近史所出版,民77年),更是本文中許多爸爸在稅警總團第五團初任少尉排長時期,各項經歷與作戰經過的主要資料來源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明光鎮立小學 民122月至187




  盱眙縣立中學(初中)188月至217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張戎裝大頭照,從右下角的鋼印痕跡判斷,拍攝時間應該是民國35年至37年,在整編第六十九師時期。





先父李公永祥,安徽省嘉山縣明光鎮人,回族,民國51123日生,民國8036日卒,享年75歲。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