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退伍多年,與人談起當兵的回憶,總是口沫橫飛,欲罷不能,但是卻幾乎沒有提過我的師父。不只是因為接觸不多,更重要的是,只要一想起師父,心中就充滿了愧疚。


    


    先從營部組說起。部隊移防馬祖前,駐地在台東利嘉,營長姓葉。葉營長在師部當參謀時,就是有名的業務高手,到了本營後,特別注意營部各參業務,要求極嚴,對於各參業務兵(輕裝師編制小,營部組除作戰士兼組長是士官編制外,其餘都是兵)也是精挑細選。當時佔地利之便,撥到本師(花東師)的新兵,大多從高雄經南迴公路而來,第一站先停本營休息過夜,第二天再到花蓮師部,因此本營可以先將該梯次分配的新兵留下,自然就先挑好的,新兵素質當然比較整齊。而如果要進營部組接業務,不但體能戰技要是當期新兵銜接訓練的前三名,還由營長親自挑選,儀表相貌、應對進退、字體端正等,都要營長考核通過。獲選後,由師父領著銜接3個月,正式接任時已能獨當一面,而且直接掛三ㄍㄧㄠ升上兵。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前言


    很久以前就想寫一篇關於大陸來台老兵(老芋仔)的文章,希望能留下一些記憶。但是始終認為自己不夠資格,雖然先父也是大陸來台的資深軍官,但是原屬部隊在來台後就已解散併編,先父即離開部隊自謀生活。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並沒有機會與老兵們接觸;等到民國69年入伍服役時,已到老兵們服役的末期,野戰部隊中的老兵已不多,以個人經驗為例,一個步兵營中,不到20個老士官,而且多半不管事,與義務役阿兵哥也沒有太多的互動。


    因此,以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與見聞,實在不足以來寫這樣的文章。


    然而,在最年輕的老兵們都已經70歲,老芋仔都快要從臺灣消失時,還是忍不住寫了。不敢說可以記錄甚麼,只是希望能拋磚引玉,開一個頭,請網友們多多指正、充實。


    (過去幾十年,已有許多描述或提到老兵的新聞報導、小說、散文、雜記或網路文章,個人認為張拓蕪先生的所寫的「代馬輸卒手記」及之後一系列的「餘記」、「補記」等代馬五書,是最能夠完整、真實描述老兵的記錄。)

猛沃營參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